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途】(第三章)作者:caty1129


字数:12465

               (第三章)

  来到这里,无须工作,不愁吃穿,夫妻俩一改原来的生活模式,过起了七成性事,三成常态的日子,并且两人无需顾及风俗、道德、面子等等世俗问题,所有的原住民虽然有轻蔑、鄙视他俩的感觉,可同时又能尊敬、接受他俩的变态行为,这让夫妻俩都觉得此处似乎就是他们最完美的居住之地。

  在不受歧视,近千人操过、生个八百多个野种的情况,咏欣已喜欢上了做个淫妇、得到无上性福的感觉,当她把内心所想透露给丈夫知晓后,喜好绿帽、又已戴了大量绿帽的叶诚自是十分支持妻子的想法,对妻说出了「你性福,就是我性福」之类的话,鼓励其妻不要心存包袱,继续骚淫下去。

  出了安乐村,通往下个目的地的道路中,迷雾比之前次那条路淡了一些,也有了水源,而妖物却多了不少,两夫妻这次日常用品带了不少,有衣服换,有帐篷睡,还能梳洗一下,他俩此次野外行路的情况好了许多,至少能保证到目的地时,他俩不会再像个乞儿,肮髒恶臭不堪。

  野外生涯使叶诚又成了个性基本无能的丈夫,靠施放唯一的防守技去辅助老婆,靠吸吮妻子骚穴里更为恶臭难以下咽的绿汁得以填腹渡日,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使出技能,分腿露穴,悬浮半空,被那高壮了一些的妖物用粗长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性器,一个个排队般插入他妻骚穴里时,他不可谓不纠结,也不得不兴奋.

  心甘情愿地舔吸她肮髒的骚肉,丈夫似乎成了咏欣的胯下之臣,她的内心一点一点的有了改变,享受着由听从之人变为支配丈夫的这种感觉,咏欣领悟了,从来到这里后,夫妻俩的身份就渐渐有了对调的趋势,自已变为了可以花心、可以纵欲的另类丈夫角色,而她的老公,则成了个对她守贞、性事上三从四德的另类妻子角色。

  西北处,夫妻俩此行目的地:丰润村,其实距安乐村没有多远,可是在一路清理妖物下,他俩却走了极久,用了四个多月才站到此村的村口上。

  村外,夫妻俩换上了正常的服装,这才进村,入村后,两人询问了街上的村民,直接去往了这处村长的住处,村长的家门没关,他俩在门外喊了几声,无人答应后,这才走进屋里.

  前院待客,后院住人,夫妻俩一路前行,来到了后院,才见着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院中其中一间房的门前,这人赤裸着身子,一根普通货色的肉棒正高翘硬立着,而他那根硬立的肉棒除了马眼外,似乎都被一层奇特的绿膜包裹住了。
  安乐村村长曾对夫妻俩说过,苍元国的天选村是民风最保守之地,往后目的地则是越来越开放,所以当身经百战、已然淫贱不堪的夫妻俩眼见到这在后院中坐着的赤裸之男时也只是楞了一下,之后就走上前去,由丈夫叶诚开口询问道:「大哥,你是此村的村长?」

  「不是,村长是我的妻子。你俩从哪来的?看着很面生啊!」

  「我俩是安乐村来的,我们来找村长想瞭解一下……」

  「现在不行,等里面完事后,你俩才能见到她。」

  『啊!还有这事。』夫妻俩听后,惊讶地想道。

  「知道绿婚吗?」看着面前的夫妻俩楞住时,中年男问道。

  「绿婚……是,知道一些。」

  「我们夫妻就是。」

  「绿婚?」

  「嗯。你俩也是绿帽淫妻?」

  「是的。」还是叶诚回道。

  「这就对了,村里不乏这般的夫妻,还形成了独特的圈子,而绿婚则是我们这类夫妻到了一定境界后,寻求的另类生活模式而已。」

  「能具体说说吗?」

  「不能,这事该由我的妻子,此村的村长来告诉你俩. 」

  「哦……」夫妻俩看见中年男脸露难色,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得等待。
  「啊……大壮哥……给我……我要……啊……再给你生个……」一个骚浪女人的淫声从屋内传出,中年人神色略显尴尬,硬立的鸡巴开始一颤一颤的跳动起来……

  夫妻俩搬来椅子,坐在院里等了许久后,那间唯一紧闭的房门这才打开,一个颇美艳的丰满赤裸熟妇从内走出,而此时中年人眼见熟妇出来,很是激动的看向她,神似一个奴仆见到主人那般。

