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惠惠】(08)作者:pobird


字数:6572



                (八)

  邢路睡的很安稳,我坐在写字台前很无聊,笔记本留给素素上网用了,我又不敢动邢路的,电视也不敢开,小说看完了,课本看不下去,只能很无聊的看着邢路。

  我可怜的连沙发都不敢呆,怕睡着了,闹钟又叫不醒邢路的话,就是大事了。
  后来,我突然发现,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有很多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可以做了。

  就像我一直不敢对他真正表白,一直不敢把最心里的话说给他听,现在可以了。我远远的坐在写字台那里,托着下巴,轻轻的对邢路说:

  「邢路,我爱你。」

  「邢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也许从第一个晚上,你在床下打地铺的时候,我就接受你了,要不然第二晚你醉了摸我的时候,我都没有拒绝呢。
  不对哦,那一次我是因为收了你的钱要和你做爱的,所以不算。「

  「那是从什么时候呢?是和你在QQ上聊天的时候么,是你让我不要和闻闻她们接近么,是闻闻总问我和你的事,然后我编了好多和你做爱的细节,然后弄的心痒痒的时候么,是你上车给我开车门,吃饭给我拉椅子,搞的我更像是雇主的时候么。我跟小珏描述过理想中的第一次,是和你啊,那时候我就已经爱的不能自拔了。」

  「邢路,你为什么要那么好呢,好到我在你面前总是自信不起来,你知道么,我在你面前总是要仰着头看你,我很讨厌那种从身体到心理都一直仰视的感觉啊,我在你面前所有的自信都是装出来的,我很不喜欢这样。」

  「邢路,我到底配不配的上你呢,我很苦恼啊,我总觉得这样爱你是在飞蛾扑火,最终把自己烧的体无完肤,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呢。」

  「邢路,你为什么不肯真的和我做爱呢,我又不是做了就要你娶我,能真正做你一个月女朋友我都愿意呢。」

  「邢路,如果有一天,我认真的和你表白了,你会不会就立刻消失了,再也不见我了呢?」

  我在那里絮絮叨叨的,把所有藏在心里的话,都这么对着熟睡的邢路说出来,说了好久,直到搜肠刮肚再也说不任何词,然后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的脸,觉得好喜欢。

  早晨六点十分,我把邢路推醒,他给齐总打了个电话,然后急匆匆的擦了把脸,就抱着投标纸箱和齐总离开了,临走让我早点休息。

  可是我睡不着,过了半小时,我忍不住给邢路打了个电话,确认他已经到了招标办,不会有黑社会劫他了,这才放下心来,昏昏睡去。

  这是我第一次通宵熬夜,睡的晕晕沉沉,却总是被噩梦惊醒,又是梦到我和邢路被坏人拿刀追,又是梦到邢路的标书出了问题,反正一直都没有梦到好事情,每次惊醒后很难受又很困倦的继续睡去。

  直到中午我被真正的饿醒,对的,是饿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随便下去吃了点东西,就在那呆呆的等他,我带来的书完全看不下去,电视也看不下去,就坐在窗边呆呆的等他,祈祷他会中标。

  好难熬啊,评标到底要多久啊,这种心理的煎熬是在太难受了,我也不敢给邢路打电话,只好一直这么魂不守舍的呆着。

  下午五点多,邢路发来短信,说评标还没结束,让我自己先吃,我无奈的答应。

  终于,晚上9点多,邢路回来了,一脸疲惫的样子,对我说今天不出结果,明天出。说H公司和邢路这边,各有一个公司被废标,剩下三家投标价格几乎齐平,现在是技术分决胜负,希望只能全寄托在石处身上了。

  我想了想,认真的对邢路说:「如果石处能决定的话,一定会是我们中标。」
  邢路问为什么,我说:「你要相信女人的直觉,男人没有第六感,但是女人有,我非常强烈的感觉石处会帮我们。」

  邢路眉头好像舒展了很多,我却超级心虚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骗他,我哪知道第六感是个什么鬼,我要是真有直觉,怎么可能一整天在这里恍恍惚惚的。我实在不敢看他的眼睛,赶紧扭转话题:「邢路,我晚上还没吃饭……」

  「啊,为什么不吃?」

  「担心你……吃不下……」虽然是实情,但是我用刻意的委屈样子说出来,一下显得好可怜。

  邢路果然很吃这一套:「惠惠,你想吃什么,我们好好去吃一顿,管他明天什么结果呢。」

  我笑了:「我要吃麦当劳,我要吃四个鸡翅。」这个时候,还开门的地方,恐怕也只有市中心那家麦当劳吧。

  吃完回到酒店,已经11点多了,邢路确实很疲惫了,直接冲了冲就睡了,我知道他今天绝对没有心情,也没去挑逗他。

  可是,他睡着了,我却完全没睡意,我真的不知道石处会不会帮我们,石处那双眼睛,饱含了多少的人生内容,我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看的清透。我对邢路撒谎了,虽然是为他好,说错了他肯定也不会怪我,可是我对他撒谎了,总是很不安。

