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绿欲重生】(16-18)【作者:kctime】


字数:104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梦中情人谈恋爱,男友不是我

  罗澜和许诺的关系发展的飞快,既有许诺对罗澜不介意她的清白的感动,也有自己反正不清白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莫智文看着罗澜和许诺卿卿我我,到处洒狗粮,气的都要爆炸了。但是又无法可想。莫智文原时空不过是混的不得意的小小制片人一名。往好的说是制片人,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拉皮条的。看多了真乱的贵圈,经历了无数钱权肉交易,解决问题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权钱色,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就再来点权钱色。但是他觉得,目前都不适合。

  说色,他并没有罗澜英俊,也不如他身形伟岸。说钱,谈钱就俗了,他并不想用金钱来玷污这份高中的纯真,要是许诺可以用钱打动,那就不是他心中的许诺了。说权,一个高中生有个鸟权力,尤其是在学校,他父亲的副镇长在泰苗唯一一所省重点中学面前不值钱,况且就算他爸是校长又如何?命令许诺跟自己儿子谈恋爱?想想都不可能。要知道,哪怕原时空几十年后的学校,有编制的老师如果不想当官,没有什么追求的话,教育局局长都没有什么办法。人家只要规定的课时上完了,自己不违纪违规,根本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郁闷的莫智文每天就跟大部头的财经书籍做斗争,力争不关注狗男女的亲热。
  晚上下了晚自习,跑到韩忌所在的四班,又约韩忌出来吃宵夜。

  「大哥,你饶了我吧。这几天天天跟你晚上喝到半夜,虽然宿舍几个帮我打掩护,但是我天天晚上从水管爬三楼的盥洗室,真心受不了啊。」韩忌一听又叫他去,马上求饶了,天天这样,还怎么跟白露亲热啊。

  莫智文更加郁闷了,马上他就觉得之前的郁闷都没有现在郁闷,因为他看见罗澜和许诺正恩恩爱爱的从他面前走过去,还他妈的跟他非常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莫智文心中一转,放过了韩忌,远远的缀在两人后面,打算看看他们去干什么,万一罗澜打算干点什么好去打破好事。

  罗澜和许诺三转两转,趁人不注意转到了实验楼的后面。莫智文正准备跟过去,班主任贺老师叫住了他,「莫智文?莫智文!」

  「唉,贺老师。」莫智文马上站住了,不明所以的看着贺老师。

  「开学这么久了,有什么感想啊,适应吗?」贺老师关心地问着。

  「还好,觉得挺好的。除了有点热,可惜校长不给安装空调,厄尔尼诺又不肯听从群众的呼声。」

  「你倒是看得开。」贺老师觉得莫智文有种高中生没有的成熟,一般高中生看见班主任都是想鹌鹑般唯唯诺诺,或者力图表现自己,完全不像莫智文这种看待同龄人一般的态度。「不过,厄尔尼诺是什么。」

  现在还不流行这个?莫智文想,时间太久他也记不清这个科学条目是什么时候普及的了。不过他也并不介意普及一下,「厄尔尼诺一词源自西班牙文ElNi?o,原意是」小男孩「或」小女孩「,也指圣婴,即耶稣,用来表示在南美洲西海岸附近的海面温度异常增暖的现象。科学家发现现在异常天气跟这个有密切关系,凡是跟这个现象相关的天气现象都叫厄尔尼诺。」

  「哦,你平常课外书看的不少啊。」贺老师表示又涨姿势了,不过对莫智文的不务正业表示了疑问。

  莫智文听出话外之音,马上为自己形象刷伟光正的外表,「也不多,平时还是以学习为主。只不过家里面有些投资,我觉得古人十六岁都成家立业了,我现在也要多关心下学习之外的世界,多看看报纸了解下世界也是极好的。」

