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终幻想8同人】


              最终幻想8同人



                (一)

  透过被鲜血模糊了的视线,史克尔仿佛又看到了席法尔那嚣张的笑脸。「可恶!」被对手暗算的愤怒让他忘记了伤口的疼痛:起身、前跃,复仇的枪刀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寒光……

  醒来之时,史克尔已经躺在学园的医务站。

  「怎么样?你还好吧?」身旁的医务士见他醒过来了便问道。

  「嗯……」史克尔按住隐隐发疼的额头。

  「真的没事?叫什么名字?」

  「……史克尔。」事实上,这个名字对巴拉姆学园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学园中最有才华的学生,17岁的他,还有一个便是18岁的席法尔。

  「真是乱来,难道在训练中一点不会留手么!……」

  「这话请你去对席法尔说吧。」

  「违反规则在训练中使用魔法的又不是我。」史克尔心想。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听到这个名字,卡姆基医生仿佛回想起这几年因为他的关系而不得不来医务站报到的N个学生:「那孩子……是个什么也听不进的家伙,不要理他不就行了吗?」

  「因为是不能逃避的。」

  听到这种回答的卡姆基医生苦笑着摇摇头:「扮酷也要适可而止吧……对了你的导师是凯斯蒂对吧?」说着拨通了电话:「是凯斯蒂吗?来接你的学生吧,受伤并不严重,不过会留下伤痕。」

  史克尔趁这段时间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他并没发现在这之间有个女子在窗外看望过他。随着医务室的自动门打开,一个俏丽的身影走了进来。金黄色的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结,庄重的导师服穿在她的身上却平添了一丝妩媚。这便是学园中的「前任天才学员」,15岁便取得SeeD资格,17岁——也就是一年前成为导师的「天才美女教官」(至少其本人是这么说的- -|||)凯斯蒂。
  年轻的女教官看着床上自己英俊的学生,嘴角浮上一丝微笑。

  「还在想席法尔的事?」史克尔闻声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站在床边的导师,导师服的裙子并不算长,而史克尔躺着的是那种比一般的床更低的病床,而他的教官似乎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白色的……」

  「什么?」

  「没什么……」

  「那就动作快一点,下午还有测验呢。」

  午后的学园显得十分和谐,暖暖的阳光射在走廊上,照的人十分舒服。走在前面的凯斯蒂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此时的她,才更表现出一个18岁的少女样子来。史克尔看着阳光下小猫似的凯斯蒂,脑子里还是刚刚在医务室看到的裙下风光。

  凯斯蒂回头看了下沉默的史克尔,忽地停下脚步,凑到他鼻子前问道:「怎么,有心事?」

  「……没有。」(难道让我说刚刚在想你的内裤?)

  「没有?」凯斯蒂偷偷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史克尔感到脸上有些发热。(……被发现了吗?)

  「没什么,只是感觉好像有点了解自己的学生了。」

  「我可不像你想得那么单纯!」史克尔忍不住用生气的语调说道,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哦?那你说说看你自己……?」

  「这与你无……」

  「……无关。」凯斯蒂为自己能猜到对手这句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只是她没想到这件事还真跟自己有关。(看样子没有被发现……呼~)史克尔嘘了一口气,埋头往课室走去。

  「好了,大家安静!」教室里,凯斯蒂正向下面的学生宣布:「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今天下午就是SeeD实战考核,不参加考核的、上周测验没过的都留下来,其他人自由活动,不过下午4点必须到讲堂集合,明白吗?」凯斯蒂看了看大大咧咧坐在后排的席法尔。

  「另外,席法尔因私斗伤害到同学,不准有下次了知道吗?」后面传来拳头砸在桌子上发出的响声,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史克尔懒得回头,他正在看刚刚从电脑中取得的2只GF——雷鸟和贝娃。「史克尔,」凯斯蒂点到他的名字:「等下有事跟你说,放课后过来一下。」

  放课后。

  「你还没有去炎之洞穴吧?没去那边是不能参加下午的考核的哦!」(本来是打算早上去的,那个席法尔……)

  「等下我跟你一起去好了。你先去准备一下,我们在校门那儿会合。」
  「炎之洞穴……」史克尔一边想着这个地名一边朝宿舍走去。

  「呀~小心!」正转过一处拐角处的史克尔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迎面而来的一记撞击碰到往后退了一步,不过比起「肇事者」来说还算好了,撞到他的那个人给弹得跌倒在地上。坐在地板上的是个女孩子,看起来比史克尔年纪还小一些,15、6岁的样子。

  「对不起!」她向史克尔道歉,不过她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样子,意外翻起来的制服短裙下,露出几乎整只大腿,她好像比史克尔还更不在意的样子。

