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少年的欲望】(11)【作者:lvmvlv】


字数:72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不完美的夜晚

  看了眼晕过去的滕老师,我也顾不了太多,抓起短裤和T 恤套上,连内裤都来不及穿,就赶紧开门出去,顺手把门关上,原本昂然傲立的小弟弟早就缩成一团了。出了门,看见妈妈正在换鞋,整个人站立不稳,摇摇晃晃,明显喝的比昨天还多,送她回来的还是董阿姨和钟叔叔,把妈妈扶到沙发坐下,我抬头看了一眼董阿姨。董阿姨笑道,「柳局今天对下面是来者不拒,纵然没几个人真有胆子让领导喝,但架不住人多啊。」

  等我走过来,董阿姨已经把妈妈扶到沙发旁,我也搭了把手,扶着妈妈坐下。
  妈妈靠在沙发上,轻声道,「我没事,你们先回去吧。」看来妈妈神志还是清醒的啊。

  董阿姨闻言,「那我先回去了,柳局。明天下午我再来接您。」

  「嗯。」妈妈点点头。

  董阿姨转身和一直站在门外的钟叔叔离去了。

  一直提心吊胆的我,暂时平静下来,看着斜倚在沙发上,媚态横生的妈妈,感觉小弟弟又蠢蠢欲动,卧槽,我没穿内裤啊,赶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还好,关键时刻我还是有几分定力的。

  妈妈勉强坐直身子,看见桌上的杯子,拿过来一口饮下,我都来不及阻止,目瞪口呆的看着,卧槽,这可如何是好。似乎是嫌热,妈妈将西服上衣敞开,还好衬衣扣得好好的,但那浑圆饱满的凸起让我一阵眼热。

  「咦,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喝成这样?」

  妈妈重新仰面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今天都是内部人,又正值放假,开始的比较早。都是老部下了,喝得多了点。」这个姿势更加凸显妈妈酥胸的挺拔。
  我定定神,「妈妈,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这样子,肯定没法自己洗澡了。
  妈妈也明白,晃了晃愈发沉重的头部,「嗯。」

  我扶着妈妈,妈妈半个身子靠在我身上,闻着迷人的体香,感受着压在臂膀的柔软,我心中哀嚎不已,「不要这样啊。」

  好容易把妈妈送进房间,妈妈脱掉西装上衣,仰面躺在床上,下身的套裙褶皱起来,妈妈今天穿的是灰色的吊带袜。我装作啥也没看见,帮妈妈把双脚抬起来平放都床上,然后去找到空调遥控器,打开空调,「妈,空调给你打开了,我出去了啊。」

  妈妈闭着眼睛,似乎没了力气,「嗯,儿子真乖。」

  我步伐僵硬,浑身紧张,急匆匆的出了房间,关上门,连灯都没关。因为我在刚才找寻遥控器的时候,把手机调到摄像状态,藏到了正对着床的电视柜上面,被放在上面的几本书遮住,只露出了摄像头,正好对准床上的妈妈。我在门外侧耳倾听片刻,房间内毫无动静,妈妈似乎睡着了,也可能是动静小,我们家的们是特意做了隔音处理的。

  眼见听不到什么,我又赶紧转回了自己房间。房间里,滕老师依旧躺在床上,侧着头,眼神迷茫,似乎刚刚醒来,看见我,刚要开口呼叫,我一把捂住,「别出声,我妈在家。」

  滕老师被这句话刺激的清醒过来,惊恐中似乎掺杂着几分希冀,我冷笑一声,「滕老师,你现在这样,适合见我妈吗?」

  滕老师顿时僵住了,我看了一眼床上那一大片湿迹,「啧啧,你的水可真多啊,」闻听此言,老师羞愤欲死。

  我却不放过老师,「在学生床上潮吹的女老师,你觉得我妈是会偏向她的宝贝儿子,还是一个不熟悉的,可能勾引她儿子的女老师?」

  滕老师默然无语,低低哭泣起来。我又看了一眼床上,有点怪啊,凑近一看,一股尿骚味传来,哇,女老师刚刚居然吓得失禁了,可能因为刚上过厕所,量不多,但我嘿嘿淫笑起来,「滕老师,你刚才居然还失禁了啊?啧啧,真是想不到啊。」