  贺老师越发觉得莫智文不简单,「好好学习,了解世界是好的,学习也不要落下,毕竟还是要靠这个读大学。」勉励了几句就放莫智文离开了。

  莫智文礼貌地告辞后,马上就向实验楼后面寻去,还不知道罗澜和许诺现在怎么样呢。

  实验楼下面两层是美术教室,音乐教室,体育仓库等等,上面两层是实验室,平常白天都没有什么人,更别说晚上晚自习之后了。泰高的绿化很好,这边也不例外,实验楼的后面满是丛丛的绿荫,只是树影中漏出几缕昏黄的灯光。

  莫智文在实验楼背后慢慢地找着,也不敢发出声音,万一被罗澜和许诺发现了没有办法解释。来回寻了两圈都没有找到,他都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到后面来了。正在寻找,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集中注意力去听,仿佛是从实验楼内部传来的。

  莫智文悄悄摸到实验楼侧门,侧门只是一个门洞,并没有门。侧耳仔细听,是二楼,他便上了二楼楼道。实验楼的格局是中间是走廊,走廊两侧是房间,一侧房间对着学校中心操场,一侧房间对着实验楼后面的围墙。

  艺体生们早已放学,晚上也没有实验课,实验楼静的很。随着莫智文上楼,声音越来越明显了。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耳熟,莫智文心里一惊。半蹲着挪到一间舞蹈排练室外面,从走廊上没有关紧的门缝中一看。瞬间,莫智文神经像是被十万伏高压电击中,茫茫然像是毒药被直接注入心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心脏仿佛要爆炸般扭曲。

  就在他眼前,就在不远处,就在神圣的校园之中,上演着一出他不敢面对的好戏。

  男的,中等偏上的身高,身体虽不伟岸但也算健壮,那因为用力紧抱着女体而凸起的肌肉也算有点男性力量的表现。而那女孩,则是上天的恩泽。那女孩美丽容颜的侧影完美无瑕,不像真实的,而是生花妙笔细细绘出,妩媚的睫毛又长又卷,笔直高挺但又不失娇巧的瑶鼻,丰润优雅有着完美而诱人线条的红唇,还有那曲线极美,精致而动人的下颚——无比美得令人屏息。远处操场和教学楼的灯光从窗户照进舞蹈排练室,在漆黑的背景下,越发显得女孩肌肤仿佛天山雪莲一般洁白纯净,又如同玉脂奶蜜似的娇柔细腻,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白嫩得刺眼。
  男生紧紧搂住紧致光滑的盈盈纤腰,女孩那丰盈坚挺、白嫩绵软的浑圆乳房被紧紧压在男生胸口,被挤得变形,四溢的乳肉越发的耀眼。男生的腰不停的前后撞击,直震得四溢的乳肉直颤。

  她胸前那白嫩傲人的乳峰,丰胰又不失坚挺,颤酥酥,沉甸甸的,绵软白润的浑圆乳球在两个男人黑色胸口的挤压下不停变形,乳肉四溢。女孩洁白丰满的玉臀半坐在舞蹈室把杆上,为了支持身体,粉嫩的藕臂一只搂在男生背上,一只撑在舞蹈室把杆上。而女孩一条白皙修长的玉腿支持着身体,而另一条玉腿则高高的抬起,弯着光洁的膝盖,架在她面前那男人的胯间,用她纤细优美的脚踝,绷紧她白嫩玲珑的小脚丫,诱人的勾在男生腰上。

  夜晚,从明处看暗处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从暗处看明处是非常清楚的。莫智文自然也看的非常清楚,清楚的能数清粉嫩的蜜穴上寥寥的几根阴毛。当然黝黑粗长的肉棒在嫩穴中来回抽插也看的非常清楚。嫩穴上满是汗迹和淫液,精致娇嫩的玉穴正被粗壮黝黑的肉棒撑开。黝黑泛着水光的鸡巴猛烈的戳入女孩娇柔的肉洞,挤出一股股白浊的淫液,同时,毛发丛生黝黑恶心的卵袋,拍打着女孩的会阴,粘连着稀浊的浆液,发出「啪啪!…啪!……啪!」的淫乱的撞击声。
  莫智文一片混乱,身体僵硬,眼睛仿佛要爆出来,牙关死死地咬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唯恐两人发现。这不就是他刚才寻找的罗澜许诺二人么。莫智文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发展到这一步了。按理说不可能啊,这么多年的了解,许诺不可能才恋爱一两周就会开放自己的身体。而且,看这种情况,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重生也不能拥有自己心爱的女人吗,难道重生就只是为了经济上宽裕吗。这样重不重生又有什么区别,原时空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没有感觉缺钱用。