  「他俩是谁?」美妇问道。

  「天选的夫妻。」中年男回道。

  「哦,舔吧!」美妇说完后,中年男下凳,背靠着其凳坐到了地上,头往后仰,后脑放在凳面,脸则朝上。美妇面朝他俩,分腿跨站,缓缓落坐到中年男的脸上,之后她把涌出大量白液的穴对着中年男的嘴,一脸享受状,中年男则卖力地舔吸着。

  「别惊讶,我这绿帽夫就喜好我这样对他。」

  「嗯……」夫妻俩眼见这幕,不知如何应答,敷衍应声道。

  夫妻俩应后,村长不在理两人的反应,她理所当然让夫舔吸着骚穴的同时,用单手褪去了中年男肉棒上的绿膜,之后中年人一面舔吸着美妇的骚穴,一面两手握住硬立肉棒撸动了起来。

  待中年男舔净髒穴、自撸射精后,美妇又一次返回那间房内,不多时,穿戴整齐的她重又走出,领上了院内坐等多时的夫妻俩,先是寻了个住处落脚,之后三人在这住处里聊了数个小时,美妇这才告辞离去。

  之后三日的时间里,叶诚主外,忙着购置傢俱、生活必须品等等;咏欣则主内,打扫屋子、做饭、洗衣等等。夫妻俩分工配合下,短短时间里就让这住处内外成型,有了一个家的感觉. 而后第四日的上午,女村长上门了,三人又是一番交谈,并说只给他俩一日时间考虑后,这才离开.

  「老婆,我说过会让你一直性福下去的,所以……」

  「老公,可是以后你就得……」

  「这是当然,入乡随俗!」

  「委屈你了。」

  「不委屈,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说的可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的这物。」

  「骚货……」

  「贱夫……」

  次日,村长再次上门,这次她只找了妻子,得到叶诚同意后,拉着咏欣出了门,妻子回来后叶诚才知道,两人是去了她家。同时妻子走后的叶诚也没闲着,村长的老公很快就上门来了,同他聊了起来。

  「嚐过自已老婆的肉体完全属於他人的感觉吗?」

  「没有。」

  「绿夫长期与妻禁欲,这事你能接受吗?」

  「禁欲?只瞭解一些情况,可是从没试过」

  「我和妻子结婚五年后绿婚,到如今已过去三年多了,除绿婚夜当晚,我一直都没和妻子圆房过. 」

  「这样难受吧?」

  「起初难受,可后来渐渐习惯,就喜欢上了,而且村中大多数绿夫也都像我这般。」

  「绿婚后,我也要这样。」

  「不强逼,你可以有选择的。」

  ……

  从这天起,妻子晚饭后都会去女村长家,同包括女村长在内的许多人妻交流淫妇间的心得。而叶诚则会呆在家中,迎来村长老公在内的为数不少绿夫上门,
  跟他们交流和吸取着原来只是想想、如今却有人实施过、他很快也能进行的变态
  淫行。

  「淫妇,迫不及待想要大肉棒了?」

  「是啊!你不给我,我只好找他人了。」

  「只是我不给你呀!」

  「嘻嘻……当然,我也不会接纳你的。」

  「我俩又要有新的尝试了。」

  「嗯,禁欲、妻主夫从、共同生活……老公,你真的能做够忍受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吗?」

  「能吧!夫妻相处,性爱分开,不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生活方式么,这里就是个最好的试验地。」

  「可是真的如此进行后,我俩之间会不会只剩欲而无情了?」

  「我俩有十数年深厚的夫妻感情,我自认不会的,就看你了。」

  「人是感情动物,我怕长期肉欲下去,自已心里恐怕会不仅仅只你一个。」
  「我也是不介意与人分享你的,只你心中始终有我,这就足够了。」

  「这样啊?那我是可以保证的。」

  ……

  一周里,夫妻俩时常交流着所见所闻,渐而有了共识,两人在这期间一次也没有性交过,有性欲就只靠手口互相解决,小日子过得倒也没太大不妥,相对正常。

  「老公,我去了。」

  「去吧!开放些,好好接触. 」

  「我会的。」

  昨夜,咏欣回来后就告诉了丈夫,明晚女村长会介绍一些村里优秀的单身男村民让她试着接触. 换作正常的丈夫,听到此事后必然暴跳如雷、愤怒无比,可是在变态的绿夫叶诚这里,他却是鼓励及支持自已的妻子去结识那些陌生男性。
  一连十天,妻子晚饭后必然外出,夜深才回,村中的绿夫们也不再上门. 叶诚每天夜里独守家中,胡思乱想着妻子向他所说的看上眼的两名情夫,现在与妻是种如何情况.

