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黑色天堂】(13-15)作者:hongfengx


字数:3500

               (十三)

  一旦有了開始,事情就不會輕易地結束。難以抑制的性慾和春夢又來了,甚至在白天,腦海裡都會浮現出性愛的畫面。肉體的渴望充斥著我敏感的神經,每當我愛撫著王鋒的肉棒,可是它依然硬不起來的時候,我的慾望再一次戰勝了理智,我竟然鬼使神差主動提出給劉杰打電話,讓他過來。當劉杰和王鋒見面後,兩人會意的一笑顯得是那麼的默契。

  從此以後,每個週六的三個人的性生活竟然成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真實替代了虛擬,隨著性生活的和諧,我白天腦海裡經常浮現的性愛畫面,漸漸地消失了。

  兩個月以後,又是一個週六的晚飯時間,王鋒提出喝點紅酒來助興,我雖然不善飲酒但也沒有拒絕. 飯後我們很快就洗完了澡,當三個人一起躺到床上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竟然主動伸出手去愛撫劉杰和王鋒的肉棒。
  王鋒和劉杰在我的兩側,像商量好似的同時輕輕舔吻我的耳垂,然後又慢慢地將我的整個耳朵含在口中,開始一左一右用舌尖舔我的耳朵眼和彎彎的溝壁,我能感覺到他們的舌尖幾乎要伸進我的耳朵眼裡面。我興奮地呻吟著,感受著兩人男人同時刺激的快感,心中的慾望在不停地累積.

  在親吻耳朵的同時,他們的手指也不停地在我的乳房邊緣一圈一圈輕輕地滑動,一股酥麻的電流從他們的手指傳到我的乳房,傳遞到乳頭. 我也伸出手去愛撫兩個人男人早已聳立的肉棒,隨著我的愛撫,他們將舌頭由我的耳朵轉移到了乳房上,在乳頭邊緣的乳暈上輕舔,乳頭附近的快感急烈的上升。

  我雙手按住兩人的頭,想讓兩人去愛撫我的早已腫脹的乳頭,兩人像是領會了我的意圖,同時用嘴唇含住我的乳頭,舌尖在上面打轉輕舔。當看著兩個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樣舔吃我的乳頭時,一種母性的光輝夾雜著肉體的快感同時出現在我的臉上。

  王鋒和劉杰的手指好像哨兵一樣總是能提前探知前方的敵情,在嘴巴吮吸乳頭的同時,兩人的手指已經先一步來到了我的私處,老公有兩根手指輕捏我早已凸起的陰蒂,劉杰則用中指伸進我的菊門,大拇指伸進陰道,隔著薄薄的陰道壁來回揉搓。

  伴隨著兩人的輕捏和揉搓,陰道裡的愛液嘩啦啦的流出,像是配合著進行一樣交響樂的演奏陰道週圍的快感不停地傳入陰道,陰道在快感的刺激下想通過陣陣收縮來減輕自己的空虛感,但它不知道這樣只會是空虛感越來越強。

  「我要……」在我發出聲音的同時,我的雙手也在四處亂摸地尋找著男人的肉棒。老公一把抱住我的肩膀將我變成和他面對面的側臥姿勢,劉杰在後面將肉棒輕鬆的插進來我的下體.

  「嗯……」我渾身顫抖地咬著嘴唇,從鼻孔裡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老公不甘心跪坐到我的身旁,將他已然軟塌塌的肉棒放到我的嘴邊,我將它緊緊含住,並用舌頭在龜頭上輕舔,隨著身後的抽插和我的呻吟聲,我感覺到嘴裡的肉棒很快地硬了起來。

  我這時一邊享受這身後的抽插,一邊吮吸著老公的肉棒。當我聽到老公嘴裡發出沉重的鼻息時,我知道他就要高潮了。這時我將他的肉棒吐出來,稍稍緩息之後,我又伸出舌頭在他肉棒下的兩顆小肉球上輕舔,並不時地把它們全部含到嘴裡.

  不一會老公的鼻息再次重了起來,這時他再一次把肉棒送到我的嘴裡,隨著我的吮吸,老公一聲輕吼,頓時我感到一股股帶著腥味兒的濃稠液體從老公的肉棒裡噴射而出,打在我的喉嚨上,順著食道流進了肚子裡.

               (十四)

  身後,劉杰的抽插頻率也越來越快,我的呻吟聲也隨著抽插的頻率越來越急促。高潮過後的老公用兩個手的手指在我早已高挺的乳頭上輕輕地揉捏,和下體不同的刺激同時衝上我的頭頂,再傳入陰道。陰道一陣強烈的收縮,同時子宮裡的那股熱流再次噴射而出打在劉杰的龜頭上,劉杰的肉棒在熱流的刺激下,也同步將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子宮.

  當三人都心滿意足後,我們才拖著疲憊的身軀深深地睡去,一直到早上九點鐘。當我看到老公出現晨勃的時候,我心裡的滿足感和羞恥感一掃而空,老公發現了這個情況後,來不及和我進行前戲,就直接把我抱到他身上,我一手扶著他那勃起的陰莖,一手分開自己包裹著陰道的陰唇,將陰道口對準龜頭緩緩地坐了下去。

  乾澀中略有疼痛,但我還是忍受著慢慢套弄,隨著我慢慢地上下套弄,愛液漸漸多了起來,快感代替了疼痛,愉悅代替了以往的悲傷,兩人的性生活再次和諧起來。當我趴在老公身上一邊和老公深吻,一邊晃動著雪白的屁股在套弄老公肉棒的同時,身旁的劉杰起身來到了我的背後,將它碩大的肉棒對準我的菊花,一下就插了進去。