  我现在该冲出去吗?冲出去又怎么样,现在许诺的男友是罗澜,人家做爱是天经地义,反而我这种跟踪偷窥才是变态吧。莫智文只觉得心中越发纠结,但又一筹莫展,平日历练出的机智不知道哪儿去了。只能呆呆得看着许诺如同维纳斯般的身体被罗澜大力抽插着,短裤中的鸡巴几乎瞬间涨大了。

  「啊!…………啊嗯……你……啊!…不要……啊啊嗯……求你……啊嗯…慢一些……轻一些……啊啊!…用力………啊啊……快一点…啊啊嗯……放过我吧……啊!…求你……啊!……不要停,啊……」许诺又是痛苦又是娇媚的呻吟。
  听着许诺那熟悉的声音,莫智文的身体感到一阵颤抖,可是他半蹲在那里,却茫然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嗯……诺诺……嗯……好爽……嗯………我居然插入你的身体……嗯…怎么能慢呢………嗯……从一进校我就喜欢你了………嗯……诺诺……嗯……干你真是好舒服……嗯……你真是又美又性感……嗯……身子也是又白又嫩…嗯…能插你粉粉的嫩逼,真的太美了……」罗澜地喘着,吻着许诺红润的丰唇,双手死死箍着许诺纤细的腰肢,同时他不停的前后上下挺动,用他胯间撞击着许诺饱满白皙的阴阜,带动着他的鸡巴一次次深深没入许诺的娇躯。

  「嗯嗯…嗯嗯……诺诺…以前…嗯……这几天在课堂上见到你……嗯嗯……就想好好爱你………嗯嗯………居然今天真的又干到你了……嗯嗯…真棒,真棒…你的里面好紧………嗯嗯……嗯嗯……」罗澜紧紧抱着许诺,一边大力干着许诺洁白的嫩穴,一边用淫话刺激她。

  许诺哪里经历过这些,被弄得快感连连,下流的语言让她觉得刺激万分。觉得下体的肉棒好像贯穿了全身,自己整个人都变成了巨大的蜜穴,被巨大的肉棒填满了身体。身体在云端飞行着,空空荡荡,不是手中的把杆把她牵在地上,她觉得人会飞走。

  操场上、教学楼中下了晚自习的同学们发出巨大嘈杂的声音,教学楼明亮的灯光传到实验楼也变得昏黄。没有同学和老师知道,他们心中的女神和乖乖女正在实验楼赤裸着身体被罗澜黝黑粗长的肉棒肏到瘫软。

  莫智文也感觉不到其他的存在,眼中只有这让他痛心的情景。罗澜让许诺转过身,双手撑在墙上,自己伏在许诺光洁白嫩曲线优美的背上,凶猛的冲击着。一手搂住许诺盈盈一握的纤腰,一手把玩着丰盈的乳房。乳房的嫩肉被揉捏成不同形状,满满地从手指间露出来。

  莫智文这个角度看不见交合处的情形,但是仅仅凭着耳中「啪啪啪」的水声就可以想到交合处激烈的抽插。黝黑粗大的肉棒破开柔嫩洁白的肉瓣,把娇嫩的阴道撑得满满,来回抽插间嫩肉被刮擦带给许诺无穷的快乐。许诺回过头吻住罗澜,细腰又翘又摆,被吻住的嘴发出呜呜的声音。罗澜狠狠用双手嵌着许诺白皙的柳腰,用力向下压着,把他那根黝黑粗长的鸡巴全没入了许诺那粉嫩扩张的阴道,把他的耻骨死死顶住许诺雪白丰胰的臀丘,全身颤抖,精液在许诺的阴道深处喷薄而出。许诺子宫口被精液一浇,也高潮了。

