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杨小栀】(04)【作者:957521965】


字数:58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妈妈第一次被操


  「小栀,你可终于想通啦!」

  接到爷爷的通知,校长兴奋的赶来了。一进门就满脸堆笑,和前几天的凶神恶煞谭若两人。

  「答应你是答应你了,但要约法三章。」

  妈妈端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看着校长。校长一看这情形,大事已经定了,别说约法三章了,十章也行啊,赶紧也坐了下来。

  「好,你尽管说。」

  「第一,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包括你们家一些亲戚,能不告诉就不告诉,至于用什么方法瞒着他们就不是我的事了。我可不想某一天这件事传进我老公的耳朵里。他现在下不了床,眼睛也伤了,我小心点应该没问题。」

  「恩,在理。这件事对你家,对我家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肯定会守口如瓶。」

  「第二,孩子生下来后不许再骚扰我们家。」

  「那是当然,事成之后不但不追究你丈夫的责任,而且我还会给你一笔辛苦费的。哎,听说你都去那些乱糟糟的地方给男人看了,那些都是些烂女人干的事,不符合人民教师的身份啊。等拿到这笔钱,你也不用那么作践自己了。」

  妈妈越听越来气,低着头抓着衣角,最后气的站了起来。

  「还不是你逼得!」

  「啊……啊……都怪我都怪我,我话多了。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
  校长尴尬的笑着,不知道怎么安抚激动的妈妈。

  「小栀,快坐下,快说说第三条是什么。」

  妈妈扼制住心中的怒火,重新坐下。

  「第三条……第三条就是……」

  妈妈欲言又止,显得很难为情。

  「怎么了?别为难,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第三条就是,我跟你儿子做的时候他不能对我做太过分的动作,而且做的要快点。」

  妈妈羞臊的小脸通红,完全地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啊?什么叫别套过分的动作啊?」

  「就是他不能亲我,手也不能乱摸。」

  「啊?这有必要吗,做都做了……」

  「当然有!我不想做更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

  「那好吧,这样可能你心里好受点。我会告诉我儿子,但是到时候他能不能忍住很难说啊。你身材那么好,我那个儿媳妇胸前就没几两肉,到时候很难说不抓你几下啊。」

  「那不行……」

  妈妈为难起来,皱起眉头。

  「小栀,要不这样吧,到时候我也在场,他要对你做的太过分我就收拾他。」
  「你……我跟你儿子做已经够难为情了,怎么可能还让你在场!」

  「那怎么办?不然哪个男人忍得住啊?」

  「那你怎么保证真的会帮我,他是你儿子,你到时候肯定会任由他胡来的!」
  爷爷本来坐在屋里,但一直在偷听,听到妈妈这么为难终于忍不住冲出屋子。
  「小栀,要不我也在场。他们俩如果太过分,我拼了命也会保护你!」
  妈妈看着爷爷,心想你儿媳妇都要为外人生孩子了,你还怎么保护我?但妈妈并没有把心中所想说出来,并且勉强同意了。

  「好啦,事情定下了,那我也先走了。改天咱们定个时间,我去酒店开房。」
  「别,不要去外面,容易被别人看到。就直接来我家里吧,时间再通知你。」
  几天后校长带着他儿子来到我们家,妈妈告诉我他们是来商量事情的,让我早点睡。但我妈妈的表情能看得出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先假装睡下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蹑手蹑脚的把耳朵趴到我的卧室门上,听着屋外的情况。
  他们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开始躁动起来。

  「小栀,时候差不多了,咱们开始吧。」

  「再等会,等我儿子睡熟。咱们也别在客厅说话了,被他听到不好,去我房间吧。」

  我很奇怪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现在几个人都进了妈妈的卧室,我根本听不到他们说话了。又过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踮着脚走到妈妈卧室门前偷听。
  「我的要求你都跟你儿子说了吗?」

  什么要求?妈妈到底要干什么啊?