  「我是刚刚转学过来的,你知道教室在哪儿么?」

  「就在我刚刚出来的地方。」

  「刚刚出来…那已经下课了?!555,我迟到了。」这个女孩子大概属于很活泼的那种,虽然语气好像很难过,看神情却一点没因为迟到而沮丧的样子。
  「……你现在有空吗?能否带我参观下学园?」

  「……没空。」想起还要去炎之洞窟的事情,史克尔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就朝电梯走了过去。

  「……这儿的人都这么不好相处吗?」少女依然坐在地上,轻揉着扭伤的脚踝。忽然眼前出现一个黑影,少女抬头一看,是个穿着红色夹克的胖老头子。
  「唔~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老人慈祥的倾下身子问道。

  「啊!……校长大人!」少女突然想起眼前胖老头子的身份,赶紧站起来问安,不过紧接着就「哎唷」一声又捂着脚踝蹲了下去。

  「原来是扭了脚呀。」希德校长微笑着蹲下去检视了一下,「我带你去医务站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赛菲~」女孩抓着身边这位胖胖的老人的胳膊,一瘸一拐的走着。「我是刚刚转学过来的,」这个活泼的女孩子不等校长问就滔滔不绝的说了开来:「这所学园比我们以前那个大多了,我都找不着方向了~~」

  「哦?那你以前是哪所学园的?」

  「特拉比亚,我以前是那所学园的第一名耶!~」

  「那为什么还要转校过来?特拉比亚也是所非常优秀的SeeD学园啊~」
  「我也不太明白……我的导师说,虽然我的智商和魔法造诣已经超过同年龄的水准了,但是我社会适应能力却只相当于3岁小孩子而已……」

  「……」

  「所以啦,我导师说换到一个新的环境也许会对我有帮助也说不定。」
  (16岁少女的外表,3岁小孩的心性……)希德校长苦笑着摇摇头:「我们学校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 -||| 」

  「卡姆基医务长……」希德校长话刚说了一半便咽了回去,因为他走进来才发现发现医务站里并没有一个人。

  「看样子我们来的不巧哦。」校长微笑着对旁边的女孩说。

  「哎呀,怎么能这样……」赛菲不高兴的嘟起嘴,坐在医务长的办公桌上,两条腿悬在空中荡着。

  「小姑娘,那是张桌子……」校长轻声提醒道。

  「我知道呀~」当事人很认真地回答道:「有什么事吗校长爷爷?」

  「……没有了。(- -|||)」

  「啪!」女孩坐在桌子上乱晃的行为遭到了惩罚——她受伤的那只脚撞到了椅背上。

  「5~~」赛菲疼的泪水都要涌出眼眶了,她抱起那倒霉的伤脚放到桌面上揉着。这样子的姿势:一只脚继续悬在桌下,另一只盘在桌面上,大腿自然就分开了很大的角度……于是,坐在对面的某位富有爱心的教育人士神情变得有点不自然了(- -|||)。

  偶们敬爱的希德校长在花了半小时仔细的数过了天花板和地板的格子数目之后,终于忍不住把视线又转回眼前的少女身上。赛菲大概现在脚已经不太痛了,所以停止了揉脚的动作。不过她不知什么时候注意力又被吸引到自己的脚趾头上面,还是之前那个姿势,在玩着自己的脚趾。

  「怎么样?脚还痛吗?」

  「啊?……哦~,已经不疼了~~」少女怔了半天才想起脚伤这回事。
  「看样子已经不用呆在医务站了,怎么样,想不想参观一下巴拉姆学园?由校长亲自做导游哦。」

  「好呀!~」赛菲早就想找人带他参观下这所学园了,一听校长说起,兴奋的准备马上就从桌上跳下来,仿佛刚刚脚受伤的人不是她一样。

  「小心点小姑娘,你刚刚脚受伤,我看干脆校长来背你算了。」

  「已经没事了的说~」赛菲仿佛要证明似的跺了跺脚。

  「啊哈哈……那真是可喜可贺呀(——b),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好,要是影响下午的考核就糟糕了。」

  赛菲想了想:「说的也是,那就麻烦您了~~」

  令人愉快的是,16岁的女孩子并不算重,尤其赛菲比其他同龄人更娇小;而令人不那么愉快的是,16岁的女孩子发育得也不够,尤其赛菲比其他同龄人发育的更慢……(^o^)。

  尽管如此,希德还是能感受到两团软肉紧紧地贴在自己背上。赛菲一只手提着一只鞋子,另一只手搂住校长的脖子,嘴巴凑在校长耳朵边问东问西。少女特有的香味随着她说话的动作一阵阵传到希德的鼻子里,让他忍不住把搂着赛菲大腿的两手抱得更紧了。

  「前边就是学园的训练设施了,要不要进去看看?」不等赛菲回答,校长已经背着她走进了训练中心。「这里面有很多怪物,不过都是些低等的,以你的能力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

