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高中班级宠物】(27)【作者:eyny10012990】


字数:43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高中班级宠物(二十七)

  各位有摆过园游会摊位的经验吗?

  园游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要让学生们体验规划与赚钱的乐趣、并且凝聚班上的向心力的活动。

  在我国中的经验,园游会根本就是疯狂玩乐一整天的日子。

  那一天大家跟疯了一样,拼命玩,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拿起来砸,不能吃的也拿起来砸。

  是很好玩的一天。

  可是我现在是高中生了。

  高中可跟国中那一群屁孩不一样,我们更加的有远见,更加的深思熟虑。
  比方说,这一次园游会我们班上分为三派。

  1。赚钱派

  由小智、阿猴、阿钱、阿里、阿冯四人组成的利益团体。

  「我们必须用这一天尽量赚钱,这是个好机会。」阿钱说。

  「不怕一万元,只怕万一元。」阿猴你在公三小。

  「根据我的统计,在园游会卖章鱼烧、饮料类型的最好赚。」阿里说。
  「不如就外包给外面的人做好了。」阿冯说。

  2。游戏派

  由小茂、咚咚、元宝、小刚、柏村等人组成。

  他们主张,高一的园游会就只有一次,当然要以玩乐为主。

  像是吹麵粉乒乓球、丢水球、叠杯子、棒球丢东西等等。

  而且只要够好玩,也能赚到不错的金额。

  3。悠闲派

  由超人、天龙、广东粥、巴勒、双枪、小诗、我组成。

  啥事都别做就是我们的主张,很废,但是很优闲。

  为此大家在班会上吵成一团。

  超人马上就提出要用投票表决,这也是当然的,因为悠闲派人数占多,只要用投票下去的话,其他团体……不,是国家,马上就灭亡了!

  「我反对用投票的方式。」小智说。

  「台湾是个民主国家,用多数决来决定大家该怎么做,不是最合理不过的事情了吗?」超人冷冷地说。

  身穿长袖制服的超人身上满是包紮,但这并不减他的鸡巴程度。

  「谁不知道你们那边人比较多。」小茂说。

  「啊,我还以为你们看不出来勒。」

  「你说什么?」小茂声音大了起来。

  「不然要我们听你们的话吗?你们才五个人,我们有七个人。」

  「闭嘴!你们这群拜母猪教!」小茂回呛。

  啪!啪!啪!啪!啪!

  一阵拍打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安静安静!」猩猩原出声制止:「班会是给你们讨论的,今天讨论不出来就让老师决定。」

  小茂看了一眼猩猩原,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是讨厌极了。
  自从上次不知道哪个白癡提议要让教师群也加入,小诗已经变成猩猩原的专用机体了。好险只有班会而已,不然哪受得了小诗被猩猩霸佔。

  猩猩原不改以前的粗犷风格,身穿吊嘎,但是现在为了夸耀自己的肌肉,刻意把外面的外套脱掉。

  而他下半身的自慰套正双手扶着讲台弯腰趴着,极力忍耐不要发出声音。
  啪!猩猩原拍了一下那浑圆雪白的屁股。他似乎把那当作掌声的替代品。
  小诗滑顺的发丝随着晃动不断的在她肩头滑来滑去,对,她正全裸站在讲台上被猩猩原品尝着。

  看着她那有着完美形状的奶子前后晃动,不禁让我想起那一天。

  跟那女疯子司马绵华的那一天。

  那一天。

  「好!好!好!」绵华咬紧贝齿,这些词语只能从牙缝钻出。

  她不断上扬的嘴角与带着笑意的眼神,像是初恋的少女一样美丽,只不过在眼前的她只是一位荡妇。

  绵华用下面的小嘴贪婪的吞吐我的老二。

  「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呜啊啊啊啊!」

  绵华浪声放荡,趴倒在我的胸膛上。

  「好……好………」

  「………」

  「这是第几次了。」她拨开带着栗褐色的大波浪卷发,看着我问。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是一边舔着我的奶头一边说话。

  而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第五次吧……」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耳朵彷彿还能感受到十分钟前的恐怖。