  「说过了,有我和你公公在,他一定规规矩矩的,不做多余动作。」

  他们的对话我越听越糊涂,什么多余动作,他们要对妈妈做什么。

  「好了,脱裤子吧,上衣就别脱了。还有,你们俩转过去,别看。」

  不会吧?难道妈妈要跟校长儿子做爱?难道妈妈答应了校长帮他儿子生孩子?
  我轻轻扒开门缝,此时校长和爷爷正背对妈妈,脸朝着窗户。妈妈穿着睡裙坐在床上,校长儿子也坐在床上看着妈妈。气氛很尴尬但又很暧昧。睡裙根本挡不住妈妈诱人的身体,虽然妈妈穿了内衣,睡裙里还穿了一个吊带,但还是遮掩不住晃里晃荡的两个大奶子。两条白皙修长的腿格外引人注目,全身的皮肤像没有瑕疵的羊脂玉一样。脚趾头上还有以前涂得红色指甲油,像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校长儿子好像是被抽干了灵魂一样盯着妈妈的身体,然后慌乱的脱着衣服,三两下就把下半身脱个精光,黝黑粗大的鸡吧瞬间弹了出来。

  老公意外的人的肉棒给了妈妈一定冲击,而且还这么大,这么狰狞。鸡巴上的青筋和充血的血管像是在像妈妈示威,吓得妈妈赶紧避开了目光。

  「来吧!我忍不住了。」

  校长儿子一下把妈妈扑倒了,掀开裙子要扒下妈妈的内裤。

  「别……你……」

  妈妈吓了一跳,直接一巴掌甩在校长儿子脸上。

  「我操臭婊子,敢打老子?」

  「我自己脱!你别乱摸。」

  校长儿子被打懵了,但校长回头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妈妈看校长儿子老实了许多开始慢慢脱下保守的肉色的棉布内裤,但双腿还夹着,私处还没有完全暴露。

  「好了吧,把腿分开。」

  听着校长儿子不耐烦的命令,妈妈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但还是躺下身子把腿分开,不过双手依然护着阴部。

  「这么害羞啊,我就要操你了,挡着干嘛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快点开始快点结束。」

  听了这话校长儿子赶紧跪爬到妈妈身前,一把扯开妈妈护着阴部的手,提着鸡巴就往妈妈逼里捅。

  「啊!你轻点,疼死我了!」

  「好好好,不是你说的快点开始吗,我以为你忍不住了呢,嘿嘿。」

  校长儿子调整了一下姿势,扶着鸡巴慢慢的往里试探。

  「啊……好疼。」

  鸡巴才插入了三分之一妈妈又开始喊疼了,校长儿子不再往深处前进,而是小幅度的慢慢抽查刺激着妈妈的阴道。

  「你别动!疼死了!」

  「废话,你里面干的要死,我他妈都疼了。」

  校长儿子拔出鸡巴,冲妈妈的逼吐了一口口水,准备重新插入。

  「你……你好恶心。」

  妈妈从来没被这么侮辱过,但还是顺从的分开着双腿。

  由于口水的润滑这次插入顺利多了,鸡巴一下就进去半根。

  「啊!你能不能慢点!你太粗了!」

  「真紧啊,生过孩子还能这么紧,哦……」

  校长儿子不顾妈妈的请求,鸡巴已经整根没入。扛起妈妈的腿正准备抽查,却被妈妈踹了一脚。

  「我操,又怎么了?」

  「你别碰我腿!」

  「你他妈的,逼都让我干了还不让我碰腿。我不扶着点怎么用力?」

  「那我管不着。」

  校长儿子只好双手撑着床,胯部猛撞妈妈的双腿之间,报复式的快速抽插发泄着自己的兽欲。妈妈的大腿和屁股被撞起一层层肉浪,啪啪啪的淫荡响声回荡在整个房间。

  「啊……你……你小点声,我儿子在隔壁呢,别让他听到,嗯……」

  「小栀啊,你就忍一会吧,我儿子这么卖力也是希望快点完事嘛。」

  校长儿子听了他爹的话更加用力,下体身像打桩机一样冲撞着妈妈的肉体。
  妈妈双眼早已迷离,为了压抑自己的叫声咬着下嘴唇,两手紧紧抓着床单,可还是从嗓子眼里不断传出勾人的呻吟声。

