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少年的欲望】(29)【作者:lvmvlv】


字数:107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9)女医生的「补偿」

  星期一,我站在走廊里,旁边是张昌,龚纯正趴在桌子上补觉,昨天白天林月和王倩一起来的,逗留了整个下午,这小子晚上又把莲姨叫到家里,好了,今天在这补觉了吧。但是说句实在话,我的内心是异常羡慕的。

  「如何?」

  「你说的没错,我昨晚跟我妈说家教继续保留,只是改成每周一次,她那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和小心翼翼的姿态,就好像我被人附体似的。」张昌笑道。
  「家教当然要留着,不然几天就辞了,太奇怪了,那个男生让他主动提出有事不能继续家教,另外两个不要动,别人不会怀疑的。」

  「姜玲玲当然不能动,可那个男的呢?」张昌似乎有点不满足。

  「你还想都换成女的?不要表现的太明显,另外两个都是男的,这样才符合实际。」

  「好吧,」张昌不甘的点点头。

  「行了,别这样了,你能玩的还少吗?刘娟瑛回来了,其实她前天就回来了,只是我们没空理她,又是周末,今天中午你就把她带回家爽爽吧。」我安慰道。
  「带回家?」张昌疑惑的看着我。

  「对,就是带回家,你甚至可以在家里留点痕迹,刺激刺激你妈,你妈昨天看到你强奸那位熟女医生的视频,虽然事情已经发生,她不敢说什么,更不会说去报警,可这对她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方面反常的听话认真学习,一方面不断找女人发泄,少年嘛,食髓知味,把你这种不稳定的扭曲心态表现出来。先背着你妈玩,然后可以你妈打电话来的时候让她知道你在玩,进一步带回家在房间里玩,最后当着她的面玩,一步步来,不要急。」

  「听起来不错,好,我就先这么办了。」张昌脸上带着一丝阴笑,「你要不要中午一起?」

  我摇摇头,「不了,我中午还有点事,记得,时间掌握好,别跟前几次那样把自己搞得不上不下的,」这张昌似乎越来越喜欢群P 了啊。

  被我提起伤心事,张昌嘿然道,「放心,我现在绝不会放这种低级错误了。」
  我斜了他一眼,「刘娟瑛两周没操了,你觉得她会那么听话?」

  张昌嘿嘿笑道,「我怎么会忘记她呢?她可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视频照片在手,就她那性格,敢反抗吗?尤其是他儿子那件事,她敢不听话吗?」

  「一味的威胁总会有失效的时候,这样我跟你说,」我凑到张昌耳边说了一通,「她的情况也不是多好,上有老下有小,她知道怎么做的。」

  「这事我也听说了点,不过没你的详细,你确定能行吗?」张昌看着我。
  「这种事又不是我说行就行的,我只是提前告诉她们这个消息,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就要看她们行动了,展现出价值才会被上位看重的。你要知道,就是这些个消息,许多人用钱都买不来的。记得给我保密,别大嘴巴说出去。」我提醒张昌。

  「放心,放心,我明白。我先去给刘娟瑛发条短信。」张昌连连点头,「等有空了,跟你讲讲我周末干的事,草,那个熟女医生操的真爽啊,下次跟你讲啊。」
  中午我不适合与张昌一起,夏阿姨最近会很关注张昌的,我没必要去自找麻烦,那我中午去哪呢?滕老师没空,姨妈似乎越来越喜欢和我玩追逐游戏,那我就先晾她一晾,嗯,还有个新上手的嘛。我也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对面始终没回音,我也不管她。

  中午张昌放学就急不可耐的跑了,看来是沟通成功了。龚纯打着哈欠回家补觉去了。我吃完饭又来到了体育办公室,张媛坐在里面,看见我来了,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就起身走向门口,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张老师,别着急嘛,你就那么急不可耐?看来你也是寂寞啊。」