  我瞪着眼睛看天花板,老天啊,求求你,一定让邢路中标吧,太压抑了,真受不了呀。真的输了的话,我都不敢想象该怎么办了,邢路一定还是那副镇定的样子,把所有的事情压在心里,可我现在能够看穿他的伪装了,那时候,我会心疼死的啊。

  我躺在那里胡思乱想,睡不着觉,后来实在困顿不堪了,就迷糊过去,很快又被自己惊醒,哎,我还说邢路的心理素质差呢,我自己比他更差的一塌糊涂。
  第二天白天邢路没出去,说所有人都不让过去了,招标办会通知结果。我暗暗松了口气,有他在旁边,我就没那么难熬了,不知道我在他的旁边,会不会也有这种效果呢,我暗自希望着。

  中午时分,齐总的电话过来,邢路接了,我看见他的眉头舒展开了,我突然就笑了,抑制不住的笑了,笑完却想哭。

  邢路挂了电话,我冲他笑着说:「我说的没错吧,要相信女人的直觉。」
  邢路微笑着用力把我拥进怀里抱紧,用力的亲吻我的脖颈,耳垂,我有点着急:「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你别弄出印子……」

  邢路去似没有听到,用力在我脖颈那吸吮了好几下,然后放开,笑着看着我,我也毫不在意了,也笑着看他。

  邢路匆匆的走了,说去拿中标通知书。我把窗帘拉上,屋里立刻漆黑一片,我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幸福的躺在床上,微笑的酣睡过去,一直睡到邢路回来接我去吃饭。

  邢路拉开窗帘,虽然已经下午了,乍一下还是觉得阳光好刺眼,邢路看到我完全赤裸的身体,笑着说:「惠惠,你还有裸睡的喜好啊。」

  我慵懒的冲他笑了笑,然后问:「还有多长时间出发?」

  邢路看了看表:「不到一小时,足够你梳洗打扮的。」

  我又懒懒的摇了摇头,伸出双手要他抱,他走过来扶住我,我却制止住他,然后说:「不要动。」

  我把手放下来,解开了他的腰带,这个场景应该很唯美吧,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站在床边,一个娇小赤裸的女孩微蜷着给他解开腰带,哎如果能拍下来,我将来照着画幅这样的素描该多好。

  我把他的裤子拉了下来,然后仰起头,对邢路说:「我现在特别特别想要…
  …「

  邢路无语的自己把褪在脚边的西裤和内裤蹬掉,爬到床上,我微笑着给他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解衬衣,然后把他脱光,然后让他躺下,轻轻吻他。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想吻他,吻他的唇,吻他的脖颈,吻他的胸口,吻他很不喜欢让我亲的乳头,这样一路的吻下来,最后吻在他坚硬火热的勃起上。
  邢路却起身把我抱了起来,摆了一个超级淫靡的姿势,就是书上说的那种69式,我打开着双腿,跪伏在他身上,吸着他的肉棒的同时,我的私处也在他的脸前一览无余。

  邢路开始动作的时候,我心里就不禁的默念:邢路,这个姿势不适合我啊,你的嘴唇开始吸吮的时候,我就再也无法坚持了,我只能吐出你的肉棒,这样才能喘息。

  又是前天那样,不过这次邢路激烈的多,我的肉芽已经很鼓了,他那么的用力吸吮和摩擦刺激,甚至,我感觉到他牙齿的轻扫,那种略微的刮疼感,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我已经顾不上亲邢路的肉棒了,只是把头埋在邢路的胯间,大声的呻吟。

  邢路的手指又来了,这次的姿势不一样,他可以用两只手一起来弄。我跪伏在那里,翘着屁股,毫无遮掩的对着他,一副极为羞耻的姿势。邢路的一个手的中指,直接插到了我的小穴内部,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揪住了小豆豆开始揉捻。
  好刺激,从来没有过的刺激,邢路直接就很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我的G点,邢路说那里像鼓起来的一个小坡,很好找,他急速的在那里拨弄,快感从迅速的蔓延到全身。小豆豆那里也是,粗暴的搓揉下,快感里还有一丝很胀闷的感觉。
  我大声的喘息着,连把头支撑着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把头侧靠在邢路的左胯,然后那个粗大的肉棒就这么紧紧热热的贴在我的脸上,太淫荡的样子了,可我完全不在意。我喘息的间隙,总要轻轻的吻他一下,我知道这不会给邢路带来任何快感,只是他那样的贴着我坚硬的竖在那里,我就忍不住的觉得很喜欢,想亲他。