  到了次日,晚饭后女村长突然上门,询问了夫妻俩是否接受一场绿婚,在他俩都同意应承下后,女村长这才让妻子离家去会情夫,而她则陪着叶诚在家静等了将近一小时后,这才领着他走出家门.

  两人来到了村长家后院的另一间房中,关上门后,村长搬来了凳子,同叶诚并排同坐在一面大镜的正前,观看着镜后内间一场异常荒淫、事关叶诚妻子的现场秀来。

  「全村就我这里有面单透镜,坐在这,我们能看见、听见内间发生的事,而内间却只有淫妻不知外间之事。每当一对夫妻决定绿婚的前一晚,我都会带绿夫来到这里亲眼目睹一场他妻子最真实的骚浪一面。」

  叶诚眼见内间里面打着地铺,两男一女在临时地铺上脱衣、接吻、搂抱、亲热,那一女自然是他的妻子咏欣,而黑壮的两男,应该就是妻子看上眼并选定的情夫了。

  天选村时,叶诚离得很远,安乐村时,叶诚是只见头部。虽然他的老婆已给他戴了近千顶绿帽,并生了数百个野种,但说起来,这夜他才是初次这么近距离直观到妻子与其他男人通奸的场面。

  「他俩都姓周,在村里很少人叫其全名,都呼他俩的小名,左边的是大黑,右边的则是小黑,两人是亲兄弟,承继父业,一起经营着一个成衣店。他俩出於性器的大小、天生的性癖好下,已在村里祸害了好几个人妻,很是麻烦,这下好了,希望你的妻子能收服他俩. 」

  「村长,你当初怎么不收了他俩?」

  「我有自知之明,是没这本事的。你看……」

  内室两人胯间的最后遮挡物,一条宽松的大短裤,已被妻子扯下,两条粗长物垂放到了蹲着的妻子脸上,他俩的这物竟比妻子的脸还长,并且有他的肉棒两倍粗都不止,要知道叶诚的性器并不算短小,可是跟他俩性器这一比较下,他心里不免有了些自卑的情绪.

  「很粗长吧?」

  「嗯……」

  「你老婆够骚,而且跟我说了,她只选阳具最粗长的男人作为情夫,好让你自卑,觉得有他俩在,你是不配再操她了。」

  「我是自卑了,她真瞭解我。」

  「你妻子跟我说,你性器的尺寸,实话说,不算小了,可谁让你找了个骚浪的淫妻,她的体内只会不断进入一些更粗、更长、更硬的肉棒。」

  「我明白,绿婚后,出村前,我会跟你老公一样禁欲,除了绿婚夜外,不会操我的妻子。」

  「很好。但你明白自已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起初不懂,可这些日子下来,我想明白了,我这个绿夫的小鸡巴确实不配操入妻子的性器中。」

  「只是性器?」

  「不止,包括她的体内。」

  「还有呢?」

  「我的精液,就是对她体内的污染源头. 」

  「没了?」

  「我和妻子不该有自已的孩子,她的子宫应该孕育情夫的孩子。」

  「很不错,但好像还不够。」

  「我只和妻子亲吻、牵手、用口舌去满足她。」

  「几乎失去了妻子肉体的使用权,这很好,可这还是不够。」

  「我俩不睡一屋,不睡一床,在性事上,我会完全遵照情夫和淫妻的要求行事。」

  「不能一次说完吗?」

  「我是个名义上的丈夫,他俩成为妻子事实上的老公。」

  「完美!硬了没?硬了就脱掉裤子,去前面看着撸管吧!」

  妻子站在镜前,大黑侧站妻边,抬起了她的一只脚,大肉棒斜插进妻子的骚穴中,狠狠地操着她……片刻后,在如此粗长的鸡巴猛烈抽插下,妻子失禁了,表情极度骚浪、陶醉,并一边性交,一边放起了尿来。

  近一个小时,叶诚一直站在镜前,看着镜后妻子被操时的骚样,撸动着自己硬了又软、软后又硬的肉棒,让他那根本可插入妻子肉穴、射入子孙的性器,就这么立於空处,射於镜上,羞辱无比。

  数种性交姿势下,两名情夫各在妻子的阴道里内射了一回,又搂着妻子在镜前做出亲吻、揉胸、抠穴等各种亲热动作后,这才从室内左边的侧门离开. 此时的女村长在观看这场淫戏时,也隔裤自抠高潮了数次,当情夫出了内室,她这才起身来到叶诚身旁,对他说道:「推镜入内,告诉你的妻子,你并不介意她和人通奸,跟以前一样爱她,再付之该有的行动吧!」

