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古典武侠  »  【落难公主~侍奉国家篇】


            落难公主~侍奉国家篇


排版:zlyl
字数:93840字
下载次数: 192





                序章

  户政事务所位在市区的中心点,原先是一座酒馆,后来经过改装而成为现在的模样。在事务所里头,女孩们齐聚在宽敞的空间,随时等候着被人传唤。舞台上的主持人一次传唤数人,而被叫到姓名的女孩子,一一地往舞台上走。这个舞台是昔日艺人表演歌舞、接受观众喝釆的场所。然而物换星移,现今沦为女孩子向色咪咪的官员自我介绍的场所。

  「我叫丽娜,十九岁…未曾和男孩子有过亲密关系。」

  她的肤色很白,眼睛黑白层次分明,脸庞未脱稚气。

  「真的?嗯、没关系,我验一下便知真假。」

  「我叫艾蜜莉,二十二岁。和先生那个…一个礼拜一、二次…。」

  这名年轻的少妇不仅面貌姣好,胸部也很丰腴。

  「嗯~、这么棒身材的女人在眼前,我实在无法相信一个礼拜一次忍受得了。」
  其余三人的年龄、长相程度参差不齐。

  官员视线由下而上的朝她们身上估量过后,用下颚示意换下一个人上来。小女孩悲伤地低着头;年轻的少妇一脸悔恨地咬着唇、敞开胸前衣服的钮扣。只见现场欢唿声、口哨声此起彼落,户政事务所的屋顶快被这群来凑热闹的男人们鼓噪的声音给掀翻了,震耳欲聋。场内的人以占领菲尔大公国的瓜鲁德兰军官居多,当然其中也是有专程慕名而来的好色之徒。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巴伊斯王子作风还真是大胆。」

  「是啊,将战败国的女性全部推入火坑作妓女,将整个国家变为一个卖春国,这个创举还真不是我们这种平常老百姓想的到。」

  「对菲尔的女性而言,无疑是个灾难…不过,在这个动乱频传的时代里,战败国家的人民难免被杀害,能保住性命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难道不是吗?喔、出来了!出来了!」

  刚才说话的二个男人,视线又再度地回到舞台。台上女孩露出乳房,并排成一列。

  「别弯腰驼背!腰伸直,胸部向前挺。」

  「呜呜…。」

  在官员的厉声斥喝下,女孩们眼眶中含着泪水,百般不愿地将胸部向前挺,曝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位小女孩的胸部发育得还不是很成熟,仅有乳头大且尖。少妇的胸部丰满,唿之欲出,使现场男性看得是垂涎欲滴。台上无论是哪个人的乳房,皆吸引众人关爱的眼神。乳头或许是因为这么多人看而太过紧张,因此变得尖硬。站在台上裸着胸部并列成一排的奇特景象,彷佛就是在等着人们来评论。
  「你看那个!外表一副清纯模样,没想到她乳头是那种颜色的!」

  「我猜大概是自慰过度才会变成那样的?」

  「本大爷要预约那个大奶子!」

  「登记结束后,可用钱来使任何女孩为你「服侍」。」

  「爽啊!侍奉国家万岁!」

  在一片鄙俗下流的欢笑声中,官员拿出一把准备好的卷尺,开始测量女孩子的胸部大小。

  「…啊…。」

  当卷尺触到乳头时,女孩身体像是触电般颤了一下。

  「78,乳房小、乳晕色泽佳。」

  「91,乳房极大、乳晕色泽尚可。」

  官员先是将女孩的名字登记在簿子里,然后再加以注记有关乳房的详细资料。巴伊斯王子为了落实菲尔境内女孩的管理,命令下属确实地掌握住每个女孩子的肉体情报。依据年龄、是否有过性经验以及体态,将女孩子分成几个等级。行「服侍」义务时,依等级的不同,所获取的报酬也不同。官员先是将女孩们的乳房适度地揉拧个二、三下,测试其柔软度及弹性。比较敏感的女孩子,这个时候就会发出疼痛的尖叫声。

  「嗯~、该是检查重要部位的时候了。」

  这时官员和台下那些不工作而特意跑来凑热闹的人一样,心怀不轨地流露出充满淫欲的眼神,眼睛直盯着台上裸着半身的女孩们不放。

  「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

  「呜嗯…。」

  女孩们低着头,泪水沾湿了眼睫毛。台下更是闹哄哄的一片。

  「快!」

  官员在神情犹豫不决的小女孩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啪、清脆地一声,舞台下的男人们哄堂大笑。女孩边哭边将手伸进长裙内,把内裤给扯下来。之后,官员用眼神示意她们往后退一步,坐在后方排成一排的椅子上。椅子前面有一条长长的横杠,高度大概在一般人膝盖低一些的地方。