  张媛满脸羞恼,深吸一口气,回头看着我,「你又想搞什么鬼?」

  「没什么,和你聊聊,坐。」我一指张媛的座位。

  张媛没坐下,就那么站着,居高临下的瞪着我,似乎在给我压力。

  我笑嘻嘻的,「张老师,别这么生硬嘛,你老公这周末天天加班啊,没人陪你,你都寂寞了。」

  「呸,你怎么知道的?」张媛疑惑的看着我。

  「嘿嘿,教育系统这点事,我想知道就能知道啊,又不是什么机密。说起来你们一家子包括你父母都是老师啊,」我不怀好意的盯着张媛。

  张媛被我看得有点发慌,「你又想干什么坏事?」

  「什么叫坏事?说起来,我家可是帮了你们家不少忙啊,且不说你们两口子工作的事,就说前几天,重新审核一批老教师的工龄,你爸在村小学的那些年是没编制的,这个其实界定很含糊,可算可不算,不少人都没算,为什么你爸就算了?你还不知道吗?」看在我妈的面子上,肯定是尽量多算喽。

  张媛沉默了,一大家子都在我妈手底下混饭吃,而且正因为了解我们家,更知道我妈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我妈毕竟是个女人啊,怎么可能代表家族的全部。张媛露出一抹苦笑,「你究竟想怎么样?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你了。难道你想让我一辈子?」

  「不不不,最多也就高中剩下这两年吧,甚至都不到,你也不必担心会传扬出去,第一,我不会天天找你,第二,即使有人知道点什么,他也没机会弄得满城皆知。我们家你是知道的。至于你老公,你不说,他永远不会知道。」

  张媛默然,我继续蛊惑着她,「两家之间毕竟有点情分在,可也就那么点,你觉得我如果天天讲几句坏话,还能维持几天?就算你坚持要捅出去,你说是你们家完了,还是我们家完了?自己好好想想吧,现在嘛,嘿嘿。」我淫笑着转身出门,「时间不早了,很快就会有人来的。」张媛慢慢的跟了上来。

  器材室里,张媛浑身赤裸的趴在一叠垒起的垫子上,屁股高高翘起,我的肉棒在她已经湿润的紧窄小穴里不断进出,带出股股白浆,这种身高腿长,体态轻盈、柔韧性好的女老师玩法可以很多的,可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下次可以在某些特定的环境里逼迫她,估计可以玩的更过瘾,我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个邪恶的计划。

  我一只手抚摸着女老师的乳房,另一只手搓揉着女老师的阴蒂,女老师虽然沉默不语,但那压制不住的呻吟也透露出她此时的感受,这些个女人又不是主动送上门来的,要是连个快感都体验不到,干嘛被你玩啊,「张老师,舒服吧?」我咬着张媛的耳朵轻声道。

  张媛一声不吭,我不以为意,用力的猛顶几下,「爽不爽啊?」张媛闷哼一声,低声求饶道,「轻点……哦……轻点……」双手下意识的向后想推住我。
  我不再深入,「唔,你老公对你开发不够啊,没事,交给我了,过段时间,绝对让你把你老公伺候的爽翻天。」说着在阴蒂上加速搓揉,语言身体双重的刺激让张媛一声悲鸣,全身痉挛这高潮了,我嘿嘿笑道,「老师还真是敏感啊,」双手从后面架住张媛,让她上半身直立,下面肉棒加紧在她的小穴里进出,要快点了,很快就会有人来了。张媛浑身无力的任我摆弄,可身体倒是很诚实,那细密紧致的嫩肉又将我的肉棒层层裹起,「张老师,下个月初就结婚了,你的婚假批的很顺利吧,学校还多给了你几天,你觉得学校为什么这么好说话呢?」张媛沉默着,但在我的冲刺下情欲再起,娇喘呻吟。

  我继续说道,「你老公呢?据说假期现在都没批下来?」张媛身体一僵,随即在我的抽插下又软了下来去,「没关系,等过几天知道了我们家的态度,一切都会顺利的。」张媛闭着眼睛,没有迎合也没有反抗,一动不动,但身体的诚实反应还是让她在低沉的闷哼声中和我一同达到了高潮。

  张媛浑身赤裸的躺在垫子上,两眼茫然,胸口微微起伏,我穿好衣服提醒她,「很快就有人会来了。」张媛慢慢起身,拿起我放在旁边的纸巾擦拭几下,穿上内衣裤,又穿好外衣。我站在一旁看着她穿好衣服,心里却在盘算这么个健美女教师还是要多玩玩啊。

  一脸轻松愉快的回到教室,张昌直到快上课才来,还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一下课就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一段时间没干了,操起来还真带劲啊,可惜我晚上要家教补习,你晚上可以也去爽爽啊。」张昌拍拍我的肩,「别看这娘们还是那副保守样,可毕竟前段时间被我们给操爽了,又憋了大半个月了,下面水又多吸得又紧,我差点没顶住,还好我也算久经沙场了,终于是把这骚货给操翻了。」
  我听着张昌的自吹自擂,「行啊,晚上我去弄弄,顺便给她换身衣服,天天裹得那么严实,操起来都不方便。」