  「嗯。」叶诚应完后,依言推镜,走入内室。此时他的骚妻已然瘫坐在了髒乱的地铺之上,眼见到叶诚突然推镜而入,进去后,咏欣也只是微微一楞,转眼就露出了笑容,开口问道:「你一直在镜后看着?」

  「嗯,一直看着。」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

  「介意吗?还能爱我?」

  「不介意,依然爱你。」

  「真的?」咏欣这么说着时,已然缓缓地分开了她的双腿。

  「真的。」

  夫妻多年,叶诚哪能不明其意,应后埋头入胯,用行动表达出他的内心,吸舔起妻子那刚被他男操过、红肿流精的骚臭淫穴来……

  三日后。夜间,家中举行了一场小型的绿婚仪式,夫妻所睡的主卧变成了婚房,只有夫妻俩、两情夫以及村长五人在这屋内,妻子穿上了中式的红色婚服,头遮红盖,坐到了床边,两情夫满脸喜色的走到妻子前,急切地脱衣除裤起来。
  「揭盖头,接受祝福。」

  此时的叶诚像个旁人,站在村长夫妇的侧前,眼见着他的妻子就要成为情夫们的事实老婆,三人成了这夜的主角,而他这个丈夫却只能忍受着屈辱,还得在妻子被情夫用大肉棒挑开盖头时,近前去望着妻子,并开口说出对他而言极其屈辱的祝福语句。

  「绿夫祝情夫和淫妻,绿婚性福,早生贵子!」

  叶诚怔怔看着很少上妆的妻子那副娇艳的容颜时,脑里不禁想到夫妻新婚那时的场景,而此刻他嘴中说出的却是祝福他娇妻和情夫的贺词,内心里哪会没有一点纠结.

  情夫和村长此时已悄然离开了房内,只留叶诚与咏欣两夫妻独处着,上了床的叶诚目光火热地看着妻子,眼见咏欣咬唇对他轻轻点了一下头时,他这才除起妻子的婚衣,直到娇妻赤裸着时,他望着咏欣的性感胴体,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複杂起来。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的咏欣见到丈夫的这般神情后,神情显出了纠结感,并开口问道:「舍不得了?」

  「有点,我想没哪个丈夫能完全接受自已的妻子……」

  「夫妻间贵在坦白,说下去!」

  「……和情夫成为事实上的夫妻。」

  「可你是一般的丈夫吗?」

  「不是。所以,我虽有不舍,可仍会接受。」

  「来吧!这次后,你将会渡过一段很长时间作为名义丈夫的生活。」

  咏欣说完这话后,夫妻俩开始了激烈的接吻、亲密的接触,叶诚揉了妻子的胸、含了奶头,之后更是亵玩了好一会儿爱妻的肥臀,然后在忍无可忍下,这才趴到妻子身上,一只手握住他粗长的阴茎,顶在了娇妻胯间湿滑骚洞的入口处。
  「进来了?」

  「嗯。」

  「别动,就这么插着,我俩再谈谈。」

  「都这样了,还谈什么?」

  「嘻嘻……你就没发现,我们夫妻间现在的感情虽说依然深厚,可性器上却再难配套了。」

  「是吧,你的穴变得太过宽松,我的鸡巴就像插进了空处。」

  「男人的虚荣心,你怎么不说是你鸡巴太小的缘故?」

  「这……」

  「还想嚐到被我肉穴紧裹住的感觉吗?」

  「想。」

  叶诚应话后,妻子缓缓侧了身子,并拢着两腿,这样一来,她的穴便变得紧窄,丈夫深入她穴里的肉棒此刻才感受到被妻子阴道内佈满疙瘩的肉壁紧夹住的滋味,这使叶诚这个丈夫觉得像是回到了车祸前,那时与妻子操穴的感受。
  「我会记住你短小肉棒操我的感觉,也请你记住我穴肉紧夹你的滋味。」
  「我会记着的。」

  「记着就好。现在你是时候把肉棒抽离我的骚穴了。」

  「这就抽出?我还没有……」

  「你忘了对村长姐姐说的话了,肉棒、精液以及你的体味,就是对我骚穴的一种污染,这种污染的过程,当然是时间越短越好。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你太天真了,虽然说是绿婚夜,我可以让你操穴,可是却没说让你操至射精,也没说能操几次,所以给你操一下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太狡猾了吧!是他们教你这么做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你拥有了我十数年,而他们和我做事实夫妻的时间绝对不比你长,我想对他们公平些。」