  羞愤、绝望、惊恐、无奈、委屈,各种神情交织在脸上,滕老师终于彻底崩溃了,把脸埋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我也不阻止,妈妈进房间了,听不到。只是伸手在老师的身上游走抚慰。

  过了一会,哭声渐小,变成了滴滴答答的抽噎,我淫笑着将老师扶起,拖到另外半边床上,我的床可是2.5 米宽的大床。完全没了力气的老师任我摆布,毫无抵抗,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上满是绝望麻木,似乎认命了。

  摸了摸老师的下体,连裤袜和内裤的裆部都湿透了,我也不打算脱掉,反而去地上捡起老师的高跟鞋,替老师穿上,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分开老师的双腿,成「M 」型举起,接着轻松地进入了湿滑柔软的小穴,老师除了一声低低的闷哼,再无反应。

  我舒爽的抽送着,而被折腾惨了的滕老师在药物的配合下,心防已然暂时崩溃,很快就传出了控制不住的诱人呻吟声,但老师仍然咬牙坚持,不肯配合我,已经恢复一点力气的老师双手摊在两侧,拳头紧握,对我的挑逗苦苦忍耐,以沉默对抗我的冲击。

  面对女人沉默的不配合,我也没啥办法,正想着是不是换个姿势,电话铃响了,我电话已经调成飞行模式放在妈妈的房间了,这是滕老师的电话。我伸手拿起电话,上面显示来电的是她老公,我眼珠一转,赌一把,把电话交给了滕老师,滕老师看到来电显示,浑身一紧,小穴的骤然收缩,让两人都是一震,「你老公的电话,还不接?」

  滕老师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电话凑到耳边,「老公啊,你们到家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她老公的声音,「嗯,到了一会了,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滕老师勉强保持平静,「正在路上,刚没听见。」

  「怪不得你有点喘,路上小心点啊。你怎么听起来像哭过?怎么回事?失败了吗?」她老公略显疑惑。

  「哦,我有点激动,这件事成了,柳局长保证放假之后公布名单,一定是我。哼,这次让那几个女人好好看看。」滕老师先是一慌,随即镇静下来,声音透出几份激动,也不知是演技还是真情流露。

  「啊?这太好了啊,老婆啊,恭喜你了,这下你能在学校扬眉吐气了。」她老公的声音也很高兴,但要是看见老师现在的样子,肯定是高兴不起来了。
  滕老师哀求的看着我,我不为所动,不急不慢的缓缓抽送着,看着女老师一边苦苦忍耐,一边强装镇定的无奈表情,真是愉快啊。

  「嗯,」老师被我顶的闷哼一声。

  她老公还以为是对他话的回应,也没在意,「看来柳局长很喜欢你啊,我们恐怕还要再准备一些礼物,找个机会再来拜访拜访,要多联系才能有交情啊。」嘿嘿,不是我妈喜欢,是我喜欢啊,不需要什么礼物,只要让滕老师多来和我联系联系感情就可以了。

  滕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龌龊想法,无奈的瞪了我一眼,「嗯,这件事我们回头再说,路上不方便,我明天回去再说吧。」

  「哦,好的,明天再说啊。」滕老师的老公仍然很兴奋。

  等挂了电话,不再压抑的我紧紧抱着老师的丝袜美腿,猛烈抽插起来,肉棒在破了一个大洞的裤袜处进进出出,滕老师随手将电话抛到一边,捂着自己的小嘴,发出阵阵婉转低吟。

  「滕老师,你可是答应了你老公哦,一定能成功。」我一边揉捏老师的丝袜美腿,一边继续瓦解老师的抵抗。

  滕老师明白我的意思,松开捂住小嘴的手,「你……你说一定……一定能成功?」

  「就看老师你的选择了。」

  滕老师直直的看着我,「我答应了,但……但这件事……一定……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好,这就对了嘛,乖乖听话,你也许还有再进一步的机会哦。」我哈哈大笑着压倒在滕老师身上,吻了上去,唇舌交缠。这次老师不再压抑控制自己,双手攀在我的背后,双腿紧紧缠在我的腰间,细腻的丝袜摩擦感让我浑身一颤。极度兴奋的我在把女老师送上高潮后也交货了,尽数注入老师的子宫。而一晚上大起大落,身心饱受摧残的女老师也没法发出什么抗议,整个人已经沉沉睡了过去。滕老师也许只是缓兵之计,但既然上了贼船了,你还能跑得掉吗?

