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知己的真实洗浴经历】【短篇】【作者:bttomatoboy】


字数:3632


  第一次知道这个浴池也是在论坛上看到的,当时还在百度地图上搜了一下,全景被高架桥挡住了招牌,让我误以为这个浴池是在一个小区里面,害得我找了好久。

  去时的心情是忐忑的,在那里开车转了两圈,把车停远了,又步行在门前转了一圈。要进门时心里还想:尼玛,这左一圈右一圈的晃,里面服务员不会把我当警察吧,一进门我就知道我想多了,前台和服务员都倚着墙睡得死死的。(为了安全起见当时是早上去的)进到浴池,和所有浴池一样的套路,换鞋、领号牌、脱衣沐浴,洗的时候四处观察了一下,他家的休息室的入口在洗澡区的里面,这个布局还真是让人感觉安全。简单的冲洗了下就换上浴服来到了二楼,休息大厅没开灯的,借着楼梯处的灯光看到休息室里有几排躺椅,躺椅上密密麻麻的客人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看来浴池昨晚的生意还真是不错。找到服务生要求安排按摩,服务生问我有熟人吗,我说你随便给安排吧,服务生拿着对讲器说了几句就把我带到了包房。

  包房四周贴着壁纸,在昏暗的粉红色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神秘,中间有张大床,床旁边的床柜上放着烟灰缸和遥控器,床尾对着的墙面上挂着台液晶电视和一个挂钟。房间虽小,却也收拾得干净整洁。

  服务生帮我打开电视机放下挡门的布帘子就走了。我脱鞋上床,给自己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手里拿着遥控器心不在焉的换着频道,眼睛却一刻不停的盯着布帘子,心里想着一会儿掀开帘子的是怎样的倩影呢?

  稍不多时,一个穿着红色套裙的身影掀帘而进,165的个头,头发扎在后面,额头略高,显得脸稍稍的长了些。直挺的鼻子两边,有一双温柔的眼睛,嘴唇薄薄的,笑的时候两边翘,也说得上妩媚,也说得上可。给人的感觉不是风华绝代,却像极了邻家的。像是那个儿时曾经暗恋过,却早早嫁为人妇的大姐。的魅力对与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是不言而喻的。就像诗词里写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您好,我是18号,很高兴为您服务」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我对她的观察。我胡乱的应了一声,坐起来把上身的浴服脱了,翻过身趴在床上。眼睛虽然看不到她,刻在脑海里的影子却越发清晰了。她走近上床坐在我的身上,帮我揉着肩膀和手臂。那是一双柔软的手,力度刚好,像是涓流的溪水洗涤着我身心的疲惫。

  时而捏,时而揉,刚才躁动的心也慢慢的平和了。女人就是这么奇妙,女人轻巧的左拉一下,右抹一下,就能让床单变得平整,这种天赋同样也适用于男人的心。

  我就这样背着身享受着她的按摩,也不知按了多长时间,她的手法变了,手指在背上一下又一下的轻抓着,像极了春天的细雨拍打在背上。轻抓过的地方,舒服的感觉像雨滴滴入平静的湖面激起的涟漪一样的荡漾着,似乎有一种魔力透过肌肤慢慢沁透,撩动着刚刚平复的心。这,就是吧。

  指滑慢慢到了下身,她的一双小脚淘气的伸到了我的胯下,按摩的同时脚趾头也时而不安分的挑动。脚趾动,我的心也跟着动;脚趾停,我的心却怎么也停不下来。我翻过手去抚摸她的小腿,她的皮肤很滑也很细腻,感觉摸着摸着就能摸出水来,她皮肤柔腻的触感让我爱不释手。「你的皮肤真好!」我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我是水做的呀,你的皮肤也不错啊,感觉比我的都好」我收回手在身上胡乱摸了几下「那我自己摸自己怎么没感觉呢」她笑着轻打了我一下「我可没见过对自己耍流氓的」说着话,她把脚从我身下抽出,又从下面慢慢的贴着我的身向上移着,直到整个身子趴在我的背上。明明柔滑的触感,却像是磷纸擦过火柴,在我身上点起了熊熊的欲火。她轻轻的在我耳边吹着气,伴随着气流吹入耳中的还有细细的喘息声和娇吟声,欲火被这气流滋润得愈发旺盛了。现在我最想做的事就是转过身抱住这个让人发狂的狐媚子。

  我迫不及待的扶着她翻过了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是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接着就是那浅浅的微笑着的嘴唇,好似天边刚刚升起的新月。那翘起来的嘴角,像是两个勾子,勾住了我的眼睛,拉近的却是我的嘴。我一把抱住她,用嘴捉住那妩媚的嫣红的新月,细细品尝里面清凉的泉水。仿佛这样,我才不不至于欲火焚身。过了几分钟,在我心里却像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带着些微喘,在我耳边嗔道:「你这是想吃了我吗?」「是想吃了你,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把你捣碎了再吃」

  我坏笑着剥下了她上身的衣服,一对玉兔就这样跳将出来,接着就是扑鼻的乳香,明明是香气,却像美酒一样醉人。她的乳房有木瓜那么大,稍微有些垂,却丝毫没有影响美感,配上中间的粉红的乳晕,真是件完美的艺术品。我像个孩子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玩具,在手里仔细的把玩。脸颊贴上去,绵软柔滑的触感像是最名贵的丝绸鹅绒被子,舒服得让人想一辈子都睡在美人的怀中。双手捧入嘴中,口感像极了酥脆的日本豆腐,上面的一点嫣红,是最为鲜美的虾仁。久久的含着,却怎么也舍不得咽下。