  半响两人才回过神来,罗澜把半软的鸡巴从许诺阴道抽了出来,用沾满淫水和精液的鸡巴在许诺屁股上擦了擦,许诺娇笑着打了罗澜一下。两人分开,这下莫智文看清楚了,看着许诺玉体上的肉洞被插的微微张开露出粉红的嫩肉,嫩肉间流出男人的鸡巴塞满的浓稠的精液,莫智文的心里无比的纠结混乱……

              第十七章赵青雀

  回到家,莫智文几乎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思来想去目前只能坐视了,反正两人是情侣,许诺已经被罗澜肏过,多肏几次少肏几次没有本质的差别。现在问题是他的内心能不能接受一个不是处女的许诺。

  许诺是他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也是他一直的梦中情人。这种感情不是一天两天产生的,是持久的,是在他大学乃至工作后都恋恋不忘的感情。他究竟喜欢许诺的什么,说不上来,以前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后变成对已经过往的纯真的年轻时代的感情的回味吧。

  他喜欢的是年轻的纯真,并不仅仅是来自荷尔蒙的肉体的冲动。他在乎的是许诺是不是快乐,并不是是不是处女,是不是有男朋友或者其他。只要许诺本人是纯真的,是快乐的,其他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正在想着,门被敲响了。

  莫智文很纳闷,这个时候谁会来找他呢。

  开了门,一个娇俏可人、温润如水的身影站在面前,「想不到是我吧,还没睡?」赵青雀说。

  天气渐冷,但是赵青雀还是穿着连衣裙。碎花的连衣裙堪堪遮过膝盖,在宝蓝底的裙子下面是纤细修长的双腿,上半身还穿着一件针织开衫。手背在身后,俏皮地看着莫智文,「爸爸买了很多鲜花饼,让我给你送点过来。」说着拿出藏在身后的纸包,包着几个饼。

  莫智文其实并不爱吃过甜的食物,不过人家大晚上送来,怎么也得领这个情。他接过纸包,让开身子,「进来坐坐,屋子有点乱别笑话我。」

  赵青雀随着莫智文进了屋子,在沙发上坐下,四下打量了一下,「收拾的蛮干净的嘛,看不出哦。以前没见你这么爱干净。」

  莫智文笑了笑,没有回话,只是问,「要喝点什么,我这儿其他的没有,只有白开水和茶。」

  赵青雀惊奇的反问,「你还打算喝什么。」哦,差点忘了,现在饮品一般还只有茶,咖啡、果汁什么的还没有进入一般人的家庭。

  莫智文给赵青雀沏了茶,赵青雀端着茶杯,透过茶杯上蔼蔼的雾气盯着莫智文看。莫智文坐在赵青雀对面,饶是老奸巨猾也被看得坐立不安。

  赵青雀看着有点手足无措的莫智文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似乎有点喜欢看他这种样子。「你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有不一样吗,我没觉得啊。」

  「以前你从来不会这样,经常跟我和妹妹一起玩呢。」

  莫智文默然,那是小时候把你们当玩伴,而现在中年猥琐大叔的灵魂只想请你们吃棒棒糖看金鱼啊。

  不过说起来,原时空有多少时间没有见过赵氏父女了?好像赵叔叔跟妈妈玉凤娇的事情被爸爸隐隐约约听到点消息之后,没多久赵叔叔就调离泰苗县,当然姐妹俩也同行。那个时代别说手机QQ和邮箱,连座机都没有普及到家庭,再加上赵叔叔和妈妈玉凤娇的事情,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姐妹俩的影像在脑海中都开始渐渐模糊了。现在细细看着面前的玉人,形象渐渐又丰满了起来。姐姐赵青雀是个古典美人,身上有一种柔弱的书卷气。如果非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的话,大概是人们所见的清末民初的女学生的感觉吧。婉约,但又有一点刚强;传统,但又不失追求时代的气息。前面梳着偏分的刘海,波波头,发尾向内卷着,头发又黑又亮,要是把连衣裙换成斜襟衫就宛如电影中走出的民国进步女青年。粉嫩的脸庞,精巧高挺的鼻子下面是娇艳欲滴的红唇。赵青雀没有化妆,但是嘴唇就像涂了口红唇彩一般,颜色饱满。长期练舞的身材也是极好的,手臂修长,白皙的腿能玩一年。