  话刚说完,路旁的树丛中突然蹿出来两只绿色的植物,食人花一般的大嘴正向他的对手示威般摇晃着。赛菲虽然平时很懵懂,遭遇战斗时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么难看的花,在特拉比亚看都没看过……」一边嘀咕着,赛菲率先发起了攻势:手中的三节棍毫不客气的朝其中一株「花」敲去,此时另一株食人花趁机朝赛菲背后袭来,却被女孩灵巧的避过。赛菲后退了几步——她需要时间准备魔法攻击。

  两株食人花先后扑了过来,而希德校长却躲在战圈之外,丝毫没有要帮助自己学生的意思——事实上,还没有人见过校长亲自动手,所以也许他是无能为力也说不定——就在这个时候,赛菲的魔法终于准备完成了,面对植物类的敌手,她选择了比较稳妥的办法:火系魔法,毕竟她以前没见过这种植物,不知道它的特性。

  「Bingo!」看到两株植物先后在火焰中倒下,赛菲得意地收起武器,转身朝校长摆了个胜利的手势。

  (太大意了,还没结束呢……)希德看着对自己微笑的学生,厚厚的眼镜片挡住了他眼中别样意味的笑意。

  赛菲不愧是特拉比亚的高材生,一感觉到身后的异常马上就转身做好防御动作,食人花的垂死一击几乎没给敌手造成什么物理伤害,但这种植物却是拥有与生俱来的睡眠魔法,虽然平时并不能发挥多大作用,但从来没见过这种植物的赛菲一开始完全没有防备到这次附加的魔法攻击,虽然她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反应,还是难免的受到一点影响。

  「你怎么样了?」希德校长这个时候才冒了出来,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头有点晕晕的,真是的……会睡眠魔法的怪花~~」赛菲的魔法天赋真是不可小视,居然只是「头有点晕」而已,希德原本以为她会至少睡上两小时的……

  赛菲使劲摇了摇头,想使自己清醒些,没想到却造成了反效果,四周的景物变得更加模糊。结果她一个趔趄,朝前面跌去。希德适时伸手扶住她,少女浑身软绵绵的倒进了校长的怀中。

  赛菲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校长扶着她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自己靠在校长爷爷的怀里,好像躺在沙发上一样。

  「校……长爷爷……」因为意识不太清楚,赛菲双眼微眯着,水汪汪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校长温暖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胸部,让她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以前那所学园的安琪导师总是特别叮嘱她,女孩子的胸部不能随便给人看,平时学习以记忆力出色著称的赛菲不知为什么却老是记不住这条简单的叮嘱,经常不小心弄出在体育课走光的事情来,学园的所有男孩子都认识这位「没记性的天才少女」,也都很疼她,所以别的女孩子都不敢玩的水战男孩子们也总是邀请她参加。

  只是大家似乎都喜欢以她做攻击目标,即使她已经非常敏捷了,但在数百个人的初级水系魔法围攻下,也难免每次都被淋到浑身湿透,平时很宽松的白色的校服就会紧紧贴在身上很难受。

  不过她并不生气,因为大家到时候都很乐意主动帮她把水擦干,常常十几人帮她擦衣服,这样难免会有人「不小心」碰到她的胸部、或者大腿一些地方,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男孩子都会说「抱歉」,而赛菲也总是很大度的说「没关系」,因为帮忙的人那么多,就算把赛菲娇小的身体面积全部算到也不够,又不好违逆同学们的热情,所以这样的事情总是难免的啦!

  而且,每次这个时候赛菲自己也会觉得很奇怪又很舒服,所以每次学校的水战,赛菲总是热心参加的唯一一个女孩子。

  话说回来,在训练中心的某块草丛里,希德校长的右手已经从校服下摆伸到赛菲的衣服里面去了。

  「啊~……」赛菲虽然平时胸部也总被男同学碰到,但从来都是隔着衣服的「不小心」碰触,今天忽然被校长的手贴着肌肤碰到,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希德见势干脆把赛菲的制服扒到腋下,露出整个胸部,少女还没发育完的乳房完全展现在他眼前。校长右手继续在赛菲的左乳上搓弄,接着埋头含住了少女另一个乳头。

  「嗯……」赛菲从没让人这样玩弄过的身体非常敏感,小小的乳头在校长的挑逗下渐渐变硬了起来。

  「校长……」赛菲下意识的搂住校长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感觉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热,两腿之间有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紧紧地合起大腿来回蹭着。

  校长突然掰开她的双腿一拉,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赛菲搂着眼前老人的脖子,胸部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底下。这次校长一手搂着赛菲的腰,一手已经伸到了制服裙子里面。赛菲本能的想挣扎开,但是被睡眠魔法影响的她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根本无法阻挡老家伙的攻势。