  看着陷入昏睡的女老师,我抚摸着老师被黑丝包裹的丰臀美腿,小弟弟也在老师私处来回磨蹭,老师可能是太累了,只是轻轻扭动身子,便再无声息。很快恢复过来的我,看看自己又干劲十足的小兄弟,再望望沉睡的女老师,只好自己动手了。我骑在老师的胸部,准备来试试乳交的感觉,这种熟女的大奶子玩起来确实十分带感啊,但是看看不省人事的老师,又觉得有点无趣,毕竟这不是什么办公室之类的刺激场合,我玩着玩着,有点走神了,想到妈妈身上去了。

  妈妈喝了那半杯饮料,眼下在做什么呢?是沉睡?还是……?我悠然神往,下体似乎又硬了几分,在老师双乳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几分,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没释放出来,倒是要把自己憋出内伤了,主要是心理上的,简直就跟有只猫在心里挠啊挠的。我忽然站起身,胡乱的套上T 恤和短裤,看着下身支着的大帐篷,跑到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待不那么明显了,我又跑到妈妈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没动静。我打开门,走了进去,灯没关,妈妈依旧仰面躺在床上,睡得正沉,似乎一切正常,我走进前去,悄悄将手机拿回,卧槽,没电关机了,我欲哭无泪,担惊受怕的结果就是这个,我表示喷血三升。转身正想偷溜出去,忽然听到妈妈低声的呢喃,我顿时僵在当场,心念急转,转身看向妈妈,妈妈没睁眼,但似乎感觉到我的来到,「小安,是你吗?」

  「嗯,妈妈,我不放心你,又进来看看。你喝了那么多酒,回来都没怎么喝水,需要喝点水吗?」

  「嗯,小安真乖,妈妈想喝水。」妈妈依旧闭着眼睛,喃喃低语。

  「好的,我马上去倒。」我急忙跑出去倒了满满一杯水,转身回到房间,我坐在床边,把妈妈扶起,妈妈整个人靠在我怀里,妈妈连眼睛也不睁,我端着水杯小心翼翼的喂着妈妈,等妈妈一杯水喝完,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唇边露出一丝笑意,美不胜收。我重新扶妈妈躺下,这时才有时间打量一下妈妈,一眼之下,我张大了嘴,初进来时看着穿好的衬衣上面几个扣子都没扣,刚才起身又躺下的一连串动作,让衬衣上部向两边滑去,露出了白皙的胸膛和大半个乳球,关键是,两只胸罩,一只在原位,另一只居然被推开了,傲然挺立于外。我的视线转向旁边,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妈妈趁着刚才下半身向旁边挪动了一下,露出一大块水迹,套裙虽然回到了原位,仔细看,连裙子上都有点水渍。

  我垂下头,想到了没电的手机,突然觉得心好累啊,再看看明显没反应过来的妈妈,明早不会被杀人灭口吧?我轻声打了个招呼,「妈,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喊我。」

  「嗯,」妈妈迷迷糊糊的答应一声,再无动静。

  我颇为沮丧的出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手机扔一边充电,呆呆的看着依旧沉睡的女老师,美艳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眉头紧锁,让人看着就心疼。当然,像我们这种人,看了就起蹂躏的心思。但眼下我确实暂时没了心思,我得考虑怎么收场了。女老师一时半会醒不来,今晚是回不去了,这倒不要紧,我正好搂着这个熟女睡一夜,可是明早怎么办?一定要在妈妈起床前把老师送走啊。