  两人相对无言,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在弥漫。女孩那独特的气质百看不厌,而男生那重生带来的沧桑感对小女孩最有杀伤力了。

  不知过了多久,赵青雀猛然惊醒,时间不早了,她也呆了很久,也该回家了。这才发现两人居然就这么对望了这么久,不禁粉脸一红,匆匆站起来,「你……你早点休息,我要回家了。」

  莫智文怅然若失,「哦,那好。」也站起来把女孩送到门外,看着女孩进了自己家的单元门这才进屋锁上门。

  洗漱完,半躺在床上,觉得今天晚上很奇妙。先是目睹梦中情人被好友肏干,回到家又有青梅竹马上门送温暖。难道上天注定,许诺不是自己的菜。因为重生这一超现实的事情都发生了,他也不敢说世界上就没有神仙,没有命运。

  第二天,一宿没睡的莫智文提不起精神。罗澜又来收作业,莫智文拿出本子交上。

  「你没事吧,看你精神不是很好的样子。」罗澜看着莫智文萎顿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你要是跟许诺不好,我就好了。莫智文心里暗暗的想,嘴上却说,「没什么,昨天有点失眠。」

  罗澜「哦」地回应了一下,接着说,「我舅舅是县医院的医生,要不我请他开点安眠药,明天给你带来?」

  「不用不用,昨天并不是睡不着,只是晚上喝了太多茶。」莫智文有些感动,虽然罗澜是他眼中的情敌,但是这份同学好友间的关怀,在话语中他还是能感受到真诚,完全不是原时空那些所谓的「好友」的虚情假意。

  罗澜并不知道莫智文也喜欢许诺,就算知道也并不在乎,因为他不但得到了许诺的身体,这段时间他也渐渐攻下了许诺的心防。而且不管从外形、出身家庭还是学习运动,他在学校都算比较拔尖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罗澜就继续收语文作业去了,莫智文也去收英语作业。看见罗澜在许诺那儿收作业时,不留痕迹地抚了一下许诺的屁股,许诺半嗔半喜轻轻打了一下罗澜那只咸猪手,心里一阵苦涩。不多时,他也收到许诺处,许诺向他微微一笑,「给,我的英语作业。」笑容很礼貌,也很疏远。

  莫智文难过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收了许诺那一横排的作业就马上走到下一横排,越看许诺越难过。

  上午整个第一节课都是无精打采的。坐在他前面的是他原时空的同宿舍好友方一帆和黄锐,扭过身子跟他交流昨晚看的武侠小说他都没理。好不容易揣到下课,方一帆便邀两人去上厕所,其实就是去厕所抽烟。莫智文坚决地表示了想利用课间打个盹补觉。

  刚刚趴在桌子上,就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有淡淡的桂花香气,很熟悉。感觉一阵热气扑在脸上,睁眼一看,是赵青雀。再一看,赵青雀后面是挤眉弄眼的两个损友方一帆和黄锐。