  张昌点头,「要得,是要给她换身打扮了,哎,我跟你讲啊,中午干的她流了一床水,我就把沾满了淫水和精斑的床单直接一裹,扔到洗衣机洗了,让我妈晚上回去猜吧。」

  体育课,张媛对张昌这种有背景又不好管理的刺头视若无睹,随他偷懒,等到准备活动解散后她就径自回办公室去了,要是平日里张昌肯定对着女老师的背影口花花两句,今天却是迫不及待的把我拉到一处无人的角落里,小声和我说起周末的事,看来他是急于和人分享了。

  「星期六下午我出门了嘛,又把那小子拎来,这小子中午又被我叫人收拾了一顿,我就告诉他啊,我很不爽,咽不下这口气,长这么大没吃过这种亏,知道他没有几十万,那要么先拿个几万块钱出来弥补我一下,要么我就给他放放血,也不毁了他那张小白脸,给他做个包皮手术就行,」张昌得意的笑道,「那小子本来中午就被吓了个半死,听我这么一说,以为自己要做太监了,那是痛哭流涕啊。我就说啊,我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嘛,我给了你选择,二选一嘛,你要是还有什么好提议,说出来,让我听听。」

  张昌摇头直笑,「这小子我看出来了,也是个认钱不认人的家伙,平时花钱就大手大脚的,入不敷出,我一诈,他就交代确实没钱了,他爸在企业当个中层干部,他妈是医生,收入也还行,可大头都给这小子买了一套房子去了。这小子是真觉得父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天天问父母要钱不说,给的不够,自己还偷了一些,他爸业务繁忙,常飞全国各地,他妈医生嘛,时间也紧,没人管他,也没发现这小子是这么个货色。没钱怎么办?他又不愿意当太监,结果又回到之前的提议上去了,拿他家的女人抵债,妈妈、姨妈、女友都行,真特么有趣啊。」
  「那你就选他妈了?」

  「没,他女朋友这个周末和同学出去玩了,不在学校,只能妈妈、姨妈选一个。我说按你说的你姨妈又年轻又漂亮,就她了。结果这小子打个电话一问,苦着脸告诉我他姨妈这周末加班,两天都在医院。我就勃然大怒啊,你小子跟我讲你姨妈怎么怎么,事到临头告诉我不行了,我就说要喊人给他开刀,他苦苦哀求,说先拿他妈抵个数,后面再安排玩他姨妈。这么弄了半天,我居然是在他的恳求下答应去玩他妈,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张昌失笑道。

  「这种人要小心啊。」

  「那是当然,不过这种伪君子表面上还要一副好名声呢,我手上的把柄足以让他万劫不复,这小子一学期换一个女朋友,玩腻了就换,虽说大学生开放,可这小子也动了手脚的,花钱大方是一个方面,然后聚会喝酒下药,女生迷迷糊糊以为酒后乱性,其实是被下药了,又是男女朋友,只好认了。他手上的药、拍的视频照片,还有借钱的欠条都在我这,他往哪跑,再说,我还给他指了条发财的路呢。」

  「什么发财的路?」

  张昌嘿嘿一笑,「待会和你说,星期六定好之后,我就把这小子放了,星期天早上我一早就出门了嘛,去他家要一个小时左右,门一开,我就告诉他楼底下我一帮弟兄盯着呢,他连连表示已经搞定了,后面随我玩。」

  「那你是怎么个玩法啊?」我看着张昌。

  张昌进了门,李明,嗯,这个男生的名字第一次完整出现了,告诉张昌,「我爸还在外地呢,我妈一个人在家,你给我的药很管用,她全喝下去了,大概睡了二十多分钟了。」张昌一估计,那还要一个多小时才会醒。

  「很好,既然你极力推荐,那我就看看你妈操起来爽不爽,真爽的话,不仅欠债一笔勾销,还有你的好处。」张昌打一棍给个甜枣。

  李明也只能点点头,内心怎么想不得而知。走进房间,李明的妈妈,蒋玉婷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身上被换上了张昌提前给的性感蕾丝胸罩、内裤和黑色长筒丝袜,张昌满意的点点头,「你妈身材真不错,脸蛋也漂亮,就是不知道下面如何,操起来爽不爽,你给你妈换衣服,手感如何啊?」