  「你心里是有他们了?」

  「有。你带给我的是心安、浓情,而他们给我的则是肉欲、刺激。你不是一直说要情、性分开么?我现今就是如此做的,心里一半装的是你的情,一半则是他们的性。」

  「我……我会支持。」

  叶诚表情极为複杂的回应后,欲要抽出他的鸡巴时,咏欣又开口说:「别,等他们进来后再拔出去,我还想你表个态. 」

  「你想让我怎么做?」

  「对他们说明情况,赞同我。」

  「好。」

  「大黑、小黑、村长姐姐,你们进来吧!」

  卧室的大门未关,妻子所喊的三人又一次进到屋内。村长见他俩仍性器相交时,没有太多的表情,默然站到了一旁;而两情夫的表情却複杂得多,其中那个大黑还皱了皱眉头,并随之问道:「这不还没完事嘛,叫我们进来干吗?」
  「说呀!」妻子看丈夫仍在犹豫,久久没有开口,向他催促道。

  「大黑哥、小黑哥,我和妻子这段时间里一直就这么插着,充其量也就算操了她穴一个回合,现在我就要退出来了,之后我的娇妻就归属於你们了。」
  「操!绿帽男,没想到你这么识趣。不过该你做的,还是要你做,接着,用这沾过药水的棉条清洁乾净你名义妻子的骚穴。」

  一根湿的散发出刺鼻药水味的粗长棉条从小黑手上抛出,来到了叶诚手里,而此时他已把肉棒抽出了妻子的体内。

  「夫妻交拜!」

  叶诚用棉条插入妻子阴道内,迅速捣弄清洁肉穴后,在村长的示意下,牵着妻子的小手来到了两名情夫面前,之后村长喊出了这话,他拉着妻子同情夫拜堂时,肉棒已硬立生痛。

  「喝交杯酒。」

  村长拿来三个小杯子和一个绿色的大碗,大碗归丈夫,三个小杯则给了妻子和两名情夫。只见由村长倒酒,情夫分别与妻共饮后,情夫大黑先是把叶诚捧着的大碗拿了过去,之后当着他的面,一手托碗,一手握着自己半硬的大肉棒放进碗口放起尿来。

  大黑的尿水不多,大碗只满上不到三分之一时他就停了,接下来是小黑,他接过碗后,也是如此这般放尿,他的尿颇多,尿尽时,大碗装入的尿液已有半碗还多,这之后才是妻子,她把碗放在地下,之后背朝丈夫蹲下,也是放起尿来。
  「饮尽尿酒,绿夫喝得越快越尽,证明他越是大度,同时事实夫妻们婚后也会越是性福。」

  叶诚双手捧着情夫们和妻子的骚臭尿水,还要把它全部饮尽,心里自是异常彆扭,但变态的兴奋感促使他犹豫片刻后,就端起这碗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叶诚以往的酒量一直不错,虽说当前喝的不是酒,而是尿,可有些酒量的他却能快速把这些液体一口气吞喝入肚,除了脸色难看些,大概是被骚臭味熏到外,一点也不显勉强。

  「不错,一饮而尽!按下来就没我事了。」村长说完后迅速离去,房内只剩下有关的四人。

  「给你戴上,今夜起,你就是成为个名义上的丈夫。」叶诚和咏欣先行上床后,妻趴夫躺,两人呈69姿势,咏欣拿来了早已备好的绿夫专用贞操带,缓缓套入了丈夫硬立着的肉棒。

  这种贞操带是这村独有的奇特异物,能用它的,只有身份为淫妻的女性,此物在骚妻手里就如同个绿色的避孕套,而给绿夫戴上后,它会冒出微量的绿光,并能根据肉棒自动作出改变,直到绝对符合尺寸为止。

  不像骚妻拿时的轻柔,待几乎完全覆盖肉棒、只露马眼的贞操带戴上后,手握上去如同金属质感,而且变得极为沉重,可又不会压到绿夫下方的阴囊。它的作用是:戴上后肉棒虽然仍能变粗变长,却似被重物压制,不能向上立起,并伴有根部闷抑时的阵阵疼痛,是作为对绿夫禁欲的最完美工具。

  村长和她的绿夫对他们夫妇都有说过,戴上这贞操带后,叶诚的小鸡巴也许将来就再也翘不起来了,而且此物除了咏欣,没人能够取得下来,也就是说,叶诚今后在性事上永远都会受制於他的妻子。

  夫妻结婚已十数年,一直以来两人关系相对平等,遇到重大事时多是叶诚作主,而如今则有了倾斜似的改变,妻子咏欣得以控制了丈夫叶诚的性欲,并在丈夫同意下,从绿婚后成为了绝对主导地位的一家之主。

  「作为一个绿夫,眼下到了成全我和情夫们的时候了。」咏欣说.