  「今天晚上,去我爸叫你上家里吃饭去。」赵青雀发出通知。

  「哦……」两个损友发出意义不明的起哄声,「都上家里吃饭了啊。」
  赵青雀被起哄弄得满脸通红,赶紧解释,「我们家是一个单位的。」

  方一帆和黄锐不依不饶,吓得赵青雀赶紧走了。

  莫智文无奈地看着这两人,上辈子没感觉这么逗逼啊。一整天两个人都兴致勃勃地讨论这位二班的大美女跟莫智文不清不楚的关系。

  晚上在赵叔叔家吃饭,赵家的餐桌是个条桌,莫智文和赵青雀坐一边,赵叔叔和赵朱鹮坐一边。

  吃饭的时候,赵青雀频频给莫智文夹菜,让他感觉怪怪的,好像毛脚女婿上门一样。

  赵承平也古怪的看着他,像是看女婿一样。

  赵朱鹮也给莫智文夹菜,「智文哥哥,多吃点。」很快,他碗里面都快堆不下了。

  艰巨地吃完所有东西,觉得整个肚子都要爆炸了。姐妹俩去洗碗,赵承平拉着莫智文聊天。

  其实抛开赵承平跟玉凤娇的奸情来说,这个男人还是非常不错的。三十几不到四十岁,民族大学音乐学院舞蹈系毕业。艺术素养非常高,搞艺术的尤其是舞蹈演员当然外形非常不错。毕业十几年就在县文工团专研民族舞,一步步当上团长。外形、才华、气质、素养都是上上之选,尤其是还死了老婆,团里面很多小姑凉都迷他。但是他一直不为所动,外面都以为他是为了两个女儿的感受,但是莫智文觉得应该也有跟他妈妈的奸情的因素吧。

  赵承平详细问了莫智文进高中后的表现,有勉励了一番,让他有空多到家来玩。表示俩姐妹也很喜欢跟莫智文哥哥一起玩呢。

  然后连续两周,他被叫到赵家吃了好几次饭,赵叔叔说是受他妈妈的委托照顾他。别的没什么,只是跟赵青雀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

             第十八章又见奸情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

  莫智文的生活便是在遥控汪明达做金融市场,上课看金融书籍,偷看罗澜许诺肏穴,跟白露偷情,去赵家吃饭勾搭两个妹子中度过。

  十二月下旬,莫智文妈妈玉凤娇又来县城了,这次是准备元旦的文娱晚会。
  看着整洁的房间,玉凤娇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

  「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看来你真的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那是,以前那是因为妈妈太能干了,我这种自理能力完全表现不出来啊。」莫智文被妈妈一夸,马上一记马屁送上。

  「你要吃什么,我晚上给你坐。」

  「什么都行,妈妈做什么都好吃。」

  当天晚上,玉凤娇做了不少菜,看着儿子狼吞虎咽,欣慰的笑了。

  「小文。」

  「嗯?」

  「我去找你赵叔叔商量排练的事,你吃完了自己洗碗,我如果回来晚了,你就自己洗了睡觉。」

  「嗯,好的。」

  玉凤娇穿上外套,匆匆的出门了。莫智文赶紧三口两口吃完饭,洗了碗也出门了。

  他站在赵家单元外面,围着楼转了一圈,除了客厅,几个窗口都没有灯光。四处打量了一下,上到对面的家属楼楼底,从天台上向赵家客厅看去。

  果然不出所料,客厅并没有他妈妈玉凤娇,赵承平也不在。只有妹妹赵朱鹮趴在餐桌上,好像是在写作业。

  他孤零零站在天台上想,他们会在哪儿呢。十有八九是在老地方,从家属楼天台上看过去,顶楼排练室确实亮着灯。

  莫智文又熟门熟路地来到排练室外面的老地方,偷偷看着里面。

  战况正酣,赵叔叔健壮匀称的身体正在高速运动,玉凤娇白皙柔美的身体仿佛镀上了一层油光。

  莫智文就站在离两人不到三米的墙外,看着赵叔叔狠狠地肏着妈妈的嫩穴。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疯狂,直把妈妈雪白赤裸的身子撞得的不住前后摇晃,上下弹跳。从他跨下的缝隙间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每一记都直插入底,看到他的粗鸡巴完全没入妈妈娇柔湿濡的阴道,把妈妈粉嫩小巧的穴口撑开到极限,甚至满满得把妈妈臀缝间的娇小菊门都顶得一下凸出。