  李明尴尬的低着头苦笑,呼吸却变得略显粗重。张昌不以为意,「做的不错,」说着开始脱衣服,李明见状悄悄地出去了,虽然是他出卖了母亲,也是他一手策划的今天的淫行,可总有几分怪异感的。张昌爬上床,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熟女,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熟女医生挺一致的嘛,保养得很好,脸蛋明艳动人,毕竟儿子长在那啊。张昌顺手在丰满的乳房上摸了一把,熟女的乳房一般都还可以的,咦?张昌看着乳房上几道不明显的红印,这是被人用手指按捏的啊,张昌怪笑起来,这李明给自己母亲换衣服居然还揩油,估计平时没少在女生身上干这种事。张昌抬起昏迷不醒的熟女医生的丝袜美腿,想起了那天李明舔舐夏阿姨丝袜小脚的场景,「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也在自己妈妈身上啃上几口?」张昌自言自语道,「嗯?」摸到脚上的时候,张昌明显感觉到了丝袜是湿的,再仔细一看,不用想了,肯定是那小子没忍住,还真舔上了啊。这黑丝质地很好,摸起来柔滑光洁,张昌挺起的肉棒在黑丝美腿上来回的磨蹭,手则在大腿上用力的揉捏着,发泄着心中的欲望,本来还想玩玩女医生的丝袜小脚的,现在上面沾满了李明的口水,张昌也没兴趣了,「今天就先这么爽爽,憋死大爷了,下次要找个好地方再慢慢享受这个美女医生,女医生嘛,最好还是要在医院玩才过瘾。」张昌喃喃自语,分开女人被黑丝包裹的滑腻丰腴的大腿,凑到了女人身前。

  一摸下身,内裤已经湿了,张昌满意地笑了,提前下的药里混杂了催情药,张昌玩女人一向耐心一般,要不是不做前戏他自己也疼,只怕上来就挺枪上马了。眼下嘛,张昌连女人的内裤也不脱,直接拨开,就这么直直的插入进去,虽然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有些湿润,但仍显得干涩,张昌倒吸一口凉气,停在那不动了,身下的女人虽然在昏迷之中,仍发出痛苦的呻吟,眉头蹙起,张昌只得又做起前戏,伸手抚摸女人的阴蒂,另一只手把玩起熟女的大屁股,手感不错,这么刺激了一会,加上药物效果,张昌轻轻挺动了两下,觉得润滑够了,开始慢慢耸动起来,「嘿嘿,还行,挺紧的,这可不能怪我啊,是你儿子把你送上门来的,我不操你都对不起你儿子啊,哈哈。」旁边一架DV正记录着这一切,这是李明按张昌要求准备的。

  张昌趴在蒋玉婷身上卖力的耸动着,胸罩被扔到了一边,这就是拿来拍李明给他妈换衣服用的,张昌舔咬着女人的乳房,昏迷中的女人除了加重的呼吸,没有其他反应,「真不错,怪不得你儿子极力推荐,」张昌自言自语,这几天张昌一直看着自己妈妈被我各种玩弄,早就欲火高涨,现在逮着个可以肆意玩弄的美女,自然大快朵颐,张昌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快速冲刺,这两天憋得都有点蛋疼了,先释放一波再说,不多时,随着张昌一声低吼,满腔的精华注入了身下不省人事的熟女医生的体内,张昌趴在女人身上休息一会,起身拔出肉棒,精液随之流出,张昌满意地看了一眼,走到门口打开门,喊了一声,「小子,过来。」

  李明闻声从隔壁房间出来,站在半掩的门口,低声问道,「有什么事吗?」
  张昌不耐烦的说道,「赶快进来,快点。」李明有点无奈的走进来,低着头。
  张昌拿着DV,道,「脱衣服。」李明惊恐地看着张昌,张昌一眼就明白什么意思,破口大骂,「谁特么对你这个小白脸有兴趣,去,脱光了趴你妈身上去。」李明这才明白张昌要干什么,连连摇头,「不行,不行。」

  张昌冷笑道,「就让你摆个样子,又不是真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DV没拍到,可我在你妈的乳房上看见了揉捏的手印,还有湿漉漉全是口水的丝袜,你说是谁的?」李明呆呆的听着,「都特么这个时候了,你妈干也干了,你还装什么呢?过来拍一个,你要真干也无所谓。」