  「将你们的大腿张得开开的,膝盖弯曲跨坐在这根棒子上。屁股给我抬高一些。」

  「呜呜…呜…。」

  女孩们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战战兢兢抬起腿跨坐在棒子上。衣裙被撩起,下半身因而春光外泄。纤细的小腿肚、匀称的大腿,甚至连绒毛也清晰可见。原本这种露毛的画面已经是多见少怪了,但现场的男人们却是意外地屏息无声。之后,只要女孩们张开大腿,最私隐的部位就会曝光在众人面前。但女孩们迟迟不将大腿打开。其中,还有边啜泣、双腿不停地抖动的女孩,小声地向官员苦苦哀求。

  「妈的…同样的事情要我重复说几次,烦死了!」

  官员怒不可遏地拔出佩带在腰际的剑,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我再重复地宣读一次巴伊斯王子颁布的「法令」。」

  他取出怀中的文件,展示给台下的群众瞧。

  「一、存活下来的菲尔国民,只要是男的,全带回瓜鲁德兰当奴隶。」
  「二、剩下其他的人,禁止离开本地区,每人皆给予号码来加以管理。未经许可离开境内者,一律格杀勿论。」

  这是瓜鲁德兰国的第一王子,同时也是此次袭击菲尔大公国的最高统领——巴伊斯,为了统治这个国家,最初颁布的命令。

  「明不明白?现在登记的是管理号码。但只有名字、年龄是不够的。知道为什么吗?」

  官员声量提高,继续说明下去。

  「留在境内的人民都必须对造访的任何人,行「服侍」之义务。还有「服侍 」指的是「广义上的服侍」。人民不得拒绝其内容。」

  根据这道法令解释,在「服侍」的过程中,对任何人生命会造成威胁或者肉体上可能导致伤害的行为,也都是禁止的。因此菲尔的女性们虽然成了娼妇,但也至少有了生命及最低限度生活的保障。

  「我们管理当局,为了使人民行服侍义务时,生命受到保障…。」

  「我的官员大人啊、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下去了!」

  「是啊、是啊!赶快让我们看精彩的东西!」

  台下群众喧哗成一片,有的人还发出低级的呻吟声。官员不得以只好歪着嘴,转过头去面向那些女孩。

  「总而言之,你们以后就靠自己下半身讨生活了。」

  官员用剑柄戳刺她们的膝盖,令她们张开自己的大腿。女孩们虽然是百般不愿意,声音微微地颤抖着,但还是无奈地将雪白的大腿慢慢张开。

  「出现了!出现了!」

  「再靠过去一点看!」

  男人们争先恐后地往舞台前挤。

  「不要…不要看啊…。」

  「对不起…啊啊…。」

  各种形状、色泽及毛发疏密状况不一的女阴,排成一列裸露在众人眼前。
  「丽娜真的是处女耶!看那个地方的颜色艳丽、有光泽,而且沾附着白白的黏液…我看她可能是因为害怕而不敢洗掉。哈哈哈!」

  「看那边那位年轻少妇!光是被人用眼睛瞧着,下体汁液就不断地涌出!没想到她一脸清纯模样,下体的毛竟如此浓密!真是淫荡。」

  「喂、换个姿势看看。嗯…这个妞长相平凡,下体也普普通通。打一次炮了不起五枚菲币。」

  「少妇艾蜜莉是十枚菲币。而处女要多一点才行,二十至三十枚菲币应该够了。」

  「口交的价钱不知怎么算哦?」

  男人们擅自替女孩决定好价格,同时不由自主地往她们身体挪近,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的私处。官员站在女孩面前,手指往她们身体的入口插入,目的在调查是处女或非处女,以及秘道的松紧程度,并将调查结果记录在簿子上。

  「不…不要…好痛…。」

  轮到处女丽娜时,她发出了与先前不同的凄惨叫声,抗拒着手指的侵入。
  「欸、挺麻烦的。」

  官员手指来回的在丽娜的下体进出摩擦,使得她的敏感部位变得既红又肿。为了让丽娜心放得更开,官员手指戳点在她的秘蒂上头。这个被一层皮给覆盖住的膨胀小点,就连丽娜本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现今却被男人的手指无情地蹂躏着。

  「啊、啊啊!」

  「感觉怎样?之后你自己也可以试着练习戳看看,很舒服的。若被男人要求服侍时,也不至于不知所措。」

  「呜…不要…啊…。」

  「喔喔、出来了!出来了!处女丽娜的那个地方溢出透明汁液了,像口水一样流出来了!」

  站在前排观看的那名男子,似乎打从一开始就对丽娜非常感兴趣。所以当他瞧见那样子的画面时,唿吸变得是愈来愈急促。

  「我的小丽娜啊,秘蒂感觉很爽吧?等登记结束后,老子第一个买你!不管是四十或五十菲币都好,只要你是处女一切都值得!」

  「嗯、颇值得期待。」

  官员手指插入丽娜湿润的下体,确认那地方的触感。

  「好、处女膜还在。这个要特别注记下来。」

  年轻的处女在还没成为街头妓女前,通常都必须先呈献给瓜鲁德兰国的达官贵族享用,或者赠给替国家卖命且立下功劳的军官作为奖励。当然,一般的士兵是不会知道这种事情。在不久的将来,丽娜可能会被某位贵族或者将军夺去处女。然而,这未必是一件幸运的事,官员们心里清楚得很。那些贵族们常有一些异于常人的特殊性癖,譬如说专挑处女,并把她们当作性奴隶来进行调教。丽娜之后会怎么样?没有一个人能下定论,而且就算知道也不能怎么样。