  「怎么成全?」

  「用行动来证明你是心甘情愿拱手让出自已的骚妻。」

  看了那么多重口的绿帽小说和影片,叶诚其实心里很明白,这场绿婚进行到这里,他接下来该如何成全他们。此时情夫也一人跪在妻子臀后,一人蹲至妻子臀上,摆出了两洞齐插的前奏,他俩之所以还不去操妻子,是要等候他这个丈夫做出屈辱的成全。

  「慢着!」侧坐的叶诚先是手握住小黑的肉棒抵至妻子的屁眼上时,情夫小黑突然喊停,并脸露鄙夷、嘲讽之色的看着他。

  「老公,你作为绿夫,应该主动些请求他俩. 」咏欣插口道。

  「请情夫小黑操我的妻子。」

  「身份、名字、操哪,说全了。」

  「绿夫叶诚恳请情夫小黑操我妻子的屁眼。」

  「缓缓使力,好好看着在你亲手使力下,我的大肉棒一点一点插入你妻子后庭的过程。」

  叶诚手握情夫之一小黑的大肉棒根部,缓缓向前使力,情夫随着他的用力,身子前挺,性器前端慢慢进入到他老婆的后庭,直至填满了妻子的肠道时,妻子高呼「到了,满了」后,情夫的大肉棒也不过只插入他妻子的体内一半,还有一半留在外面。

  之后就是另一个情夫大黑的插入,叶诚也是如此施为,妻子的前穴比后庭宽深了许多,大黑那根大肉棒插至顶时,只有根部短短一截露在其外。接下来,情夫大黑更要叶诚把头钻入三人交合处下,跟着三人整体下压,脸部朝着性器的叶诚不仅能亲眼看到情夫双操妻子的整个过程,还能享受到大黑的子孙袋垂放至脸上的感觉,以及妻子高潮无力时,骚湿浪穴泄出淫水滴至脸部的滋味。

  交合处下,叶诚眼见着两名情夫的大肉棒在本属於他性器出入的场所进进出出的时候,既是屈辱又是兴奋,可此时的他虽然性器胀痛,可却连自慰泄欲都无法做到,这种情况让他倍显感受。

  既然两个情夫和骚妻已是事实上的夫妻关系,那自然不需外射,直接内射出子孙,被情夫往妻子体内灌精,是现阶段对叶诚这个绿夫最大的刺激。在三人胯下逗留了数十分钟,待两名情夫前后抽插、射完精、肉棒变软抽出时,眼见妻子两穴大张,大量骚臭白液外流,叶诚既硬且痛的鸡巴兴奋得似要爆裂开来。
  「老公,想要撸吧?」

  「要。」

  「去把床上的红桶拿上来。」

  叶诚马上下床寻出了红木小桶,拿着重又上到床去。

  「知道这桶的寓意吗?」

  「子孙桶,寓意早生儿女。」

  「作为绿夫,我生儿育女的骚处,你是肯定没资格使用的,只为情夫专用,所以这个桶便留给你,出村前,你的子孙就全装进这里吧!」

  说话间,妻子起身为叶诚摘去了沉重的贞操带后,重又睡回到两情夫中间,跟他们调情、亲热。三人旁边的丈夫眼见着,便跪坐子孙桶前飞速的撸起管来。
  「出去吧!三个小时后再过来。」

  撸射后,叶诚重新戴上贞操带,绿婚后的绿夫是没资格再与他妻子同床共枕的,而这主卧及这张大床自然也归给了情夫和骚妻所有,所以他只能独自睡到了客房中。

  叶诚躺到客房床上后,只是稍作休息,不能睡着,约定三个小时后重回主卧中,他还有着没完成的任务。是时夜半三更,足有三小时后,他重新进入主卧,妻子和情夫们已下了床,站至床边,正等着他的到来。

  叶诚先是烧好热水,提至这屋后,再去浴室倒入已有半桶冷水的大木桶中,使情夫、骚妻得以淋浴,接下来更换被褥、铺床叠被,拾起髒被褥、三人加他的髒衣,去往放髒衣处堆放,等他来日清洗。之后又是回去屋内,坐等三人淋浴完毕后,他再进入到那大桶中,用三人浴后的污水洗漱。

  从浴室出来时,床上的三人都似已入梦乡,他轻手轻脚的正朝屋外走时,突然看到两男中间睡着的妻子一脸睡意的坐了起来,并招手示意他上前来。咏欣坐在床尾,叶诚去到妻子面前。