  李明无奈的脱了衣服,张昌笑道,「你都硬成这样了,还装什么纯?你偷你妈的内衣裤打飞机哪比得上你妈的身体来的爽啊。」李明脱完衣服,如木偶般随张昌摆布,趴在母亲身上,肉棒紧贴着母亲大腿内侧摩擦,远远看来就像正在抽插一般,又有含着母亲的乳头,亲吻母亲的嘴唇,张昌又指挥李明脱掉母亲的内裤,抱着母亲的大腿,肉棒贴着下方的股沟摩擦,张昌调好角度,给夏阿姨看的那一段就出来了,夏阿姨当时没在意的结局是李明哆嗦着射出了一滩精液,就在自己母亲的阴道下方,部分粘在了自己母亲的大腿和屁股上。

  张昌看了看视频,很满意,「行,做得好,看你的身体多诚实,啧啧,要不要真干上一炮,你妈也不知道,推到我身上就是了。」李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他可不是我们这种程度的精神病人,症状轻的能控制住自己,嘴上说说而已,症状重的,就我们这种付诸实施的。

  张昌嗤笑道,「给了你福利,你不要,那就怪不得我了,你妈操起来真不错,我又硬了,」张昌又淫笑着爬上床把蒋玉婷翻过来,双腿蜷曲跪在床上,「就喜欢熟女的大屁股了。」李明转身想走,「哎,等下,」张昌摸着女人的屁股,「你妈好像要醒了。」李明闻言看向自己的母亲,蒋玉婷被张昌调整为头朝着柜子方向,正对着DV. 虽然早就想到要面对这一刻,李明仍有点惊慌,望向张昌,张昌爬起来,「委屈你一下了,」说着从书包里拿出胶带,李明也不反抗,任张昌把他手脚捆住,嘴并不封住,「行,就这样,接下来就看我的了。」

  张昌把蒋玉婷的手反铐在背后,扶着肉棒慢慢插入,半睡半醒状态的蒋玉婷闷哼一声,身体随着张昌的抽插而晃动,小嘴自然地发出呻吟,「老公,让我再睡会嘛。」身子微微摇晃着。张昌伸手拍打女人的屁股,「赶快醒醒啦,太阳晒屁股啦。」连挨了几下打,蒋玉婷茫然的睁开双眼,可所见所感让她觉得自己犹在梦中,直到身体被插入的充实感告诉她有个男人正趴在自己背上侵犯着自己,而那个人绝不是自己的老公,蒋玉婷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浑身无力,想要有力气,再等一两个小时吧,一个陌生的男人或者说男孩的声音传来,「阿姨,嗯,我是应该这么叫,你这小穴干起来真舒服啊,又紧又嫩,唔,加的我真舒服,还是第一次操女医生呢,滋味就是不一样啊。」蒋玉婷闻言又羞又怒,想要大声呼救,出来的声音却是低沉无力,「救命……救命……」

  张昌冷笑道,「别喊了,没人会来救你的,还是乖乖地让我爽爽吧,你这种熟女人母干起来真是兴奋啊,别挣扎了,白费力气,喏,自己看看你边上。」蒋玉婷闻言看向自己侧面,靠墙的位置,自己认为的救星——儿子李明正一丝不挂的被捆在墙边,低着头一动不动。

  蒋玉婷大为焦急,想挣扎却无力,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张昌舒服的抽插着,「没事,只是让他安静,李明,把头抬起来。」李明闻言抬起头,羞愧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蒋玉婷完全蒙了,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她呆呆的看着李明,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冲击的一晃一晃,她咬着牙,勉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昌笑着伸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早已设置好的电视直接播出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李明低头读着认罪书,就是偷女人内衣裤那件事,一件件时间地点经过俱全,蒋玉婷一下子就听呆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儿子是这种人,连张昌的操干都感受不到了,张昌一只手拽着蒋玉婷的头发,迫使她抬头看电视,也正好对着DV,俯身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儿子居然偷到我妈身上去了,这就是报复,明白吗?」

  蒋玉婷被一下惊醒,哭喊道,「不,这不是真的。」

  张昌冷笑道,「李明,你自己说吧。」

  李明低着头,小声道,「妈,对不起,我……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蒋玉婷如遭雷击,整个人呆呆愣愣,脸色屈辱而痛苦,身体被干的一晃一晃的,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张昌伸手给了她一巴掌,「这就是真的,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能操到你的?这就是补偿,知道吗?」