  想了想,我索性枕在女老师丰腴的大腿上,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拿过来,开机后发现,拍了一小段视频,怀着一线希望打开,妈妈一直在睡觉,,忽然,动了,动了,沉睡中的妈妈颇为不耐的扭动身子,一只手攀上胸口,解开了衬衣的第一个扣子,另一只手,按在腿上,慢慢向下,我顿时鼻息加重,近了,近了,视频结束了。我呆呆的看着手机,过了一会,满怀悲愤的发短信调戏姨妈去了,最近我天天骚扰她,各种方式,但又十分隐秘,不为人知。姨妈一边痛斥我,躲避我,一边似乎又有点乐在其中,比我还纠结矛盾。自从上次被我强迫着不穿内裤回家,姨妈心中似乎有什么被打碎了,虽然依旧躲避我,但与我在一起却更放得开了。姨妈打算明天去看看外公外婆,后天和我们一去出去玩。这个假期妈妈明天有安排,后天自由,所以计划后天和姨妈一起,两家人去温泉度假村玩一天,大后天妈妈又有事了。眼下姨妈正在床上刷电视剧,看得兴高采烈,对我爱理不理,最后干脆直接不理我了,可怜我也只能干瞪眼。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再度起身,又去倒了一杯水,这次加了点料。来到妈妈房间,这次妈妈是真的睡的很沉,我用力推了推她,她才微微扭动身体,很不满的嘟囔道,「干嘛啊?」

  我看着妈妈因为干渴而不时地舔着嘴唇的香舌,索性把她扶起来,水杯凑到嘴边,「喝水。」

  妈妈闭着眼,但本能的张开嘴,慢慢吮吸起来,很快一杯水下肚,妈妈舒服的躺下,翻了个身,又去睡了。我看了几眼,转身关灯离去,这一觉不到明早8点是不会醒了,万无一失。走出房间,我叹息一声,不是时机啊,刚刚看了一下,妈妈果然是自慰了,但却是隔着内裤抚摸就高潮了,也是憋得慌啊。但我要是敢下手,精明的妈妈明早肯定能发现,到时候我就惨了,妈妈肯定不会对外说,但她有的是办法让我在结婚前再也碰不到半个女人,那还不如死了算了。不过现在嘛,我啥也没做,是妈妈自己动的手,她肯定有印象,不知道她明天怎么面对我呢?

  一晚上已经来来回回跑了N 趟的我也有点睡意了,回到房间,从后面抱住侧身睡着的女老师,揉捏磨蹭几下,也合眼睡去。我的睡眠浅而警觉,尤其是在有人的时候。半夜怀里的女老师挣扎脱开的时候我就醒了,看着女老师轻轻下床,赤着脚走到门口的背影,我暗道大意了,应该也给女老师来杯水的。我悄悄起身,跟在背后,很快,恍然失笑,滕老师正在洗手间放水呢。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我感觉没完全发泄的欲望又涌上心头。带女老师出来,我从后面一把搂住,一只手捂住老师的嘴,「是我。」

  滕老师先是一惊,听到是我放松下来,两只手扒开我捂嘴的手,声音压得低低的,「你要干嘛?」

  我同样悄声道,「干你。」颇有点偷情的意味。

  借着月光和窗外的路灯灯光,可以看见滕老师变得通红的耳朵,「无耻。」
  我才不管老师说什么,搂着老师走到沙发处,我坐在沙发上,女老师被强迫坐在我身上,「我妈在房间睡觉,好容易没让她发现,你不希望她现在出来观战吧?」

  滕老师又羞又恼,却无可奈何,只得慢慢挪动身体,对准位置,压了上去,看着眼前只着黑丝连裤袜的熟女老师被我干的含羞带怯,紧捂着小嘴不敢出声,我愈发兴奋,加快了速度,等女老师痉挛着瘫在我身上,我却更加欲求不满。待老师恢复一点,我拉起女老师走到阳台。刚开始还不明所以的滕老师来到阳台,顿时明白了,吓得脸都白了,「不行,不行。」直往回缩。我把她强按在窗口,双手扶着窗边,「这会深夜凌晨,哪还有什么人?」说完就挺身刺入。

  老师无助的挣扎着,我喘息着说道,「你越是不配合,时间拖得越长,越是容易被人发现,你自己看吧。」

  滕老师楞了一下,不再挣扎,转而非常的配合,似乎想尽快把我弄出来。老师一只手捂着嘴不出声,另一只手扶着窗台,大屁股配合的拼命扭动着,再加上这种仿佛置身于露天的刺激场所,两人又有意识的不压制自己,很快双双喷射而出。一结束,女老师就迫不及待的逃离阳台,逃也似的回到房间,趴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我跟在后面端了两杯水,「来,喝点水吧。」我先「咕嘟咕嘟」的一口饮尽,滕老师也确实渴了,听见我的喝水声,忍不住爬起来接过去喝了大半杯。我拿回杯子,这女人真不长记性,我的水是能随便喝的吗?把杯子放到一边,我搂住女老师,女老师似乎有点不习惯,但又无可奈何,很快就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见此,也很快睡去。