  他每一下急速的整支拔出,就又一下把妈妈被塞满的阴道抽空,随着妈妈紧小嫩穴的紧缩,妈妈穴口那两片娇幼的花瓣就翻卷着紧夹着中间那根粗鸡巴;而就在妈妈雪白的大腿稍稍放松之际,他又再次用大鸡巴连根插入,直把妈妈再次插得是粉臀一阵不堪采撷的酥颤,如此往复。

  他更是一改平常那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嗯……!~嗯~好舒服……凤娇……你的小逼可真多汁!……嗯~操起了~好舒服~!~嗯……肏!……你这个小骚货……操起了好棒!~嗯~!~逼里的嫩肉可真软……」

  妈妈仰在毯子上,玉手抠着地毯,一字马似的大大的分开着雪白玉腿,任由赵叔叔用跨下黑紫透黄的粗鸡巴一下下抽插着她雪白腿心的嫩穴。一开始她还竭力咬着呜咽,「唔唔」的强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可半晌,随着赵叔叔的动作越发落力,她再也忍不住,又辛苦又羞赧的呻吟起来。

  「啊唔……啊!~不要……啊唔……啊!……~啊唔……啊!……不要!~啊唔……啊!……好疼!……啊唔!……」

  赵叔叔越插越顺畅,转眼十来分钟就抽送了几百记。从他跨下和妈妈腿根的缝隙间,就能看见妈妈胸前那一对丰腴雪乳就被操得是不断酥摇,而在那一对乳峰间,能勉强看到妈妈那雪颊晕红的俏脸。

  她鼻尖带着微汗,两只大大的美眸已经被操得是水汪汪的了,她芳唇边粘着几缕乱发,而她那控制不住的大声娇呼就声声袭耳,伴随着赵叔叔大鸡巴一直有节奏的插入她那娇嫩的膣穴,妈妈喘息急促中就迸出一段段动人心弦的呻吟,听到莫智文是心里七上八下。

  「唔!!……啊啊啊!~天!……啊唔……啊!~好疼!!……啊唔……啊!……不要啊!~啊!!……啊!~好大!……受不了了!……啊唔!啊啊!!……」

  赵叔叔听着跨下的碧人被操得开始叫床,咧嘴淫笑,仿佛更是得意的样子,他俯下健壮的身体,环抱起妈妈粉粉嫩嫩的娇躯,把妈妈死死压在身下,就开始更加急速的挺动起腰杆,就完全是用发泄一般的方式又一轮狠狠的操起了妈妈。
  他口中就一直反复低喘着,「嗯嗯!……舒服……嗯嗯!~!~嗯!……好紧的嫩逼……~嗯……」足足半个小时,就在这排练室中,他什么姿势也没换,健壮的身体淌着汗,就死死把妈妈压在身下,大大的分开着妈妈那双雪白的长腿,快有人手腕粗的鸡巴就一下接一下的疯狂的在妈妈粉嫩紧小的蜜穴中抽插着,捣动着。

  看着赵叔叔疯狂粗野的用鸡巴狠命抽插着妈妈的嫩穴,看着他压在妈妈雪白的娇躯上,身体冲撞的动作仿佛都要把地板压塌了,莫智文只觉心脏猛跳得喘不过气来,可不知怎么的,跨下的鸡巴竟然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看不到妈妈的表情,只是在他面前处,那不堪入目的交媾画面是那般让他肉棒膨胀的要爆炸。莫智文清清楚楚看着赵叔叔下体上下猛挺,他粗大的肉柱和两个鸭蛋大小的卵蛋就组成一个骇人的倒「品」字形,而那肉柱就在他眼前一下下连根没入妈妈淫液横流的嫩穴口,发力得连卵蛋都几乎挤了进去,就把妈妈那粉嫩的穴口操得是开开合合,凹进翻出,淫水也被插得是越来越多。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剧烈的交媾和闷热的空气让妈妈雪白的身子上也渐渐是汗湿如裹,从赵叔叔黝黑的双腿间更是可以看见妈妈雪白的腿心和臀瓣上已经湿滑的不成样子。