  蒋玉婷回过神来,尖叫道,「不,放开我,你这是违法的。」

  张昌伸手又是一巴掌,不过这次打在屁股上,「违法?那好啊,我们报警去,你觉得你儿子的事传出去会怎么样?告诉你,不是你儿子下药,我还操不到你呢。」
  蒋玉婷被打的痛叫一声,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明,李明低头不语,蒋玉婷满脸死灰,眼神空洞,张昌继续威吓母子二人,「你回头问问你儿子,我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惹到我头上,你儿子能完整的站在这,你都该觉得幸运了。」
  李明抬起头,满脸泪水,「妈,对不起,我……我不这样做,我……我就死定了啊。」张昌接过话,「哼,算这小子运气好,有你这么个漂亮妈妈,一报还一报,我既然上了你这个美女人母,那就放他一马,不然,我让你们一家都身败名裂,唔,好紧啊,」张昌连连冲刺,敬玉婷无助的承受这背后男孩的玩弄,感受着背后男孩越来越急速的频次和粗重的呼吸,痛苦的哀求道,「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张昌嘿嘿淫笑着紧紧抱住身下的女人,死命的顶在女人的大屁股上,伴随着女人绝望痛苦的哀嚎,又射了一波。张昌喘着粗气把女人推倒在床上,蒋玉婷背着手缩成一团,张昌满意的笑道,「真不错,被一个比你儿子还小的男孩内射的滋味如何?反正我是很爽啊,你儿子的事一笔勾销,」又转向李明,「小子,你要感谢你有个迷人的妈妈啊。」李明低头缩成一团。

  张昌抚摸着女人的臀部和大腿,蒋玉婷脸色木然,任张昌轻薄,「哎,阿姨是什么方面的医生啊?」见蒋玉婷全无反应,张昌看向李明,李明一哆嗦,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儿科。」

  「哦,儿科啊,」张昌捏了捏女医生的屁股,「端庄优雅,漂亮迷人,确实很适合啊,阿姨,你既然是医生,也知道李明是怎么回事了吧?」李明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啧啧,恋物癖,活这么大头次见呢,而且居然偷了这么多内衣裤,满满一箱子啊,哇,真令人惊叹啊。」看着沉默不语的蒋玉婷,「这也算是发病之中,身不由己吧,所以啊,阿姨,趁早带你儿子看病去吧。」

  张昌看看时间不早了,起身穿好衣服,蒋玉婷躺在床上浑身赤裸的哭泣着,下身还不断流出精液,张昌拿走DV里的存储卡,又收拾一下,走到李明身边,看见一边的蒋玉婷停止哭泣,关切的望着这边,张昌一声嗤笑,「阿姨,记着带李明去看病啊,这是病,得治。」松开李明手上的胶带,李明又赶紧撕开自己脚上的胶带,张昌说了句,「我在门外等你,」转身出门。

  李明穿好衣服,走到客厅,张昌朝他笑道,「你妈的滋味真不错,下次还要试试。」李明尴尬的笑笑,他也不敢反驳张昌。

  张昌轻声道,「我也不会白玩的,」说着掏出一千块钱,「拿着,知道你最近手头紧。」李明见到钱,两眼放光,赶紧伸手接过,接住了才有点惶恐的看向张昌,「我……我……」

  张昌不耐烦的说道,「我什么我?叫你拿着就拿着,还有,你欠的钱我会去说一声,让你缓几天。」李明这才连连点头称谢,「还有啊,我这么一搞,你在家里拿钱也方便了。」李明点点头,接着苦笑道,「家里也没钱了,不然……」
  张昌低声笑道,「所以我指点你一条发财的路,至少赚点钱够你花没问题了。」李明附耳过去,先是茫然,继而恍然大悟,不断点头,最后把张昌恭恭敬敬的送出门。

  「记得你的话啊,你姨妈可比你妈还爽呢。」这是张昌的最后一句话,李明一脸愕然的愣在原地。

  「你和李明指的是什么路啊?」我问道。

  「哼,还能是什么,当中介呗,」张昌嗤笑道。

  「中介?」我有点疑惑。

  「皮肉生意的中介,想包养女大学生,女大学生出来卖,裸贷肉偿,他都可以做个中介。」张昌继续解释道,「外面这帮人有渠道,学校里也有些资源,但学校毕竟相对封闭,这小子一副小白脸样,人缘又好,看他三天两头换女友就知道了,他当这个中介,正适合。」