  「可以了。」

  原本一脸好色模样的官员,此时不禁流露同情的眼神,让丽娜及其他女孩子阖上大腿。底下那些等着看好戏的男人们,虽然愤然不满,无奈也只好等下一批女孩上台。

  「登记结束。行服侍义务时,应得的金额由相关单位另行制定。另外,处女须留下来接受特别指导。其余的人现在可以回家了。」

  丽娜被人从另一个出口带走,负责登记的官员斜眼偷偷地瞄了一下。但没多久,他再度板起面孔,恢复了原先严肃的表情,接着传唤下批等着登记的女孩子。
  如此一来,菲尔大公国的侍奉体制逐渐成形。

  这个原本绿意盎然、政局平稳的纯朴小国,从此之后成了一个不分昼夜处处可闻女孩尖叫、哀嚎声的淫靡国家。国内可说是动荡不安、人心惶惶,而且佣兵 、流浪汉四处流窜,大大小小纷争不断发生。

  女孩们刚开始都会感叹自己的时运不佳,拼命地试着去抵抗。但不久之后,大多数的人都黯然神伤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只好咬紧牙关硬撑过去。

  这是后来的事了。

  一名男子来到了菲兰——旧菲尔大公国的首都,恰好是在「侍奉国家宣言」发表完后约二个月。

  他全身被暗色外套给覆盖,仅仅看得到他瘦弱的手腕。仔细一瞧,发现他外套遮掩不到的地方,全被纱布包裹得密不透风,就连他跛的那只脚也不例外。银色的发丝遮盖住大半张脸,除了淡紫色的左眼及嘴唇外,几乎见不到这个男人的脸庞。右眼也许失明了也说不定。

  但如此奇异装扮的男人,出现在现今的菲尔,一点儿都不会引起骚动。因为男人只顾着追寻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女人因害怕而不敢抬起头来见人,故很少人会去注意他。

  「这位大哥,您第一次来菲尔吗?」

  向他开口说话的是一位皮条客,靠着仲介女人来赚取一些费用。

  「告诉我你喜欢哪一类的女孩?头发的颜色啦、或者身材之类的。我常跑户政事务所,所以很清楚菲尔有什么样的女人。」

  「…」

  男人缓缓地用左眼往皮条客身上瞧过去。这时皮条客才察觉出他的装扮似乎与一般常人不同,稍微感到惊讶,但瞬即恢复了生意人的脸孔。

  「介绍幼齿「美眉」给你如何?还是要成熟一点的?没关系,菲尔的女人应有尽有,任君挑选。」

  「啊、这位大哥难道你不能说话?」

  「——不是。」

  「太好了,大哥的声音听起来真有男性魅力!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名字?若您在菲尔待久一点的话,小弟可以带您去许多好玩的地方。」

  「名字吗?」

  「嗯、名字。」

  这名男人稍微迟疑了一下。他的眼神似乎有点空洞,不仅眼神如此,就连说话方式、行为举止以及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等等,都无法让人感受到丝毫的情感。

  过了一会儿,这名男人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嘴角微扬了一下,再次转头看着皮条客,眼睛里好像有什么讯息想传达给他。

  「酷恩。」

  「咦!」

  皮条客听了后吓了一大跳。

  「…什么?」

  他用惊讶且充满畏惧的眼神,抬头看着高过自己一个头的男人。

  「酷恩。我的名字叫酷恩。」

  那名男人——酷恩,重复地报上自己的姓名。皮条客暧昧地笑了笑,开始与酷恩保持起距离来,最后终于逃之夭夭。

  当然,皮条客并不知道他是谁。

  只是在这片土地上——瓜鲁德兰王。邦迪欧斯势力所及之地,没有人敢将「酷恩」这个名字提在嘴边讲。这个名字与「瓜鲁德兰复仇者」划上等号。胆敢在国王面前开这个玩笑的人,不仅本人将大祸临头,就连与他有连带关系的九族都会被诛灭。

  因此,对瓜鲁德兰皇室而言,「酷恩」这个名字有挑衅的意味存在。

  然而,酷恩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此地是禁忌?或者为何成为禁忌呢?从他空洞的眼神中无法探知出任何讯息。

  酷恩再度拉紧外套,沉默地往市区方向步行而去。

  他离去时乍看下似乎漫无目的,但坚定的步伐透露出此行是有计划而来的。
  小巷里依稀传来女人的喘息声。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