  「老公,吻我。」

  「啵……」

  「我睡了。」

  「睡吧!」

  看着妻子回到原位,先后吻了两情夫的大肉棒,待一脸倦容的妻子对他骚浪一笑,重又躺下入睡时,叶诚这才浑身难受的出了屋,去往了那间客房中躺下,一想到此后好长时间娇妻要与人同眠,他则独自入睡时,心里就不是滋味。
  第二天,村长带着夫妻俩去了村东,同是一座小山上,同有两个池,一池水绿,一池水银,夫妇俩入池泡至池中液体完全吸收,池乾后这才出了池子。叶诚自感身体有些变化,又多了个技能后,这才打量一眼站立的赤裸娇妻,发现这次泡池后,她有了大变化:乳房貌似大了不少,也挺了不少,乳晕面积小了,阴唇没原来肥厚,乳头和骚穴的颜色也不再乌黑,淡化了不少,褐中带红.

  从那天起,心酸、纠结这种滋味就一直伴随着叶诚,每天上午是妻子陪伴他的时间,但两人只限牵手、亲吻,最多搂抱片刻,如同纯纯恋爱之时,这是他最幸福的时间段。到了中午,妻子会送午饭去情夫店中,之后一去不回,而他则一般会去往村长那,与村长绿夫及一班绿友、同好聚会,聊些各人的心得,偶而还会打个牌、喝个小酒来打发时间.

  傍晚,他回家做好饭时,妻子和情夫们会如同夫妻般结伴而回,这时的妻子很少搭理他,可以说是基本无视他,完全把身心放到了情夫那,与之交谈、肆无忌惮地亲热、当着他的面做爱。每当此时,他总会说出「请操我妻子的骚穴」、「请操我妻子的屁眼」等等屈辱的言语为其助兴,同时突显了他卑微的存在感。
  一晃过去了一周,这天上午,叶诚与咏欣照常逛着小村街道,谈天约会时,妻子突然正容对他说道,让他晚上就不必使用技能了,她想为情夫生孩子了。
  「虚指隔绝」是叶诚泡了这村池子后新获得的技能,这技能有两个作用,随他心意使出:其一作用是使出后,在妻子三穴中多了层绿膜,以此保持妻体内洁净;另一种作用则是使出后,完全排出妻穴内的精液,不使她怀孕。他这些天应妻意愿,一直使用的正是技能的第二种作用,而眼下也应妻子的要求下,晚上他将会放弃使用这技能,这才能使妻子怀上情夫的孩子。

  这天夜里,情夫内射后,咏欣总会躺下,让她丈夫上前来,在她臀下垫个枕头,并用手指扫入她骚穴外溢出的精液,同时还让他的丈夫托着她翘高的臀部,不使精液外流,更易使之受孕。

  咏欣心里有数,她这么使唤下,对他的丈夫而言,是种怎样的巨大羞辱,也就是她深知自已丈夫的变态程度,否则也不会要求得这么理所当然,而且渐变得喜欢上了这般指使、羞辱丈夫。

  当着丈夫的面被情夫操穴,更能让她兴奋,看着丈夫托臀,时而用手把溢流而出的温热精液扫回她穴里时,她就会极其兴奋,感到体内又有潺潺热流涌出,她又想要了。

  不使用技能,是为了妻子能正常受孕,只十来天后,咏欣的月经便不再来,在这里医生时时的检孕下,她被确认怀上了孩子。两情夫每晚都是轮流操她并内射,致使她腹中孩子是哪个情夫的,这事还真不能认定,不过这无关紧要,只要子宫中的孩子肯定不是她丈夫叶诚的就行。

  时间一天天过去,腹部渐大的咏欣受孕之后性欲不减反升,除了受孕头三个月她靠口舌侍奉情夫外,一满三个月后,她就又张开了两腿,在不伤胎儿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满足情夫和自身的淫欲,而她对丈夫的禁欲与羞辱也在不断提升中。
  怀孕三个月时,解下贞操带,让丈夫一周能泄欲两次变为了一周一次;怀孕五个月,每周一次改为了一月两次;怀孕到八个月时,变为一月一次,而此后一直保持。当然这也不是长期不变的次数,每当丈夫表现得够贱时,咏欣偶而也会奖励他一次,以示鼓励。

  叶诚在此情况下,彷彿化身为时刻发情中的雄兽,一经情夫与骚妻的挑逗或是羞辱下,他的肉棒总会快速勃硬,同时心里的底线也在一天天的逐渐降低,为了能射精一次而变得异常下贱.