  我就像一塊三明治裡的肉餅一樣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淫亂的身體裡同時容納著兩人的生殖器。隨著兩人的肉棒在我身體裡交替抽插,我不得不接受著這種異樣的快感,這種超乎我想像的刺激在新的一天開始的時刻把我送上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讓我品嚐到了作為一個傳統女人可能一生都不會享受到的快感。
  當我們三人坐在飯桌上吃著不知是早餐還是午餐的早餐時,時針已經指向了快十二點的位置。吃飯的時候,老公顯得很興奮,好像有什麼話想對我說似的,可是還沒開口,他的電話響了。電話是公司那邊打過來的,好像是說出事了什麼的,老公接完電話對我說:「婷婷,公司有點事,我去看一下。」說完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我和劉杰不尷不尬的吃著早餐,兩個人都沒有多說話。其實,這還是我第一次單獨的面對劉杰,以前都是王鋒和劉杰接觸,或者是三個人一起。我正愁找不到話題時,劉杰開口了,他說:「姐,其實我挺喜歡你的,你喜歡我嗎?」
  我不由得沉默了!說喜歡嗎?談不上;說不喜歡,好像也不是。不知道哪個名家說過,通往女人內心最短的通道是陰道。當一個男人把他的陰莖插入女人的身體的時候,這個女人或許這一生都不會把這個男人忘記了吧!

  劉杰繼續說道:「姐,今天可能是我們一生中的最後一次見面了!現在我哥的身體已恢復了,估計他也不會再找我了!再說,再過一個月我就畢業走了。」
  我心中微微一顫,這個帶給過我無限快感的男人就要從我生命中消失了嗎?我再一次的沉默了!

  劉杰接著說道:「姐,你願意在我走之前,讓我單獨的愛你一次嗎?」我沒有說話。「姐,你不說話,我就當是你答應了啊!」劉杰眨巴眨巴眼睛,俏皮的說道。

  我看著劉杰微微一笑,『這還是一個大男孩啊!』我心裡想著。劉杰看見我沒有拒絕,就走到我身邊,伸手摟住我的細腰,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今天就讓我完整的愛你一次吧!」

               (十五)

  當我和劉杰一絲不掛的出現在浴室的時候,我清楚地知道,我對這個男孩充滿了不亞於王鋒的好感。或許是因為最後一次吧,我給自己找著藉口,從浴缸到床頭,從廚房到陽台,我和這個大男孩瘋狂地做愛,享受著他帶給我的各種性交姿勢、各種刺激和快感。在這一刻我徹底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妻的事實,享受著偷情的快感。

  下午五點,王鋒打電話回來說,公司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他晚上回來得可能比較晚,讓我不用等他吃晚飯。這時劉杰提出要回學校了,我也沒有再繼續挽留,就說:「我送你吧!」劉杰同意了。我打扮了一番和劉杰一起走出了家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到了學校門口,劉杰說:「姐,就送到這吧!」劉杰的情緒有些低落。我望著這個高出我一頭的大男孩,心裡也是一陣酸楚。

  「姐,能讓我再抱你一次嗎?」劉杰說,終於我們抱在一起,像是一對生離死別的戀人一樣。他在我臉上親吻著,我張開嘴伸出舌頭回應著,足足有將近一刻鐘。最後,劉杰帶著微紅的眼圈轉身走進了校園,留下我一個人在校門口的微風中孤獨的站立著。

  到了晚上十點鐘,王鋒回來了。看著一臉疲憊的他,我心疼壞了。我剛忙幫他脫去外套,讓他換上睡衣,給他端上飯菜。當王鋒洗完臉,坐在餐桌上時,我忙問他公司什麼事這麼著急?處理好了嗎?

  他給我說,公司僱的裝修工人因為喝醉了酒,在裝修施工的時候從六層摟掉了下來,多虧小區還沒有完工,地面還沒有硬化,經過搶救,命是保住了,但是脊椎骨折,後半生只能在輪椅上渡過了。

  我問:「怎麼幹活時還喝酒啊?」王鋒看著窗戶說:「唉,這個小伙子也挺可憐的,去年五一剛結的婚,結婚完就帶媳婦出來打工了。這裝修每個點,每天晚上回去都快十點了,小伙子的媳婦人長得俊俏,耐不住寂寞就給一起在飯店打工的一個廚師給勾搭上了。昨天下午收工早,回去正好抓了個現行。這不,今天早上來得就晚,十點多才來的,來的時候就醉醺醺的,沒幹多久就從窗戶上掉了下去。」

  王鋒說著,又回頭看著我問:「劉杰多會走的?」

  我說:「吃完飯就走了。」

  王鋒接著又說:「婷婷,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帶你去花都的,更不該讓劉杰來。」

  我說:「只要你好了,就行的!」

  王鋒說:「我現在已經好了,以後咱們還和以前一樣,不要再找劉杰了,好嗎?」

  我說:「嗯,我都聽你的。」

  王鋒接著說:「如果……我做了讓你難以原諒的錯事,你會原諒我嗎?」
  我說:「不管你做了什麼,我都愛你!」

  晚上,我和王鋒相擁而睡,雖然我們沒有做愛,但是我們都很踏實。第二天早上,王鋒的晨勃又來了,我徹底放了心。

  王鋒依然每天給我煮一杯牛奶,只是牛奶的味道和以前好像有點不一樣。我對王鋒說起這個事,王鋒好像隨意的說:「我忘了告訴你,以前買奶的那一家不幹了,這是重換了一家,慢慢地就習慣了。」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裡,我對性的需求卻比以前更強烈了,我們幾乎每天都要做一次,但是即使是這樣,在白天我的腦海裡還是會浮現出性愛的畫面。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