  「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

  「不会,这种行当也是划地盘的,这边都是马叔叔的手下,名义上没关系了,实际上藕断丝连,你知道的。也不会有什么逼良为娼的事,那个太容易惹麻烦。现在的女大学生愿意为钱献身的可不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啥说的?那小子挺能忽悠女人的,他还真适合这个啦。不过这小子一贯的德行就是欺软怕硬,看他找的那些个女朋友都是些偏僻地方的、性子软弱的、单纯弱小的,他怎么不找那种强势泼辣的?他最多就是逼迫那些不敢出声、忍气吞声的女生出去陪陪酒之类的,更进一步别人不愿意,他也不敢,搞出事来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不过这事总要防着点,万一出个意外,有人借酒疯做出点麻烦事就不好了,他可拦不住那些家伙,我会注意的。」

  「这倒是,这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弱小者注定被欺凌,而贪婪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没人逃得出去。」包括我们。我又问道,「这小子能控制住么?」
  「哼,他要一心走正途,我还不好搞他,他走歪门邪道,那是自己往我的口袋里钻,马叔叔这种都一心洗白,不惜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见不得光的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他小子还有那些个下药玩弄女孩的证据在我这,抖出去,我能让他在监狱里呆个够。」

  「哎,他妈那后来怎么说的?就这么忍气吞声了?」我问道。

  「不然呢?鱼死网破?鱼肯定死,网可不一定会破,这件事至少表面看起来他们可也算不上正义的一方啊,这小子还是得主动配合我,毕竟他妈只知道他有恋物癖,这个算病,他妈自己也有责任,要是知道他下药迷奸女孩,那可就不好说了。现在李明装出一副不受控制,身不由己的样子,把他妈哄信了,今天正带着他看医生呢。当然不敢直说,不然铁定抓进去,避重就轻编造了些说法,她儿子可一直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好学生典范啊,哪里能就这么破坏呢?所以这事只有他们母子知道,连他爹都被蒙在鼓里。」

  「你自己把握就好,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说,哎,对了,你哪来的一千块钱?这么大方。」我们不缺钱,可也没太多钱,张昌比我还惨呢,至少我现在可以从我老爸那掏些钱出来了。

  「嘿嘿,龚纯的嘛,」张昌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噢,我都忘了「哆啦A 梦」龚纯了,他倒是不差这点钱,「这小子是有奶就是娘,色厉内荏,我敲打敲打,再给他点甜头,他就会乖乖听话的。」

  「哦,对了,」张昌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跟刘娟瑛说过了,晚上让她去找你,你知道吧?」

  「知道,你之前不就说过了嘛,我告诉她晚上去找我了,就龚纯那套房,你还没去过呢,不过你有王纯那,也不错。」

  「是哦,明天去干王纯,」张昌淫笑道,「跟你讲啊,刘娟瑛其实真不错,换身打扮,绝对吸引人的眼球,而且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现在被我们开发开发,已经变得需求旺盛了,中午我把她按在沙发上就干了一炮,只是还是不肯叫。」张昌有点不甘心,我心想你干起来简单粗暴,就算叫那也算是惨叫了,我也讲过他,他依然我行我素,我也懒得管了。

  张昌继续兴致勃勃的讲述,「之后我把她拖到房间,然后你就知道了,床单都湿透了啊,我真佩服我自己啊。」

  我看看时间,「快下课了,走吧。」我们回到操场,张媛点了名,宣布解散,我一如既往的帮张媛拿器材回去,这时一路人多,其他班也有还器材的,我老老实实跟在张媛背后,张媛一脸端庄的老师模样,看不出中午曾被我干的呻吟不断,我就喜欢这种人前严肃认真的老师模样,人后被我干的娇喘连连的无奈委屈,放好器材,我转身离去,之前已经通知了刘娟瑛,晚上我要找她谈谈心呢,都半个多月没见了,地点嘛,就是龚纯借我的那套房子,本来就是给刘娟瑛准备的,她还一次没用过,反而是滕老师先用了,今天就发挥一次用途吧,刘娟瑛一直没回,但我知道她不敢不去,这个女人外表冷漠,但那是伪装,性子其实软得很,不然哪会这么容易被我们控制住,不过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我也该适当给她点甜头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