  「大黑哥想要我了,你去路口挡着。记住要礼貌些,说清楚情况!」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的骚妻正在里面和她的情夫通奸,请……」
  「这位大姐……」

  怀孕八个多月时,上午本属於叶诚和绿友们私人约会、交流情感的时间,也几乎被剥夺了,他和妻子总会随着情夫们早早去到他们的成衣店,开店后,如无重大事情则由他看店、照顾生意,他的妻子和情夫们则在内间里交谈、亲热,甚至做爱。当叶诚能眼见内屋中情夫和骚妻交媾起来时,他则会把屋内正发生的情况一一说给来店里购物的顾客知道。

  这种情形这还不包括在店里,连成衣店周边的偏僻小路中也是如此。因为情夫、骚妻兴起时,还会不知羞耻地出去店外野合,每当这种时候,叶诚总会拿来一块准备好的绿布,两手举高挡着野炮现场,并向来人说明那边的情况.

  转眼接近怀孕十月,这天咏欣破了羊水,是要生了。她已生了数百个孩子,生产经验充足,肉体上也是如此,这次生产也不用请稳婆,只留绿夫在临时的产房中照顾着,而两名情夫则在房外,主要是怕他俩看到妇人生产后会不适应,造成性趣的减轻,影响骚妻今后的性福。至於绿夫,则不作限制。大多数此类人看见老婆生野种,反倒会对他们的变态性欲带来正面效果,是种刺激大量异常快感的过程。

  「老公……呼~~我……噢~~快要生出野种,你又要喜当爹了,高不高兴啊?」

  「高兴. 」

  「啊……好兴奋……要来了……老公……说呀!啊……」

  「老婆,你的骚穴张得真开,宫颈开了,野种已从那本该孕育我俩骨肉的子宫里出来了,来到了本属於我的肉棒、我的孩子专用的产道上……老婆,再加把劲,头已经出来了……」

  「呼~~啊……老公,上来……舔我……」

  叶诚上到了产床上,头在妻穴这,屌在妻头处。生产不再痛苦、有着大量快感、临近高潮的咏欣,此刻迅速脱除丈夫的贞操带,之后一手紧握着肉棒,看着丈夫的同时,享受起丈夫吸舔着她敏感的阴蒂来。

  「来了,扑通……」野种从咏欣的穴中滑落出来,掉到了穴前方盛满温热水的桶里,而此时咏欣已是高潮时.

  「老婆……老婆……」也许是在这个异常贞操带的作用下,叶诚如今鸡巴的勃起度已极低,而且区区数十下手淫后,他就已来到了射精的边缘,之后只是又十几下急撸后,他就已然鬼吼着射了出来。

  「老婆,是个男孩。」

  「料理清楚后,抱过来给我看看。」

  「好可爱,这眉眼生得跟黑哥们真像。」

  「哪能不像,这可是他俩的种!老公,你会视他为你的亲儿子吗?」

  「那是当然,只要是老婆你穴中产出的,就是我的亲生骨肉。」

  「谢谢老公,我以后一定会多生些亲生骨肉,让你养的。」

  「我等着,有多少我养多少。」

  「嘻嘻……你可真贱!别腻在这了,抱出去,给他的亲生老爹们看看。」
  「嗯。」

  ……

  「大黑哥、小黑哥,母子平安,是个男娃!」

  「太好了,我俩有后了。」

  这次生产后,拥有变态恢复能力的骚妻在拼命吃喝了一天后,身体机能就基本恢复如常,再一天,她就已能尽一个妻子的义务,打开双腿让情夫们操穴了。
  之后不到两个月,妻子再一次怀上了他俩的孩子,又不知是兄弟俩谁的骨肉。
  在这村呆了三年半时间,叶诚成了村里人尽皆知的下贱绿夫,他的妻子、情夫们也成了此村的模范事实夫妻。女村长这段期间是很开心的,咏欣收伏了这对因性欲总惹事的兄弟,让她少了些烦心事。

  这天,女村长找上门来,说是夫妻俩可以出村了。就在她说完这话又交待了一番琐事离开后,叶诚看得出情夫们对妻子是极为不舍的态度,妻子也是,这么长时间事实夫妻生活下来,多多少少对他俩都有些情意了。

  可是不走是不行的,就算不走也呆不长,叶诚和咏欣知道这道理,两兄弟也知道。一夜疯狂之后,在怀抱、手牵孩子的两名情夫和大量村民送别下,叶诚和妻子转身离开了村子,出村后,叶诚见到了妻子眼角的泪光。

  「老公,我是不是太坏了?在这说好的游戏中,竟对他们产生了感情。」
  「老婆,我理解的,这么长时间下来朝夕相对、性器相交……人非草木!」
  「老公,这些时日……谢谢你,也委屈你了。」

  「哪里话,别傻了。」

  「嗯。」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