  十分钟前绵华也是问一些毫不相干的问题,我根本懒的回答。一旁的肌肉佬很好心用他的懒觉抵在我的耳洞上,温柔地说:「绵华问你话的时候要马上回答。」
  「对不起,我错了。」我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快。

  「那就好。」肌肉佬笑着把细锁链缠回他的超大老二上。

  「是第十三次,你坏坏喔,都没在注意人家。」绵华笑着说。

  她叫一旁的肌肉佬拿来一个盒子,从盒子里面取出好多跳蛋。

  「你知道着个是什么吗?」

  「跳蛋……」

  「嗯嗯,很好很好。」

  绵华站起身子,我的老二终於重见天日。

  她一颗一颗地把跳蛋塞进自己的小穴里面,在重新坐回我的身上。

  「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谁知道呢?」

  下半身又重新传来刺痛与灼热感,像是花椒的麻震让我的生殖器非常的不舒服。

  她注射在我体内的那一管药物,限制了我的射精,而且令我金枪不倒。
  地狱啊!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我已经闭上眼睛很久了。

  但是精神却是异常的清晰。

  这就是在极大的痛苦中感到精神苏醒吧。

  「哈啊,哈啊……好了。」绵华喘着说道:「把记忆消除器拿拿给我。」
  记忆消除器?有这东西?

  根据常识,应该是甚么铁鎚之类的东西吧。

  结果绵华老老实实的拿出一管针剂,往我手臂熟练地插入注射。

  「唉,愉快的时光就这么随风逝去,你不觉得很可惜吗?」

  「干你妈的……」我瞪大眼睛,看着那浅灰色的药水打入体内。

  药剂生效得很快,针头才刚抽离我的身体,五感俱失,只剩听力勉强能听到一点。

  「老杜,把他……治……回………没……………」我断断续续地听到绵华下的命令。

  最后我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何许人也。

  也不知道为什么没由来的跟超人打了一架。

  ……

  ………

  「阿汤呀!阿汤呀!!」

  嗯,这是我老母的声音……

  呃……老母!

  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猛然坐起,但是身上好像有一种阻力束缚着我的力量。

  原来是绷带。

  我身在一个病房里面,身上裹满绷带,甚至还夸张的吊着一个点滴。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送进来的?

  「阿汤,我是谁?你知道吗?」老妈紧张的握着我的手问。

  「妈……」喉头发出来的声音沙哑低沉,好像老了十岁一样。

  「你还好吗?怎么走路都没在看路!被车撞了你知不知道!」

  她越讲越激动,反手打在我的手臂上。

  「啊,痛啊!」

  「以后小心一点,灾母灾!」老母一边碎碎念,一边跑出去叫医生。

  我被车撞了?

  喔,原来我是被车撞了………个屁!

  绵华那诡异的样子、肌肉四佬、狂气超人,这些历历在目。还说什么记忆消除器,我这不是记得一清二楚吗?

  铃铃铃!!

  旁边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我的手机。医院不是不能开手机吗?

  「喂?」

  「滋滋滋……」

  「喂?」

  「滋滋……听清楚,我不会说第二遍。」一名经过机械变声的男性嗓音传出。
  「蛤?甚么?」

  「我让妨碍记忆的药剂失效了,只要你被他们发现没有失忆的话,会如何我不知道。别与任何人提起在黄金大厦发生的一切,戒指在你的裤子左边口袋,使用方法我会LINE给你。」

  「等一下,你到底在说什么?记……」「闭嘴!」爆干大的音量轰炸我的耳朵。

  「你在医院,隔墙有耳。」此言说完,对方立刻挂断。

  「搞什么……」

  我下意识的往我左边口袋摸去,一颗硬硬的东西。

  这图案,我熟悉到晚上都会梦到。

  剑与玫瑰的雕刻戒指。

  与小诗管家戴的一模一样。

  戒指本身是用某种金属铸造而成,比起超人、广东粥他们的黄铜色戒指,我这枚戒指是黑色雾面,雕刻的地方镶着金线。

  简直就是个艺术品。

  ……

  万丈的迷雾哩,我总算看到了一丝光线。

  这枚戒指的影像就好似电流般在我视网膜奔驰,透过视神经钻入我的脑中,将那些古怪的回忆串联起来。

  在高级轿车里面伸手玩弄小诗的胖老杜。

  小诗手机里面的诡异烧车影像,还有那天她被干完之后的强大气场。

  奋发向上满身伤疤的超人。

  性格大变的屁孩三人组与曾经崩溃,但又过於平静的广东粥。

  如女王般的绵华。

  这一切,一定都跟这枚戒指有关。

  而这戒指,跟小诗有关!