  这是完全没有过的经历,我从来没有和素素摆过这么羞耻的姿势,可能本身就有很强的心理暗示吧,然后也从来没有过两个最敏感的地方一起被刺激的经历,大浪来的太快了,我全身瘫软下来,太舒服了

  又一股大浪冲来,是高潮了,最高潮了,我晕眩了,眼前一黑,身体似乎完全不受控制了,然后哗的一声,体内就像决堤了一样,无数的欲望奔涌而出,一股暖流喷了出去。

  这次的高潮持续了好久,有快十秒吧,我终于回过神来。

  不对,最后的那股暖流是什么,是潮吹么?还是因为我做前没有排尿,导致的失禁?我不会尿到邢路身上了吧,我赶紧转过来看他。

  邢路很无辜的表情:「惠惠,我被你颜射了……」

  说的好恶心,但是心虚的我根本管不了那么多,赶紧跑到卫生间把毛巾打湿了回来给他擦脸。

  邢路却是很满足的样子:「我居然也能让女人潮吹……」

  潮吹你个头啊,哪有那么容易潮吹的,我还是处女呢,怎么可能潮吹。我把毛巾丢到一边,躺过来心虚的告诉邢路,那个可能是尿液……

  邢路很肯定的说:「不是尿,味道不一样。」

  我奇怪的「嗯?」了一声,邢路解释:「前天用手给你弄,你高潮时候,我手上也是这个味,不过这次你喷出来的味道比较淡。」

  哦,那就是真的潮吹啊?我居然还会这样,据说这已经是高潮的最高境界了吧,我这么容易就体会到了?可是,正经的女孩子,怎么可以潮吹,只有日本片里的那些女人,才会这个吧……

  我有点紧张的和邢路说:「我可不是很淫荡的女人,我可能只是体质比较特殊……」

  邢路瞬间明白了我的想法,无奈的开导说:「惠惠,这是个很美好的事情,你AV看多了,才会把潮吹和女优联系起来,不是的。我们的教育总把和性相关的一切定义为丑恶,这是很邪恶的教育。性爱是美好的,高潮也是美好的,潮吹更是美好的。」

  恩,我心里舒服了好多,但是嘴上却不满:「哼,懂得那么多,不知道是谁AV看得多了。」

  邢路哈哈笑着把我抱了过来,我轻抚着邢路的肉棒,心说,该我了。

  然后,当我伏下身去的时候……齐总的电话打了进来,说他在去饭店的路上,有点堵车,让我们早点出发。

  我很气愤的吐出龟头,看着邢路,邢路把电话挂了,无奈的说:「晚上再继续吧。」

  下楼的时候,邢路一直笑个不停,我说中标了这么开心啊。

  邢路说:「不是,是因为我居然也能让女孩潮吹了,太厉害了。」

  嗯?这种事情比中标还高兴么?男人的心理啊,变态的满足感,我气鼓鼓的不跟他说话了。

  当晚,在市郊一个很高档的饭店的包间,他们办了庆祝宴,桌子的中间摆了那么大一只龙虾,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龙虾,还是泛蓝色的。

  其他菜还没上,石处和齐总在包间外说话,估计是回扣的事吧,邢路在餐桌那边见缝插针的回邮件。闻闻和我挤在旁边的大沙发上说悄悄话,聊了没有几句,闻闻突然到我耳边悄悄问道:「你们是不是刚刚做完?」

  我心里一惊:「啊,这你都能看出来?」

  闻闻小声说:「不是看出来的,是闻出来的。你现在身上一股女人味,肯定是做的时候流的太多,然后做完没洗澡就来了。」

  我很是心虚,今天确实水流的太多了,我小声问:「别人不会闻的出来吧?」
  闻闻安慰我:「不会的,不会的,我离你这么近才闻得到,吃饭时候闻不到的,而且他们闻到了也不会知道是什么味。」

  我拍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闻闻笑我:「惠惠,你饥渴成什么样子了,大白天的就做。」

  我笑嘻嘻的说:「我白天好像更敏感一些。」

  闻闻嗤的笑了一声,对我的厚脸皮表示很鄙视。我左右看看,确定旁边不会有任何人听到,然后附到闻闻耳边,不好意思的说:「我那时候,潮吹了……」
  闻闻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啊,难怪这么大的味道,惠惠你真是个小淫娃。」
  然后有点羡慕:「我还没有过呢,一直超好奇是什么感觉,邢路到底怎么弄的,你回头告诉我细节,我找石哥去试。」

  我轻轻的说:「好。」

  菜陆续上了几道,石处和齐总回到包间,开席了。邢路站起来向石处敬酒,石处却没有举杯,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示意邢路坐下,然后淡淡的说:

  「本来这单不该是你的,给你安排的是下一单,子公司的六百多万那个才是你的。」石处竟然没有顾忌我和闻闻在场,就直接说了,我听得心里发慌,不知道石处什么意思,这一单差不多两千万,可是邢路的命根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想起投标前一晚邢路和齐总说过的话,我心里有点堵,原来他们三个人,彼此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齐总媚笑着想接话,石处又摆了摆手阻止了他:「虚的就不说了,H公司的东西不如你们的,我知道。但是放我们的环境里,用不出什么差别。」

  邢路点头承认,石处拿出根烟,闻闻给他点上了:「没有这一单,你部门经理的位子就危险了吧?」

  邢路又点头,石处却摇了摇头,说:「你好好敬惠惠一杯酒吧,小姑娘不容易。」

  我突然有点想流泪的冲动,席间都是聪明人,石处说话点到为止,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了背后的含义。齐总的眼中一丝诧异一闪而过,马上恢复了那种憨笑的样子,我明白他心中的龌龊想法,他肯定以为我和石处发生了什么吧,搞不好在想我和闻闻在石处那双飞呢。我懒得计较,心里想不知道闻闻在石处那里说了什么,石处竟然透露着因为我才把这单给邢路的意思。

  邢路拿过一个红酒那种高脚杯,里面倒了差不多好几小杯的白酒,然后看着我,轻轻说:「惠惠。」

  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看到他眼睛里的感情了,我微微笑着,端起了我的小酒杯。

  闻闻在旁边嬉笑着:「不打算喝个交杯么?」我偷眼看去,齐总的眼睛果然又闪过一丝疑惑。

  邢路微微笑着,竟然真的把臂弯伸了过来,我的脸瞬间红了,赶紧把我的胳膊绕了过去,在闻闻和齐总的喝彩声中,急匆匆的把酒喝完。

  然后齐总也跟着用一大杯白酒跟风敬了我,然后,一切都似乎洞如观火的石处发话了:「小邢,下月那一标,你过来放个高价吧。」

  邢路点头说好,然后问:「需要我多找几个公司帮他们围标么?」

  石处点点头:「也行,你找两个来吧,老齐就别露面了,两次报的折扣差太多影响不太好。其他围标的,让H公司自己找。」

  后来的气氛就很融洽了,闻闻甚至悄悄塞给我一个小盒,告诉我下次出来吃饭,让邢路提前吃这个,然后他喝完酒也不会影响和我的性生活。

  邢路又醉的走路都晃,回到酒店,又是胡乱擦了把脸就脱衣睡下了。我也有些醉意,但是还是坚持着先去洗了个澡,我实在忍受不了浑身的烟酒味道。
  当我赤裸着身子钻进被子的时候,邢路突然翻身把我抱住,手直接就按在了乳房上开始不老实,我笑着问他:「你现在还有能力乱性么?」

  邢路郁闷但诚实的摇了摇头,我又笑了,伸手把他的短裤拉了下来,然后趴到他的身上慢慢的摩擦,邢路两只手在我臀部上不断揉捏,很快他的肉棒翘了起来,坚硬如铁。

  我笑着低下头,把他的阴茎含进嘴里,开始吞吐,几秒钟后,邢路的呻吟就响了起来。

  邢路这次呻吟的好大声,难道真的酒能助兴么?但是很烦人的是,邢路喝醉酒之后,虽然看起来很敏感,呻吟起来很销魂,但是时间却比之前延长了很多,我都怀疑是不是有半小时了,我累的脸颊都疼了,他还是不射。

  不得已,我把龟头吐了出来,开始用手快速的套弄,很快邢路就有受不了的样子,急促的说:「惠惠,用嘴。」

  我嗯了一声,轻轻含了上去,温柔的用舌头在马眼上轻轻的转圈扫了一会,看邢路微微平复了一些,就又开始用力吸住龟头,快速的上下吞吐起来,邢路又开始大声呻吟,在快射的时候,他突然喃喃的说道:「惠惠,吞下去好不好?吞下去好不好?」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加快了速度,邢路很快喷发在我的嘴里,我有些气愤,太过分了,不能因为我答应你吞下去,你就射这么多出来啊。

  我吃力的把精液都咽了下去,然后笑嘻嘻的张开嘴给邢路看,说他:「你这个变态。」看着他一脸感激的模样,我又笑嘻嘻的接着问:「是不是有种变态的心理满足感?」

  邢路点点头,嗯了一声,我撇了撇嘴:「今天又是潮吹,又是吞精的,非常满足你的征服欲吧?」然后不待他回答,就笑嘻嘻的亲吻了上去,邢路犹豫了一下,吻住了我的舌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