  空出来的双手贪婪的顺着她的脊背慢慢的下滑到了她的臀部,入手的是两团大而浑圆的蒲团。小心的把她的内裤褪下。我的目光透过乳沟,绕过她平坦的小腹,停留在是一片亮黑色的草原上,这里比春天嫩绿的田野更让人目不暇盼。草丛中蕴含着无穷的魔力,吸引着我的手,拨开凄凄的芳草,探寻着神秘的所在。探寻了不久,果然发现了机关。由慢而快的上下抚弄着这颗刚发现的红豆,她的喉咙发出囫囵的轻哼,不远处漫来润泽的溪水引着我的手指接近一个更加神秘的洞口。手指一点点的挤进去,初时有些窄,紧紧的壁肉包裹着,像是一只小嘴吮吸着,却也不妨碍我的手指在里面不安分的摸索、挑动。不知是哪下叩动了泉眼,洞里的溪流渐渐泛滥了,我的手指却像鱼儿一样的越发的自由和快活地动着。
  这时的她带着哼声转过身,把我的浴裤脱掉,抓住我早就涨大得不像话的宝贝。先仔细的亲了一遍,又整口的含在嘴里,一上一下的吃着,温柔的舌头时而卷过马眼,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套弄了一会儿,她转过头挑衅着说「不是要吃掉我吗?先把你这坏家伙吃掉」我笑笑不语,心里想着:「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这个狐媚子。」

  大战要开始了,她亲了下龟头,而后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件透明的战甲给它披上。接着悬跨在我的腰间,把长枪对准她的洞口,慢慢的坐下来。狭小的洞口吃力的吞着阴茎,直到没根而入。小心的动了几下让小穴适应我的阴茎,接着她就像个女骑士一样在我身上策马奔腾。胸上翻腾的白兔,像是拉拉队员手里的绣球;飘舞的马尾,像是将军背后胜利的旗帜;口中的呢喃,像是士兵突击的呐喊。就这样酣战了5分钟,她渐渐乏力,气喘吁吁的伏在我身上,在我耳边柔声说「不行了,你来吧」。听到她告饶的话,我抱着她坐起来,用胸口压住她的酥胸,一手轻扶着她的后脑,用嘴堵住她的呢喃,另一只手横抱着她的屁股上下动着。阴茎在这样的简单的动作下获得极大的快感。她的身体软了下来,我也渐渐的不再满足这样的受到局限的简单动作。

  阴茎舍不得离开柔软的所在,我不得不一边动着一边小心的移动着重心,把她轻轻的放下又压在了身下。调整好姿势,我便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进时如猛虎下山,出时却眷恋不舍,或九浅一深,或没根而入在小穴里研磨。骄傲的阴茎在以各种姿态宣示着对蜜洞的主权。我的嘴唇胡乱的亲着她的耳垂和脖颈,而后身子弓起,舌尖顺着的锁骨一路向下,直到含住她胸前的密豆,舌尖在她的乳晕上一圈一圈的打着转。她被释放开的小嘴又开始了嗯嗯的呻吟,声音慢慢由婉转变为高亢,她的身子也渐渐的僵硬并轻微的颤动着。「嗯……嗯……我……我死了……我……我真的要……要被捣碎了」。很快,我感到一股温热的溪水润湿了我的蛋蛋,伸下手抚摸她的香臀,那里早已湿得一塌糊涂。我嘴里喘着粗气,汗水从脸颊滴落在她的胸上,又像荷叶上的露珠一般滚落在床单上。床单上的水多得简直形成了两个湖泊,上边的是我的汗水,下面的是她的蜜汁。而我们俩个紧紧的粘在了一起,却以早已分不出你我了。

  她闭着眼,眉头可爱的皱着,瘫软慵懒的躺着不动,享受着的余韵,阴道犹自蠕动和收缩着,做着最后地抵抗。我的双手从下面兜住她渐渐柔软下来得酥臀,阴茎快速的抽出到洞口附近,又猛的插入捣中阴道深处的花心。我屏住呼吸,阴茎疯狂的死命的抽插着。这一刻生命的意义已经不再是新鲜的空气,而是身下韵动的节奏。啪,啪,啪,啪,啪,犹如越来越快的鼓点,敲击着全身的神经,震得浑身酥麻。「舒……舒服……我……我也快到了」一股灼热经由阴茎从龟头喷射而出。这最后的射精仿佛抽尽了我所有力气,身体软倒盖在她的身上,不再坚硬的阴茎还留在她的身体里,抽搐着挤出最后几滴精液。我用最后的力气捧起她的脸,把我的唇印在她的唇上。她被我惊醒,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回应着我的热吻。

  这一刻的时间仿佛静止了,身体的沉重阻挡不了我的灵魂越飘越高,直到升入了极乐的天堂。天使在周围飞舞歌唱,唱的歌声倒像是她呻吟的回响,不嘹亮却婉转,不庄严却妩媚。

  女人的密穴是天堂的入口,起点在那里,终点,在我们灵魂的最深处。在情欲的天堂,你是否也听到了天使的歌唱?再次坠入凡间,那美妙的歌声是否还在你的脑中回荡?

               知己莫若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