  印有可爱卡通图案的内裤被校长扒了下来,校长抬起她没穿鞋的那只脚,好把内裤从脚上褪下来,然后重新搂过少女的腰,那被卷成条状的卡通内裤挂在穿着雪白学生袜和短靴的脚踝上,性感与纯真形成奇特的对比。

  赛菲感到裙子底下的丝丝凉意,而校长的魔爪又再次朝这块已经没有任何庇护的禁区逼了过来。即使以赛菲这种心性仿佛小孩般的单纯,也会本能的觉得这是不太妙的事情。

  她用尽全身力气徒劳的想按住校长的手,但随着校长的手指第一次触及她的小穴开始,事情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如电流般的穿过她身体,赛菲仿佛觉得头皮一阵酥麻,瞬间让她清醒了许多。

  但清醒不一定意味着反抗的开始,希德校长突然发觉少女抓着自己的双手变得有力起来,不过慢慢的又停止了抵抗。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少女那双眼睛,眼神中没有了被施予睡眠魔法时的迷蒙,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渴望……

  校长的舌头跟手不断地在赛菲全身游动,赛菲已经下意识的开始配合对方的动作。没有羞耻的感觉,在赛菲的单纯的仿佛孩子般的心里,只感觉这样被别人玩得非常舒服。

  要期待一个3岁孩子对伦理道德观念有多么深的认识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而眼前的这个「16」岁的「小孩」只是出于人类本能的想要寻取更多的快感,就像小孩子对糖果和玩具的渴望一般。今天这次难忘的体验,可以说改变了16岁的赛菲今后的人生,在她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心里,性似乎已经和糖果划上了等号。

  赛菲在希德校长的玩弄下已经无法自持了,淫水顺着大腿流下来,沾湿了制服的裙摆和校长的裤子。希德校长胯下早已高耸起来,他拉开裤子的拉链,把束缚得难受的肉棒解放了出来。赛菲被出现在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她小心的注视着这小蛇一般的事物。校长的肉棒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又短又粗。

  「赛菲,这东西是世间最美味的宝贝哦~~」校长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胯下。

  赛菲轻轻地握着校长的肉棒,手中这根发烫的东西自动一硬一硬的,青筋在皮肤下面狰狞的突起着。就像所有的小猫都会喜欢鱼儿一样,心底深处的某种原始的欲望迅速占据了她的身体,她已经彻底被这东西吸引住了。

  (原来你天生是这么淫荡的人啊……)校长看着着迷般的看着自己肉棒的少女,突然产生一种自豪感。正如校长所想的,赛菲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性而出世的。她贪婪的握着手中的东西,回想起校长刚刚说的话:「世间最美味的东西」。赛菲微闭着眼,慢慢的把头倾了下去。校长的肉棒虽然不长但很粗,赛菲小小的嘴巴第一次含进这种东西显得无所适从。

  校长抓过她的头发,将她的头上下摇动着:「不要用牙齿咬哦!」

  赛菲看着校长的表情,她很快了解到这样子做活塞运动会使眼前的老头十分舒服。校长的肉棒不如他所说的那么「美味」,但肉棒在口中进进出出的感觉和微腥的味道却带给赛菲一种很奇怪的感受,小穴中淫水又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吃肉棒都能让她如此兴奋,真是不得不承认她是天生的性爱天使。

  校长一边玩弄着赛菲的乳房,一边感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这个女孩的嘴就像真正的小穴一样温热而紧缩,很快赛菲就自己学会了用舌头舔和含阴囊来增强对方的快感,不熟练的动作让她牙齿不时刮到肉棒,更增强了校长的快感。
  校长突然绷起了身体,两手抱住赛菲的脑袋用力往下按,好让肉棒进到更深处,身体打了个激灵。伴随一阵满意的叹息声,赛菲感觉口中的肉棒射出一堆温热的液体,然后就慢慢的软了下去。

  校长的手还紧按在自己头上,她一动也不敢动,依旧含着那根肉棒,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校长。

  「吞下去,女孩子吃了会变漂亮的哦~~」校长温柔的支起她的脸。赛菲听话的点点头,把口中黏呼呼的液体混合着唾液一起吞进了肚子里,然后爬进校长的怀里,小猫似的把头靠在校长胸前。

  学生制服的上衣仍旧翻在胸脯上面,小巧的乳房被校长抓得又红又胀。内裤就掉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没有内衣,赛菲从来就没有穿内衣的习惯,因为没有别人帮助的话她一个人总是穿不好内衣,所以觉得麻烦干脆不穿了。

  「赛菲啊,你是校长见过最可爱的小姑娘,干脆校长收你作干孙女儿,怎么样?」

  「好啊~赛菲也好喜欢校长爷爷的……」

  「乖……」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