  早上六点半,闹钟准时把我叫醒,我很快推醒了女老师,我下的量可不多,「干嘛?让我再睡一会嘛,老公。」老师朦胧着睁开眼,不满的嘟囔道,待发现是我,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处境,脸刷的白了。

  我趁机捏了一把,「好老婆,还不起床,天亮了,你是要等着拜见婆婆吗?」
  滕老师顿时吓了一跳,急忙爬起来,整个人虽然还是无精打采,但至少一个人回去不成问题了。连裤袜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了,这要穿出去,谁都知道怎么回事。里面的内裤虽然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穿着非常难受,但老师坚决不肯脱,我也没办法,外面的衣服倒是好好的,老师很快穿戴整齐,又轻手轻脚的跑到洗手间简单收拾一下。

  我跟在后面,笑道,「放心,我妈暂时不会醒的。」

  滕老师也不理我,飞速的收拾好,就要出门,我递上她的挎包,那条黑丝就在包里。另外又递上了一个大口罩,「早上出门,雾霾严重,而且这样就没人认得出你了。」

  老师接过口罩戴上,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空气中飘荡着我的最后一句话,「答应你的事,假期结束就见分晓。」老师身子一颤,没有回头,打开门,消失在楼道里。

  我转身回到房间,开始清理打扫痕迹,包括客厅和卫生间。爽完了,都是苦活啊,一一收拾完毕,看看七点半了,我索性去梳洗一番,然后去楼下买了些稀饭油条一类的早点,等着妈妈醒来。

  八点出头,妈妈的房门打开了,妈妈甚至都没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我,就急匆匆的跑到卫生间去了,脚步不稳,差点摔了一跤,不过衬衣倒是重新扣好了。卫生间很快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时间还挺长,我促狭的站在门口,「妈。」
  「啊!」妈妈明显被我吓了一跳。

  不待妈妈说话,我抢先出口,「妈,你这么急匆匆的干嘛?刚才差点摔了一跤,要小心啊,摔伤了怎么办?我买好早点了,等你一起吃早饭啊。」

  伴随着水声,里面响起妈妈微微有些羞涩的声音,「嗯,小安真能干,你先去吃吧,妈妈一会就来。」

  「哦,」我转身回到餐桌。

  隔了很久,妈妈在里面洗完澡才出来,换了一身白色的睡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半干的秀发披在肩上,满脸慵懒的风情。坐到餐桌旁,妈妈明显对早点没什么食欲,早有准备的我盛了一碗清粥,又端出一碟妈妈喜欢的小菜,「妈,特意给你准备的哟。」

  「嗯,小安真厉害。」妈妈深吸了一口饭菜的香气。

  「那是,我可是这个家的男子汉了,妈妈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了。」我大言不惭。

  「是是是,小安是男子汉了,妈妈以后就靠你了。」妈妈宠溺的笑着对我说,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但定力十足的妈妈仍然很自然优雅的转过头,轻轻舀起一勺粥,慢慢品尝。

  深知内情的我浮想联翩,这是想起刚刚的一幕,还是昨晚的事了?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不动声色的看着妈妈。妈妈低头喝粥,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吃完早饭,我主动收拾,让妈妈坐在沙发上休息,「妈,今天的家务活我全包了。」

  「好啊,那妈妈今天就享福了。」

  收拾完厨房,我跑到卫生间,妈妈已经将贴身的衣物洗好了,我眨眨眼,将剩下的外衣拿去洗了,等一切收拾好,已经到了中午,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闲聊一阵,今天妈妈离我稍微有点距离了,偶尔目光相接,总能看见一丝隐藏的很好的羞涩。但在知道内情的我的眼中,都有莫名的含义。

  到了十二点多,我下去买了点饭菜,虽然都不怎么想吃,但下午妈妈要出去,还是要吃点的。吃完午饭,妈妈回房休息了一会,一点多一点,董阿姨来接妈妈了,依旧一身正装的妈妈和我挥手道别,妈妈下午要去几个学校检查工作,告诉我晚饭自己解决,我一边点头答应,一边盘算着下午干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