  来咿~

  我的手机大声叫着。

  对了他说过会LINE给我讯息!讯息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我连忙滑开,这个时候一股不寻常的高温开始在手掌蔓延。

  哪管的了这么多!

  快点解锁啊!

  偏偏手机的指纹辨识很两光,硬是按了四五次才打开。

  这个时候手掌更烫了。

  我看看……

  这枚戒指是一种信物,作为奴隶的信物。配戴此戒指、项炼、手脚环、项圈者均被古老的家族黄家支配。奴隶不得背叛皇家,否则信物中的秘制毒药将会注射到奴隶体内,奴隶在7天内不服解药就会死亡。

  看到这边我浑身起了冷汗,他们,都会死吗?

  不过因为毒药早已失传,现在改用氰化钾代替,有杏仁味且剧毒,杀人又快又有效。

  干你妈的废话一堆。

  当黄家要舍弃奴隶的时候,注射毒药。信物只要一被侦测到要被取下也会注射毒药,可以说一生都被黄家掌握,但要被信物制约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我给你这枚戒指是奴隶中最高等级的戒指,而且里面没有毒药机关。

  太好了……我还想说送个自杀神器给我干嘛。

  正想要继续阅读,手机突然炙热难当,我反射动作把手机丢掉。

  手机落地的残余影像,我依稀看到「拯救所有人」的字样,然后,银幕暗去,摔在地上。

  一股浓得像棉花糖的白色烟雾从银幕边边溢出,越喷越多。

  干!我还以看完讯息光碟录音机会自爆只是电影效果,没想到是真的!
  纯黑的手机银幕边起了涟漪,那是被高温烧灼的液晶纷纷变色。

  「阿汤,医生来……唉呦!!夭寿喔。」阿母惊声大叫。

  也是啦,我的淡蓝色手机正愉快的喷着浓烟,任谁也会紧张。

  隔壁床的阿伯拉开隔间大声骂着:「差杀小,郎嗲睏系……干!杀小!」
  「修起来啊,救命喔!」隔壁隔壁床的阿婆一起加入呐喊行列。

  火灾感测器同时启动,一时铃声大作,充满铁鏽味的冰冷消防水立刻撒下。
  我很坚强……

  既然能成为我的手机的手机,就不可能是软弱的傢伙!

  手机彷彿是为了应证我的信念,遇水不熄,反而喷出如胜利火花的喷射火焰。
  好美。

  半小时候,好多记者媒体纷纷报到,将麦克风塞到那烤焦手机边问着:「请问你为什么要自燃?」

  手机:「……」

  另一部分的媒体煞有其事的拿者同厂牌的手机说:「台湾猩猩手机自燃又添一桩,这样的手机,你敢放心吗?」说完把手中的手机摔到地上,满心期待地看手机会不会爆炸。

  「这也不表示所有手机都是没问题的。」宛如丧家之犬的记者说道。

  「铁鎚来了,这一槌下去手机肯定爆!」另一名拿着记者不知从哪来的大槌子。

  「好喔好喔。」雀跃。

  我冷眼在一旁观看一切。

  愚蠢。

  上演这么愚蠢的戏码我就会相信吗?手机自燃?可笑!

  越是这样,我越相信这一切都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剩下的证据只剩下这枚戒指了。

  「我们在此呼籲,还拿有猩猩7号的使用者,请马上去退换货。」

  我转身离去,将记者的呢喃抛诸脑后。

  黄诗涵!

  我要揭开你的假面具!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