  呻吟声像是春药一样激励着妈妈身体上的男人使他更加卖力。激烈的抽查之余还时不时的旋转起胯部,粗大的鸡巴剐蹭着妈妈每一寸阴道,G点也无情的遭到挑逗。

  原本排斥,拒绝这根铁棍的身体开始适应,淫水被肉棒挤出阴道,像决了堤似的流在床单上。

  噗呲,噗呲,啪……啪……啪,校长儿子在妈妈身上已经蹂躏了五分钟却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身下的妈妈已经开始撑不住了。

  「嗯……啊……停一下,我不行了……啊……」

  在G点的不断刺激下妈妈迎来了第一次羞耻的高潮,也是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妈妈以前听闺蜜讨论房事的时候听高潮有多麽舒服还不信,以为高潮都是假的。

  今天第一次体验女人的高潮竟然是跟老公意外的人。

  羞耻,自责也挡不住快感的一次次来袭,更挡不住身上操弄自己的男人。校长儿子见妈妈高潮了,自己也放慢了抽查的速度,九浅一深的细细品味着妈妈的肉体。

  「这就高潮了?没看出来啊,你好骚啊,水这么多,床单都透了。」

  校长儿子俯下身子,在妈妈耳边暧昧的耳语。男人野兽般的喘息声不断灌入耳朵,妈妈想推开他,但下体受到的攻击让妈妈四肢无力。男人反而把胸口仅仅贴住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奶子被结实的胸膛不断摩擦,挤压,奶头不断被刺激。
  妈妈柔软的乳肉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让男人兴奋不已,狠命操干了几下,每一次都插到底,直冲妈妈的花心,妈妈闭上了眼睛,头往后扬,又高潮了。
  「嗯……你……你能不能快点,你怎么还不……还不射。」

  「这才哪到哪,看来你老公不行啊,十分钟都不到?」

  两次高潮后,妈妈的求饶让男人更加嚣张,鸡巴像是装上了电动马达。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妈妈的一次呻吟,最后变成不间断的哀求。

  「求……你了,我真不行了……啊……啊……快……快射出来吧……」
  「哎,这么慢也不能怪我啊。你衣服都不脱,就漏个逼出来让我操,让我兴奋不起来啊。」

  「那……嗯……那你说怎么办……啊……」

  校长儿子看已经完全攻陷了妈妈,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那还用说,把衣服脱了,让我摸摸你奶子。让我更兴奋我就射的快了。」
  妈妈听了男人的要求很为难。虽然逼已经被干了,可是妈妈还是想保护住身体的其他位置,这样能让妈妈再面对爸爸的时候心里能好受些。但可悲的是,虽然心里想着爸爸,但身体里插入的是别人的鸡巴。肉棒的操干不能让妈妈过多思考了,第三次高潮马上就要来了。

  「好……哦……你摸吧……嗯……啊……」

  校长儿子像是接到了军令一样快速的扯去妈妈的睡裙扔到一边,奶罩都等不及解开直接掀了起来。妈妈浑圆柔软的两个奶子像是灌满水的气球,咣里咣当的弹了出来。可两个白兔刚蹦出来就被一双大手抓住,男人的手指深深陷在了妈妈的乳肉之间,可见用力之大。

  「啊……好疼……嗯……你能不能轻点……啊……」

  「大奶子好大,好软,我抓到你舒不舒服?嗯?」

  妈妈虽然嘴里喊着轻点,但嘴里的呻吟和销魂的表情早已出卖了自己。校长儿子边抓着妈妈的奶子边轻轻咬着妈妈的乳头,接二连三的刺激让妈妈又高潮了。
  此时爷爷脸早已涨的通红,房间里性交的啪啪声和淫荡的呻吟不得不让他捂上耳朵。而校长偷偷扭过头,安静的欣赏着床上妈妈曼妙的筒体,裤裆也早已支起小帐篷。他好希望正于妈妈交合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他自己。比起自己家里满脸褶皱的黄脸婆妈妈就像是下凡的仙女不得冒犯,可现在却本自己儿子驯服在床上,而且如此淫荡。

  「累死我了,来,自己坐上来动,我就要射了。」

  校长儿子说完就抽出鸡巴躺了下来,妈妈看着还坚如磐石的肉棒无奈的坐起身来。拖着无力的身体踉跄的坐到了男人的身上,把力量集中在腿上,艰难的抬起屁股。接着手握住这根蹂躏了自己十几分钟的鸡巴瞄准自己的肉逼放了进去,然后慢慢的坐下,鸡巴又完全没入自己的身体。