  妈妈圆润的腿根已经是水滋滋的滑不留手,而赵叔叔就借着这滑腻更是一记记加速的用油光发亮的粗鸡巴在妈妈那紧小粉嫩的穴口中狠狠抽插着,汁水四溅中,把妈妈穴口那两片粉嫩的小阴唇操得是酥软淫滑的不行。

  他每一记都把妈妈那已是火烫湿滑的阴道挤出股股滑腻的淫水,「噗滋噗滋」的插肉声中弄得他阴囊上,还有妈妈的雪白臀肉上都粘满了下流的淫液,两人的耻部就在撞击中「吧滋~吧滋~」的汁水粘连,异常的淫靡。

  伴随着赵叔叔肉柱一下下的刺入,妈妈那完全分展在两边的修长玉腿就一阵阵抑制不住的猛颤,就仿佛她嫩膣中软腻的花心已不堪采撷,就一下下被男性生殖器撞出本能的骚动。

  随着妈妈娇嫩的肉穴被赵叔叔那粗大的龟头一次次顶撞入底,她白皙丰腴的臀瓣,雪白浑圆的大腿,还有纤长优美的小腿就一浪接一浪的紧绷着,而她那白嫩香滑的小脚丫更是玉趾紧蜷,蹬着酥酥粉粉的足掌,无助而淫艳的在半空中轻晃。

  被赵叔叔用大鸡巴一记记狠狠的捣着,妈妈也就被操得是一直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着,那狂喘声中渐渐也没有了开始的羞赧,只剩下那被猛捣蹂躏得喘不上气来的淫乱叫喊,「啊啊!……不要啊……啊唔!!~干死人家啦……~啊啊!~天!……啊唔!!~承平!……~啊啊!……~啊唔!!~要死了!……啊啊!!……不要插那么深!!……啊啊!!…………」

  赵叔叔根本不顾妈妈的叫喊,他就一直紧绷着身上的肌肉,死死抱住妈妈那雪白香滑的胴体,他跨下一记记汗珠四溅的狠狠撞击着妈妈雪白的阴阜,粗大的生殖器满满的贯穿着妈妈湿濡火烫的阴道肉腔,「噗唧!~噗唧!~」的榨出大股大股的淫水,疯狂的刮刨抽插着,他越发急促的低吼着,眼看就要精关不守。
  「嗯!!……凤娇!~鸡巴好舒服……嗯!……你不但人美~这个小骚逼也这么好操!~嗯!~嗯!~……嗯嗯!……还流了这么多水~嗯!~凤娇……看我把你操翻!……嗯!~操烂你的嫩逼!……嗯!……把你用精液灌满!……嗯嗯!……」

  就只听赵叔叔「嗷嗯!」一声低吼,就在他眼前,他躯干一阵痉挛,他跨下那一大团卵袋控制不住的阵阵剧烈紧缩起来,而他整支粗大的阴茎就完全没在妈妈粉红的穴口内,在妈妈娇腻的阴道深处直接喷射了起来!

  赵叔叔足足射了快十秒的样子,就得意的闭上眼,趴在妈妈香汗淋漓的白嫩娇躯上,满足的大口喘着气,渐渐软下的鸡巴依旧贪婪的没在妈妈湿淫不堪的嫩穴里。

  莫智文也释放了万千子孙,跟以前一样,趁两人没发现悄悄地走了。

  在他背后的那栋楼的天台上,一双明亮的美目就这样看着莫智文来,看着莫智文自慰,又看着他走。一直等到赵承平和玉凤娇出来才走开。

  莫智文赶到玉凤娇回家去上床睡觉,刚刚看过激情大战,自己又发泄了出来,精神上疲惫的很,很快就睡着了,妈妈回家也不知道。

  玉凤娇回家见莫智文已经睡了,也洗去了身上残留的淫水,在另一屋休息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