  「动啊,再不动这股劲过去了要射就难了哦。」

  妈妈听了这话赶紧扭动起腰肢,粗壮的阴茎再次搅动妈妈的心。妈妈闭着眼仰着头,微微张嘴,不知道是不是在享受。

  「再快点,还不够!把屁股抬起来再落下,这样舒服点。」

  妈妈扶着男人的胸膛按照男人的话蹲起来,把屁股一次次的抬起落下,抬起落下。

  「快,再快点!哦……舒服……」

  妈妈加快速度,肉臀上的骚肉不听话的颤动着,两个大奶子在剧烈运动下在空中甩来甩去。看着妈妈这样卖力的伺候外人我心如刀绞,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又可怜妈妈,又生妈妈的气,又气自己不争气,不能为妈妈分忧。可屋里的性爱正如火如荼,丝毫不因我的心情而暂缓。

  「喔……就这样,骚逼,喔……」

  「嗯……住嘴……别说我骚,嗯……啊……」

  「还嘴硬,自己明明也很舒服。」

  校长儿子抓住妈妈甩在空中的奶子,配合着妈妈挺动下体,拼命的向上撞击。
  「啊……我受不了……啊……我不行……不行啦……嗯……」

  随着妈妈一次大声的淫叫,身体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瘫软在男人的身上不停抽出,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高潮了。可校长儿子还是不依不饶,抓着妈妈的水蛇腰又是一顿乱撞。妈妈像掰开他的手,可根本不可能。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又开始扶着男人的胸口迎接着鸡巴的操干。几秒种后扶都扶不住了,身体完全瘫软在男人胸口上,大奶子被压的瘪瘪的。男人手又抓住了妈妈的屁股,双手向下用力,胯部向上用力,有节奏的交合着,就这样,高潮又来了。

  「你好敏感啊,这都几次了。」

  妈妈已经被搞得说不了话了,只有呻吟的份。

  「来,屁股撅起来,最后冲刺了。」

  校长儿子跪起身来,而妈妈已经瘫软在床上,任凭他摆弄姿势。

  此时妈妈跪趴在床上,手肘支撑上半体,撅起大屁股。男人随即插入,双手抓着妈妈的肉臀,指头深陷在臀肉里,开始用力,不愧是冲刺,刚开始就开足马力。妈妈被干的抬不起头来,只觉得阴道里传来一阵阵快感。自己的屁股像是面团一样被揉捏成各种形状。

  「我……嗯……我求求你……啊……快射吧……我要死了……」

  激烈的交合已经把妈妈的屁股撞红了,这时候校长儿子终于要射了。

  「来了来了~ 」

  男人抓住妈妈的胳膊让妈妈直起身来,猛烈地操干又让妈妈的奶子剧烈的甩动。

  「啊……嗯……嗯……啊……嗯……」

  这几下让妈妈彻底支撑不住了,腿一软彻底趴在床上了。男人继续趴在妈妈的身上抽插,疯狂的舔着妈妈洁白无瑕的玉背。

  男人又抓起妈妈的腰肢,此时妈妈已经抬不起身子,脸贴在床上任凭他人玩弄。

  「求……求你……啊……」

  妈妈话都说不完整了,还好的是男人真的要射了。抓着妈妈的肉臀狠命操了几下,一股又一股滚烫粘稠的精液喷射入妈妈的体内,妈妈因为精液的冲击再一次泄了身。精液量大的瞬间填满了妈妈的子宫,还顺着插入着的鸡巴挤出来了一些,流在了床单上。

  校长儿子满身大汗的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想推开他可根本推不动。

  「你……走开……」

  「小婊子,刚爽完就翻脸了?」

  校长儿子又把手伸进妈妈身下去抓妈妈的奶子。

  「你……混蛋……滚!」

  「好了好了,差不多行了,快起来吧。」

  校长发话了,把衣服扔给他儿子。但眼睛还不老实的盯着妈妈的身体。
  「快点穿上衣服走了,小栀这么累也早点休息。」

  爷爷此时还是捂着耳朵面向墙壁,屋里的一切他都不想知道,爷爷一定很后悔,因为他在这里除了受辱没有任何用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